揩油笔 第531章 停停

小说:揩油笔 作者:第一兵王于枫 更新时间:2021-03-19 23:27: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梦起。

  梦醒。

  人生就像一场梦,有时恶梦,睡着流泪想要醒,却总是沉浸在恶梦里,有时美梦,觉得时间太快,欲睡又醒。

  两人离开医院,走出京都军四分区重地,身后没有战士跟上来,呆了一天谁都知道,这位季家老太爷身旁站着一位封圣者。

  有他在,就够了。

  雨打在伞上,顺着一角滑下,滴在地面上。

  他们走在京都繁盛的大街上,但暴雨之下的这座城市,今夜好像人有些稀少。

  季老太爷就这么走着。

  他们来到一处卖酒的酒馆。

  酒馆开在较为偏僻的位置,这里是陈年老字号,酒是家酿的,选的虽说不是上好的材料,但做出来的味道却要比那些所谓的品牌好太多,同时,这里也是季老太爷和刘老经常来喝酒的地方。

  可惜今晚这家店关门了。

  墨白抬头的看了一眼招牌上的字,拱了拱鼻子:“这酒很香。”

  季老太爷笑了笑:“那老东西最喜欢喝这里的酒,每次一有高兴的事情就拉着以前的老哥们来这喝,明明那么大年纪,却硬是能一个人干掉好几瓶。”

  墨白:“可惜了。”

  没开门。

  是啊。

  季老太爷也这么觉得,他将手里刘老留下来的军绿色帽子戴在头顶上,带着老友留下来的东西,孤零零地站在门店前。

  他努了努嘴,抬步走到门店下,举起手想要敲敲,碰碰运气这门店的老板还在不在,但最终……还是放下了手。

  抬起头,看着那还残留着老街痕迹的翘脚屋檐顶,转身,蹲在地上。

  蓝白条的病服口袋里有一包烟,他抽出一根烟叼在嘴边,没有打火机。

  他看向墨白:“给个方便?”

  墨白一手举着伞站在雨中,看着躲在屋檐下,仿佛毫无依靠的季老爷子,另一只手轻轻一眼。

  烟燃了。

  “谢了。”

  有一句歌词是这么写的:点起一根烟,说起了从前。

  季老太爷深吸一口,吐出青烟,耳边是雨声,路边有昏黄色的灯光。

  “以前人还在的时候,都以为能一直活下去,老哥俩闹着闹着,还能一起上个路,他喝酒的时候最爱划拳,二十年前有个老班长带着老婆孩子来京都旅游,晚上一起喝酒,你猜那老家伙划拳说了啥?”

  “这没眼力见的玩意儿,划拳喊着六啊六,班长领着看姑娘,哈哈哈……气得老班长脱掉鞋子就当场追着他屁股打,那老婶婶脸色那叫一个难看?”

  “唉,都是喝酒喝的,喝的话也不会说……”

  墨白就这么站着,不知是在准备着什么。

  他静静听着季老太爷自自语。

  没有说话。

  季老太爷仿佛也在想着什么,说得越来越多,说起了从前。

  刘默笙没有时间讲以前的事情,浓缩在简短的几句话里11。

  但对于此刻的季老太爷来说,他有太多太多时间。

  人走了。

  人没了。

  身边空荡荡的,忽然就明白了一个道理。

  浅显的,珍惜身边人啊,谁都懂。

  但往深里说,是要珍惜每一秒,走过的风景重新走一遍,说过的话再说一遍,一个人,在雨夜里,有那么一位圣人静静地听着。

  渐渐的,季老太爷呢喃不下去了,泪水终究又是落下了,他起身,拍了拍散落在大腿上的烟灰,将还没燃尽的香烟扔在地上,落脚踩了踩,双手背在佝偻的后背上。

  叹了口气。

  有些沉重。

  “痛快了?”

  墨白问道。

  季老太爷反问道:“你说,圣人若是死了,会是什么场景?”

