揩油笔 第500章 二圣到京

小说:揩油笔 作者:第一兵王于枫 更新时间:2021-03-19 23:27: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嘀嘀嘀……”

  呼吸开始出现急促的状况。

  心跳显示仪发出危险的警告信号,整间手术室里在瞬间凝固住紧张的气氛。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所有死死盯着老太爷手术过程的专家都愣住了。

  手里锋利的手术刀不知从何下手。

  人人面面相觑。

  所有曾在各自的领域拥有顶级专家学者名称,享受着国家大师级待遇的医生们都面临到一个问题!

  他们根本不知从何下手。

  老爷子的病很奇怪,其实早在上个世纪那场大战结束之后,这位季家的老英雄体内就埋下了许多隐患,有的是毒菌病毒,有的则是藏在血管里的血栓……首发..@@@m..

  无数无数隐患堆积在同一个人身上,能活着就已经很幸运了,换做是普通人,其实早该和这个世界说再见。

  但偏偏这位季家老英雄扛着这么多隐患,硬是平安无事地撑到了新世纪,撑到现在。

  所有人都以为这位老英雄会一直这样平安地度过晚年,没有痛苦地在最后时刻,悄然离去。

  但——

  这些隐患,还是爆发了。

  所带来的结果……

  是在爆发的那一刻,手术内容极其复杂,一旦行错一刀,用错药,后果——不堪设想。

  “主任……怎……怎么办?”

  一名护士大变脸色,惨白兮兮地问道。

  “一毫克肾上腺素!”

  负责主刀的老医生低声吩咐道。

  肾上腺素?

  护士咽了咽口水:“您确定用一毫克?老太爷的年岁这么高,万一……”

  “那你说怎么办?”

  这名专家此刻的心绪也紧张到了极致。

  京都季家。

  但凡今日能够站在这手术室里的人谁不知道这一顶流家族的恐怖?

  五大天王出身季家,一旦动怒,即便京都军四分区的所有人享受最高保护待遇,也难逃罪责!

  更何况眼下这位躺在手术台上的老英雄,是国都那站在最高处的几位决策者最为重视的老前辈,他……他……

  谁敢放松警惕?

  被专家这么一吼,护士吓了一跳。

  “我……”

  护士还是不敢动。

  她非常清楚这一毫克肾上腺素打下去,会产生怎样的后果。

  老太爷承受不起这种程度的注射。

  即使是在紧急情况下,她也坚决不能执行这项命令。

  “对不起,主任,我……我……”

  护士犹犹豫豫,结结巴巴。

  “你什么你,快点啊!”

  专家催促一句。

  但就在他刚说完这句话时,手术室内的,忽来一道秋风,一道身影宛若凭空出现般,站在众人前。

  随即。

  那身影,缓缓开口道:“你们都出去吧!我来就行。”

  “……”所有人。

  声音一出,所有人顿时将目光投了过来。

  只见那人一身衣装格外朴素,有点像是山间摘草药的老农夫,身后还背着破旧的竹篓。

  但——

  那人手上的一道牌子,却让他的身份在瞬间,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国……国手大人!”

  传闻中的华下第一药师,封圣者国都大国手——墨白!

  那道牌子没什么出奇,老派的纹路与淡淡的白板背景,随便一个大街小巷就能仿制,可能在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京都四分区医院的手术室,那就证明,这道牌子的真实性。

  也就是说……

  这位老人,他是——大国手。

  医圣墨白!

  “大国手?真的吗?真的是消失了将近六七年之久的大国手?”

  “他不是和武圣一起走了吗?”

  “难道说,武圣也回来了?”

  “……”

  “出去!”

  根本不给这群医生议论的时间,匆匆赶来的墨白怒喝道。

  在得知季家老太爷出事,于枫赶去之后,墨白就连同叶临一同调转方向,立刻前往京都,当然,身为封圣者,他们拥有国派的最快渠道。

  为的。

  就是在最短的时间内赶来,将这位老爷子从命悬一线,拉回来!

  必须拉回来。

  ……

  门口,气氛依旧紧张得让人连呼吸都不敢大喘,所有人都紧紧盯着手术室的大门口。

  眸子死死盯着门上那泛着红光的指示灯。

  “季先生,您已经好几天没吃饭了。”

  季氏集团的秘书上前,脸色十分担忧。

  季南沉默不语,眼眶里泛着血丝。

  “我知道。”

  没有人不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到底怎么样。

  可季南根本没有吃饭的欲望,此时其他两名兄弟还在外地,正在赶来的路上,两个姐妹更是身处要职,刚才才推掉手头上的所有工作,赶来这里。

  “季先生……”

  “不用说了!”

  一声打断,他不想听到有人在劝解。

  他想做的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看着老太爷从手术室里出来,平安无恙。

  “咚!”

  也就在这时,紧闭的手术室大门突然向两侧张开。

  凝重紧张的气氛顿时被打破。

  下一秒,就见到所有手术室里的医生像是被人赶出来一样,一窝蜂地从里面涌出来,随后把门关上。

  人……出来了。

  但老太爷,没出来。

  “医生……医生!”

  原本像个木头人一样站在原地的季南立刻走上前:“你们怎么出来了?老太爷呢?老太爷呢?老太爷怎么样了?我爸……我爸到底怎么样了!”

  说着,他直接抓住一名医生,通红的眸子盯着医生的眼珠子。

  “南先生……南先生!”

  医生先是吓了一跳,随后立即反应过来指着大门内:“国……国……”

  “国什么啊!”

  “我爸呢!你们不是在手术吗?怎么就出来了?我爸呢!”

  季南怒吼着,声音震耳欲聋。

  “不用喊了。”

  他话音一落,身后,另一道声音淡淡传来。

  医生结结巴巴,心底里的震惊令他连话都说不出来。

  不用喊了?

  季南顺着声音撇过头,所有人也都如手术室里那般,那目光转向身后。

  只见一名头顶带着斗笠,浑身湿漉漉,衣服被暴雨淋湿,却依旧难以隐藏那股绝世气质的老者,踩着一双老京都布鞋,覆手而立。

  “老白在里面,你家老太爷,一时半会儿死不了!”叶临,缓缓说道。

  他打量了四下一眼,皱起眉头:“诶?我那好徒儿呢?”

  “他不是坐飞机来的吗?”

  “人呢?”showbyjs('揩油笔');downbyjsleft;downbyj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