揩油笔 第632章开劈

小说:揩油笔 作者:第一兵王于枫 更新时间:2021-03-19 23:27: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那一拳,终究还是没有落在老僧的身上。

  实际上,在抬起的一瞬间,老僧便出脚了,即便一方天地被破坏,可他的境界依旧在封王劲,一个远远超过封圣的境界!

  鲜血,与暴雨,在此刻构成了一幅极为凄美的画面。

  满地的裂缝犹如分叉的树枝。

  池塘里的水面持续有波纹一圈绕着一圈散开。

  寒山寺里的落叶掉干净了。

  有黄色。

  有黑色的。

  也有被鲜血染红的。

  唯一不变的,是佛堂内的三座金刚!

  这样的情景,是压抑的!

  是让人难以喘息的。

  在大多数艺术作品中,眼下这种场景最适合死个人,但若是身处其中,其实什么也感觉不到。

  因为……

  耳边是雨声。

  视线是一片灰暗的天空。

  然后有个人站在旁边问你:绝望吗?

  叶临不知道什么是绝望。

  他没有回答,躺在地上,盯着老僧那张满是褶皱的脸,表情并不沉重,也没有露出半点恐惧。

  回答道:“绝望这个词,应该留给你。”

  老僧瞳孔微紧,疑惑道:“即便到了这个地步,你还想来拖着本座?”

  “是!”叶临咬牙切齿,缓慢而沉重地抬起手,擦掉嘴角的血,奋力想要直起身子。

  可他很累!

  身体很痛!

  还没等他支撑起,老僧扬起脚又踩在叶临的胸膛上。

  向下一压!

  “砰!”

  宛如一座泰山,将叶临踩在脚底,老僧开口问道:“这样呢?”

  略带讽刺的动作,充满属于强者的傲慢。

  老僧语气冰冷。

  叶临神情坚韧,只见他双手直接抓住老僧的脚!

  手臂上的青筋都暴突出来。

  没有说话,行动即是回答。

  那又如何?

  他开始用力,全身的力气都灌输到双臂上,在全身的气劲都散尽的情况下,他就像一个凡人!

  一个微不足道的普通老人!

  他咬着牙,脸色涨红,喉咙配合着双手用力发出吼声!

  “给老子动!”他大喊着。

  双臂在半空中剧烈颤动着,被撕裂开的伤口流出更多的鲜血。

  老僧轻哼一声:“你如今,也不过是一只蝼蚁,区区寒蝉,也想覆天,你这是逆天而为!”

  话音一落,老僧单脚一用力,又踩了下去。

  “噗!”

  这一脚,踩在叶临的胸骨上。

  叶临猛地吐出一口鲜血,彻底染红身上的破衣衫。

  这种感觉,就像装满冷水的瓶子被摔在地上,瓶子碎裂,里面的水全部洒出。

  “呵……呵……”

  老僧眯起眼睛:“笑什么?”

  叶临:“笑你的狗屁天,这老天机都在你头顶凝聚起雷劫,你却躲了几十年,半步不敢出镇妖塔,现在却用逆天而为这个四个字!”

  “老子叶临起码还敢逆天,你却连天机的半个影子都不敢直面相对,相比于这,老子是大爷,而你——”

  “纵使一代封王者,也不过是苍天眼下一条不起眼的走狗,老秃驴,你说这该笑还是不该笑?”

  “哈哈哈……”

  刷!

  那一刻,仿佛这句话刺中了老僧内心敏感的一处似的。

  他先是表情一紧,随即眼神当场阴沉如水。

  “你闭嘴!”

  “咔嚓!”

  老僧气急败坏,扬起脚狠狠踩向叶临的右腿膝盖。

  那一脚之下,叶临膝盖彻底碎裂,裂开的骨头扎进血肉,那股剧痛沿着神经在那一刻被放大了无数倍。

  “区区蝼蚁,也敢对本座指手画脚,放肆!”

