揩油笔 第535章 涅槃湮灭一

小说:揩油笔 作者:第一兵王于枫 更新时间:2021-03-19 23:27: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深知自己的弱点,寻找敌人有可能使用的进攻策略,从而先一步做好应对的准备,同时在其中设置自己的陷阱请君入瓮!

  华下上下五千年的文化历史,谁也不知藏在岁月里的……究竟是何等智慧。

  而只是取其一瓢壶,便可得一道!

  作为一名术士,冷静是绝对的优势,表面上所表现出来的慌张,是给你看的。

  正如先前所说的,我给你看的,是我想给你看的,而不是我无法控制的,你看了,你就会情不自禁地陷入我所给你准备的陷阱里。

  术士的一招一式的确变幻莫测,险峻丛生。

  但这些招数变换的根本,往往取决于术士本身的智慧。

  显然

  单凭这一点,炎魔落入了下风,他面色大变,意识到自己落入圈套之后,想要立刻拉开距离,可这次来不及了,或是说墨白根本没有给他能够来得及反应的时间。

  一声“缚杀”。

  气劲千丝万缕缠绕在炎魔的手臂上,宛如冰霜般将他定格在半空中,动弹不得。

  “不好。”

  炎魔通过收缩,他感觉到自己的手臂被一股强大的磁力吸住,任凭他如何调动气劲都难以挣脱开来,此为缠!

  墨白睁开眼睛,深吸一口凉气,空气里夹杂着雨水的味道,有些青涩,又有些甘甜:“终于是……结束了。”

  季老太爷的烟刚好抽完:“精彩啊,是吧,老东西,你在地下黄泉看到了吗?这是老子早已经准备好的场面啊……”

  “王八蛋!”

  炎魔继续调动气劲,涨红的脸色足以说明此刻他内心中的紧张,他慌了,确实慌了,他带着仇恨来到华下,想要为自己徒弟复仇,先一步毁了那个叫于枫的靠山,于是决定将目光落在这名季家的掌权者季老太爷身上。

  他等!

  他一直在等。

  等这老头身边没人的时候。

  等华下的战士全都落空的时候。

  等一个寂寥无人的环境的时候。

  他等到了。

  等了一天一夜,终于等到了这个时候。

  虽说这老家伙身边有个封圣者,但在骄傲的他眼里,华下武界不过都是一群花拳绣腿,可现在他发现自己错了……

  错得离谱!

  术士之险,在于心。

  那缠绕在手臂上的无形气劲渐渐如刀锋般切割着他手臂的皮肤。

  并且这股气劲还在不断向全身蔓延。

  越来越危险了。

  墨白眼睛一眯:“临死前,你可以说些遗。”

  “死?”

  炎魔呵呵一笑:“本圣还从来没听过这等笑话,要我死?你还不配。”

  “是吗?”

  墨白呢喃一声。

  而就在下一秒,他忽然发觉到眼前这名来自北冰血疆的封圣者并不是在开玩笑。

  他渐渐凝重起脸色。

  只见炎魔咬牙切齿,抬起另一只胳膊,朝着被粘字印束缚住的手臂赫然一砍。

  “咔嚓!”

  鲜血横溅,伴随着暴雨滴洒落在此夜。

  琳琳白骨随着完整的血肉被切割下来,从身体的一侧掉落。

  咣当一声……

  摔在地上。

  自断一臂,落空!

  粘字印失去了目标,很快,墨白反应过来,这是想要切断粘字印的束缚从而使整个身体得到解放。

  果然,就在下一秒,断了一条胳膊的炎魔立即退出五十米,站在原地。

  一侧手掌沾着血。

  一侧臂伤滴着血。

  “滴答……滴答……滴答……”

  好似时针,慢慢走。

  气氛,在刹那间多了一股决绝的味道。

  墨白有些震惊,他恢复平静之后,笑了笑:“不得不承认,你的决定出乎了我的意料,北冰血疆不愧是三大修罗之地,自断一臂以求生,作为一个武者,你值得倾佩。”

  能够封圣。

  没有一个是这世间最愚蠢的人。

  他们往往在某个领域上展现出自己独特的优势。

  而北冰血疆身为三大修罗之地其中之一,本身就富有残忍,果断,血腥,以利益至上之称,为了大利,舍弃小利,这种极为划算的买卖,他们最是喜欢。

  此刻,炎魔嘴角有些惨白,虽说换来了一条命,但对于一名封圣者来说,断了一臂将战斗力远远打了折扣。

  这是他第一次迎战术士。

  也是第一次感受到,术士的麻烦。

  他转眼盯着季老太爷:“你的运气很好,有一名封圣者保护你,倘若是一群普通人,今夜你活不下去。”

  季老太爷摊了摊手:“我等着你来杀我。”

  “……”

  扎心!

  一个动作。

  一句话。

  一种口气。

  都是那样的扎心。

  看似平平无奇,实则伤害爆表。

  “哼……”炎魔握紧拳头:“我会杀了你,但今天,你的运气很好,我就不信你身边能一直有封圣者保护你,今夜的战斗到此为止……”

  “想走?”

  不等他把话说完,墨白双手四指成方对准炎魔。

  “镇!”

  瞬间。

  如江海般的气劲狂涌而出形成一座无形的宝塔,落在炎魔的四周。

  “你走不了!”

  炎魔:“鱼死网破,对你我没有任何好处。”

  墨白:“你死就够了!”

  当然,还有另外一句话没有说,墨白也不愿意这句话成为事实。

  我死,也够了!

  听到这句话,炎魔剩下的一只拳头死死攥紧,浑身气劲爆出,在身体的表层形成一道火红色的火焰开始在隐约间燃烧。手机端sm..

  “这是你逼我的。”

  说罢,他大喝一声,浑身的火焰就如炸开似的,冲撞四周的宝塔。

  “咚咚咚!”

  可不管他如何冲撞,这些术法形成困阵仿佛铜墙铁壁似的,硬是半点裂缝也未曾出现。

  眼下。

  雷光云层笼罩下的他,就好像是一只被关在笼子里的小白鼠。

  想要动弹。

  却动弹不得。

  因为食物的诱惑掉入陷阱里,捕鼠器夹住了他的尾巴,做了决定咬断尾巴准备逃跑后却发现,等待自己的……是一个的更大的牢笼。

  那种无力感!

  那种愤怒!

  那种憋屈!

  墨白懒得管这么多,他悠悠淡淡道:“劫杀!”

  “车裂!”

  四座宝塔噌的一下衍生出八把锋利的刺刀,开始向内锁紧。

  危险之严峻。

  光是这画面,都令人望而生畏。

  “结束了……”

  “是吗?”

  可就在墨白说完三个字后,又一道声音。

  悠悠响起!

  马路上。

  有一名老和尚穿着白色袈裟,单手作揖,单手持文书,慢慢走来。

  “我佛慈悲,赦免苍生,劫杀术法杀气太重,请佛涅槃湮灭!”

  l

  天才本站地址:..showbyjs('揩油笔');downbyjsleft;downbyj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