揩油笔 第566章 刘默笙的遗书

小说:揩油笔 作者:第一兵王于枫 更新时间:2021-03-19 23:27: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死亡这件事情,本身就让人很难接受。

  尤其是面对一名至亲,这样的难受就会被无限地放大。

  听到于枫这句话,一时间,就连这位大名鼎鼎龙箭的总负责人秦彪,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就如刚才说的那般,成长,总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秦彪没有着急说话,而是沉默了一会儿。

  边境的天空,还是灰暗的。

  暴雨席卷这片土地已经连续六天,山间爆发过许多次泥石流,洪水也有几次几乎快要淹没了这片土地,但这里的战士还在等着。

  站在这里。

  站在暴雨中。

  站在操场上。

  秦彪:“我们已经是成年人了,人这一生太短,总要学着去接受现实,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也会有人一个接一个,从你身边离去。”

  于枫低下头:“可刘爷爷不一样。”

  秦彪:“不仅仅是对你而,对于龙箭,对于已经离开人世间的前辈们,对于如今的后辈们来说,刘帅对他们,也都是不一样的。”

  于枫:“我想知道,刘爷爷自杀的原因!”

  听到这话,秦彪眼角深处闪过一丝怒意,但很快,这份怒意就被抹除得一干二净。

  自杀的……原因吗?

  “还记得五年前的那件事情吗?”秦彪忽然语重心长起来,有些事情既然发生了,再隐瞒下去也没什么必要,该知道的,总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时间也总会给出提醒。

  他没必要瞒着。

  五年前?

  霎时间,五年前的记忆涌上于枫心头。

  他猛地睁大眼睛,似乎恍然间明白什么,看向秦彪:“您是说?”

  秦彪:“五年前,地魔三十人接受任务进犯边境,突破重重包围后,狙杀掉从边境秘密入境的十名企业老总,在撤退时又与狼牙小组遭遇,他们杀掉你的队友,而你,为了复仇,不顾国际条约,私自越境追杀,虽干掉了地魔三十人,但最后的结局,你还记得吗?”

  于枫没有说话,眼泪徘徊在眼角,他明白了。

  秦彪继续语气沉重地说道:“你入狱了,整整五年时间,五年前,也是因为你的事情,刘帅大发雷霆和那顶峰的五位老人拍桌子,一气之下,离开兵部,其实这次任务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一样的结局,不是吗?”

  “秦老大,国际论坛……”

  “没错!”

  没等于枫把话说完,秦彪直接肯定了他的猜测。

  “你在原始森林那一战,很完美,也很强,打出了龙箭该有的血气,也打出了属于你狼王的风采,但……也留下了一丝痕迹。”

  “那一战之后没过多久,一颗印着华下字印的子弹在国际论坛上爆炸,有心人开始将原始森林那一战推到全球的视线中,华下边境几公里外的原始森林,一颗印着华下字印的子弹出现在战场上,再加上被歼灭的敌人中还有一名排行榜第三的狙击手响尾蛇,舆论的矛头,指向了守卫在边境的龙箭。”

  于枫眯起眼睛,泪花盈眶:“也就是说……我们所疏忽的细节,造就了形同五年前同样的场景。”

  秦彪点点头:“你们最后的结局,最起码的,会像五年前的你一样,但你觉得刘老会同意吗?”

  于枫没有回答。

  秦彪单手搭在于枫的肩膀上:“他不会同意,五年前放下过的错误,五年后同样的错误,不能犯,可国际上的舆论愈发得不到控制,所以,这时候需要有一个人站出来,表明一个态度。”

  “一个,足以让那顶峰的几位,清晰认知的态度。”

  态度!

  所有事情,态度决定一切。

  一个,态度。

  两个字,宛如烙印一般刻在了于枫心中。

  “秦老大……”小说更新最快手机端:sm.xs.

  于枫转头看向这名,一把手一把手带着他和狼牙成长的前辈。

  他哭了。

  没有哭出声。

  但眼泪却是真的。

  秦彪抹了一下眼角:“你们都是国都未来的希望,这几天我总在想着一件事情,假如上天给我一次机会能够让我去表明这个态度,就算是让我下地狱永不轮回,我也愿意去代替刘帅自杀,可我知道,我分量不够,我只能去接受这件事情。”

  “我很难接受,我只能去接受,你也是,你想知道的,我也都告诉你了,狼王,这是刘帅去京都前留给你的一封信。”

  说着的同时,秦彪从怀里掏出一封信,放在于枫身边,转而起身,离开直升飞机。

  那封信的封面是灰白色的,上面留着刘帅的刻印,页脚处写着一行字:于枫启。

  “刘爷爷……”

  于枫捡起信,连忙拆开摆在眼前,认知仔细地查看起来。

  信上有泪迹。

  每一个字,端端正正,落笔有神,提笔有力,浩瀚正气,荡荡悠悠!

  刘默笙遗书:

  小枫啊,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或许你刘爷爷我已经走了,你不用太过悲伤,也不用太过在意,也不用刻意寻找是非对错究竟归谁,这人啊,活到一定年龄了,总该是要走的。

  上世纪我和你爷爷还从军打仗的时候,那见过死去的人,没有十万,也有几万,大家伙都是拼了命为国都和老百姓好好生活的啊,有信仰,有干劲,不要命地坚持,我刘默笙能活到今天,已经够了。

  但发生五年前那件事情之后,我忽然觉得就这样安安稳稳地死去,太遗憾,老百姓的安生日子是有了,可顶峰那几个人却没了血性。

  这国,是咱老祖宗辛辛苦苦花心血打下来的。

  这土地,是咱华下五千年无数先人用性命打下来的江山。

  这百姓,就该是这片土地上的主人。

  国是自己的,地是自己的,说什么,做什么,什么时候轮到外人来指手画脚?

  什么阿猫阿狗竖个毛就要逼咱们这头雄狮继续趴着?

  凭什么!

  我不服啊。

  老子刘默笙,不服啊!

  咱们之所以能富强安康,靠的是魄力和血性,是人人不畏死而敢大丈夫做事的胆气,是站如松坐如钟,留在骨子里的规矩。

  国之所以强,强在敢打,敢恨,敢,敢爱!

  吾之所求,吾之所欲,吾之所,皆尊吾道,这是那位已经走了好多年的老人留下的一句话。

  很多人都忘了。

  那几位也忘了。

  老子,得去提醒提醒他们,老命一条,虽死犹荣!

  再见了,小枫!

  经此一别,孩子,别给咱们华下人——丢脸!

  落款:刘默笙!

  遗——尽!

  于枫手指颤抖,攥紧手中的信。

  “刘爷爷……”

  也就在这时。

  离开直升飞机还没多久的秦彪立刻又冲了进来,脸色慌慌张张,瞪大眼睛,无比焦急地看着于枫。

  “于枫,快……快……快去京都!”

  “你爷爷……”

  “你师傅他们……”

  ……

  笔:吾之所求,吾之所欲,吾之所,皆尊吾道showbyjs('揩油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