  老僧怒极!

  叶临闷哼一声,热汗变冷汗,密集地遍布在额头。

  没有喊出来!

  痛!

  是痛!

  确实痛到了骨子里!

  但——

  叶临是个有面儿的人,用咱老京都的老话来说,那叫——爷们儿!

  断条腿,又怎么样,疼得喊出一声,叫你爷爷!

  叶临不想喊,不愿意喊,不乐意喊!

  那涨红的脸色下,脸角在微微抽搐着。

  他还是笑出一声,盯着老僧那气得脸色都阴沉的连,说出两个字!

  “就?”

  “这?”

  “……”老僧。

  两个字,似根点燃炸弹的引线,顿时点燃了那颗炸弹。

  “找死!”

  老僧再次扬起脚,朝叶临左腿踩下,那力道似能将山腰踩崩。

  “咔嚓!”

  又是一声脆响,只见叶临左腿下的地板瞬间裂成粉碎,伴随着那一声骨头断裂圣,清晰地见到一个画面!

  扭曲了!

  那条腿,被踩出一道弧度,白磷磷的骨头在血肉间若隐若现,这一脚远比上一脚更用力,更疼!

  钻心的疼痛好似千万把刀锋同时切割血肉。

  叶临整张脸——都青了!

  他五指死死攥紧手心,指甲都快陷进肉里。

  但即使这条腿废了,疼痛达到极致,他依旧——没有喊出来!

  那双眼睛凝聚着无穷的杀意,死死盯着老僧看。

  “笑啊!”

  “怎么不笑了?”

  老僧:“不得说,你的嘴上功夫和你的实力在同一水准,你成功激怒了本座!”

  “本来,你该死了,但现在本座决定让你在多活一些时间,没了这两条腿,你这终生也不过是个残废,这样活着远远要比死了更痛苦。”

  “另外,让你活着看着自己最宝贝的徒弟痛苦死去,你这做师傅的,想来应会更痛苦!”

  对于武者来说,失去双腿,永远都是一件最为悲惨的结局。

  世界这么大,想去走走!

  没了双腿,怎么走?

  说的,便是如此。

  他冷声说道。

  可就在他刚说完,叶临的一句话,顿时让他的愤怒像是被泼了一头冷水,瞬间清醒!

  叶临:“你知道老子与墨白在二十五年前,是怎么骗过天机引下天雷,成功借累而封圣的吗?”

  “……”老僧。

  一句话!

  包含了其他意思!

  引下天雷?

  老僧正准备回身离开,在回镇妖塔前杀了那妖孽,一听到这句话,他的心头……突然一跳!

  心弦上的跳动!

  是冰冷的!

  是充满杀机的!

  他愣住了,咽了咽口水,耳边忽而一声“咔嚓”。

  紫红色的雷电在天空划出一条夺目刺眼的弧线。

  像是杀人的一把刀!

  叶临像是完成了某种筹谋许久的事情,脸色扬起安心且放肆的笑容。

  他牙齿沾着血,不顾疼痛,悠悠道:“在绝境之下,以肉体凡胎之血,凝“天字印”,将自身最大强度的爆发,作为引导,吸引天机的注意,从而抓住时机,配合封字印锁住一方天地内的雷劫,从而渡下天雷!”

  “你知道那天雷降下的速度有多快吗?”

  “很快!”

  “很快!”

  “根本不需要再等——六分钟!”

  老僧乍然清醒,那道爆字印——

  难道说!

  他浑然一惊:“可你再无多余的气劲施展术印,墨白不在你身边!”

  叶临笑了笑:“沙比,老子的徒弟——在啊!”

  也就在这时,他笑容消散,表情严肃地看向寒山寺山道口!

  “臭小子,抓住机会啊!”

  山道口,一道身影,在雨幕中出现!

  于枫双手各捏一道印!

  “徒弟——得令!”

  小说更新最快手机端:sm.xs.showbyjs('揩油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