  墨白皱了皱眉,显然他有些不喜欢这个问题,但想到接下来的安排,他又说道:“如果我尽力还是打不过的话,流星将从天空坠落,人死灰飞烟灭,还于天地间。”

  季老太爷:“还想去其他地方走走。”

  墨白:“我陪你。”

  走了。

  离开小酒馆,两人去了以前大战纪念博物馆,走进去回望着过去的艰辛岁月,看着以前的老物件挂在墙壁上,留给后世的小辈们欣赏。

  又去了院士纪念公园,里面有些雕像,是专门为了纪念一些老英雄而雕刻的。

  季老太爷指着两处空位:“过不了多久,那个位置上会出现新的一个雕像,希望雕刻师的手艺能好些,把那老东西的脸雕刻得好看一点,免得下去了,还得听他在耳边唠唠叨叨。”

  墨白:“真好。”

  “武者死了,后人只会惦记前辈有没有留下什么绝世功法,惨的还是封王者,死了之后连鲜血都被吸得一干二净,做成丹药给后辈的天才进阶用。”

  季老太爷摇摇头:“真惨。”

  离开院士公园。

  季老太爷又去了许多地方。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洪桥下望江,想以前京都发洪水抗灾的日子。

  烧烤街发呆,想以前战友们一起吃烤肉的日子。

  公园里看花,想着花开花落终有破碎时,人老岁月残尽,又是一朝垂暮。

  走在去往郊外的路上。

  季老太爷脚步且快且慢:“有时候走着走着,想着想着,好像以前想不通的问题都看开了,忘不掉的人,藏起来了,人老了,记性也就差了,好的,坏的,来的来,走的走。”

  “只是我怎么也没想过,是他比我先走一步。”

  墨白也有些意外:“其实我也没想到,我以为会更晚些。”

  季老太爷:“但其实也不晚了,老东西啊老东西……“

  “我来陪你了。”

  夜下马路上,来往没有任何车辆。

  离开了京都四分区医院,来到叫郊外,从某种意义上讲是脱离了许多保护。

  人多了。

  有些人就很难出现。

  就在季老太爷话音刚落时。

  面前被路灯所照亮的黑色马路上。

  斜雨冷风间。

  出现一道影子。

  那道身影宛如一座大山,挺立在马路最中间。

  他的到来。

  象征着所谓的七日任务准备来到终点。

  其实这一步有两种结果。

  第一:墨白杀了对方,以他之名作为一个理由,让国际论坛闭嘴。

  季老太爷何等精明,他怎么会想不到五年前降临在于枫身上的境况会再一次发生,他其实早就做好了应对的办法。

  第二:墨白杀不死对方,反倒被杀,那么季老太爷就会死,这一事件同样能够成为让国际论坛闭嘴的理由,当然在这基础之上,会成为推动于枫走向更高处的动力。

  他是……

  墨白停下脚步,圣劲气息倾泄而出,笼罩这方天地。

  季老太爷仰起头,任凭雨水打在脸上。

  “老东西……下了地狱老子一定还要往你屁股上踹两脚,做事前为什么总是自作主张,也不来问问我……你这么笨的脑子……就该来问问我……怎么应对的啊!”

  “现在……老东西……”

  “下了地狱别走远,等老子来找你啊。”

  “你这帽子的汗味太重……害得老子饭都吃不下?”

  墨白盯着那道身影:“虽然我不是很喜欢电影里那些脑残的话,但思来想去,在进行一场战斗之前似乎只有那么一句话可以说。”

  “来者何人,报上姓名!”

  那道身影缓缓转过身,气息暴涨。

  “北冰血疆!”

  “炎魔。”

  “为我徒弟岩龙前来——讨个交代!”

  ……

  ……

  笔:终于写到这里了,前面写的时候你们肯定不懂什么计划什么计划,云里雾里的,这本书严格来说是我第一本火的书,不仅拍了短视频,也赚了些生活费,所以有时候,真的想写得精彩一些,所以又会很慢,写今天这两章的时候,脑子很疼,情绪也有点崩溃了,可能我还年轻吧,难以承受这种情绪,我先缓缓,三更的话,我先抽自己一巴掌,我尽量!

  作者题外话:求金票,银票!showbyjs('揩油笔');downbyjsleft;downbyj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