揩油笔 第684章 以其人之道

小说:揩油笔 作者:第一兵王于枫 更新时间:2021-03-19 23:27: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出狱手续在短短十分钟内办好,于枫出狱了。

  没有任何阻拦,也没有任何其他因素的影响,在刘海说出那句话之后,他便从那冰冷且空荡的牢房里走了出来。

  许是因为刘海的身份吧!

  局子里的这些工作人员认识刘海,却不认识于枫,而他们也极为奇怪,为何两天以前恨不能马上让这个叫于枫的家伙进入监狱的刘海,只是探视了几分钟,就立刻改变了自己的态度。

  其中的原由,他们不得知晓,只有刘海自己心里清楚。

  他只能这样做!

  只能听于枫的!

  被按住了命运的后颈肉,要么顺者生,要么逆者亡,显然,刘海不是一个无私到拼尽自己性命也要帮轩辕家干翻季家的那种人,他想活命。

  站在局子门口,大约等了十分钟,于枫换上自己的衣服,洗漱了一番,从里面走出来,看着等在边上,安分得像只小猫咪的刘海,他双手插进口袋,来到刘海面前。

  于枫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显示屏上显示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时间,聊聊吧!刘海。”

  刘海沉默不语,脸色阴沉如水,极为难看地点点头。

  他说道:“我马上找人定个包厢。”

  于枫打断道:“不用了,就在旁边,我已经让人定好了。”

  说着,于枫指着在局子旁边开业的一家早茶馆。

  由于现在过了早茶的时间,所以早茶馆并没有很多人。

  且——

  就当刘海将目光转到那去时,一道人影,以及另一道人影,瞬间落在了他的眼中。

  当看到那名熟悉的中年男人时,刘海的眉头……直接皱成一条直线,眼神中……夹杂着无与伦比的——不可思议。

  “王……王涛!”

  刘海心头一怔,恍若无数只惊慌受挫的小鹿四处乱窜,一滴滴冷汗更是控制不住地再次遍布耳畔。

  下一秒,就见那站在郑龙身边的王涛冲着于枫招招手,颇为兴奋,又仿佛是故意这样做的一般,喊道:“季少……季少,好久不见啊!”

  ……

  确实好久不见。

  并且,还有些令人意想不到的的尴尬与恶心。

  在豪车聚会上,因为欺辱了穆小雨,王涛被于枫打断双手,双腿也残废,这份仇本该深入骨髓,却没想到过了差不多一个月后的今天,他还能笑着,像一条哈巴狗一样,朝于枫打招呼。

  人世间,许多事情就是这般可笑且出人意料。

  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谁才是真正的仇人。

  当然,王涛之所以变成这样,全因为一句话:精神上的恨,远远要比肉体上的恨更为浓郁。

  刘海与轩辕家的抛弃与背叛,是导致他变成如今这副摸样的罪魁祸首,而他们也永远想不到,就是这样被他们所抛弃的棋子,会在他们最关键的时候,给予他们临头重击!

  这第一击,刘海,尝到了滋味!

  早茶馆的包厢里,在服务员把提前点好的点心全部上全后,包厢里只剩下四个人。

  王涛与郑龙站在于枫身后。

  于枫坐在位置上,面无表情。

  而刘海则是强行保持着镇定,坐在于枫的对面。

  喝了一口清茶,看了一眼包厢里的钟表时间,于枫开口:“行了,沉默这么久,也该说话了,刚才在探视房里,很多事情我应该不需要继续讲了吧!刘海……”

  “是……是……”

  刘海咽了咽口水。

  被抓住把柄的他此刻截然没有先前那般嚣张的气焰,而是唯唯诺诺地,低着头。小说首发.xs.m.xs.

  “季少的意思,我都明白,只是我希望季少能答应我,别让这些证据公之于众,您……您看行吗?”

  刘海想了想,试探性地,询问道。

  于枫面色一冷:“你觉得你还有跟我讨价还价的资格?”

  “我……”

  没等刘海再说话。

  于枫又打断道:“刘海,你应该很清楚现在你的处境,很多事情你不用讲,我也能猜得到,你不会真以为轩辕家有能力把承诺你们刘家的东西实现吧!”

  “他们轩辕家想疯,你们刘家上去做个垫背的,至于吗?当然,抛去这些不讲,光是王涛手中所拥有的那些东西,就足以让你这条命死个千百回了,你觉得你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我……”刘海说不出话来,大脑一片空白。

  回想起刚刚看到的手机里那些图片,他如何也想不到,陈年往事里的浑蛋事,还会被重新翻出来,而将这些翻出来的人,是王涛!

  一个在一个月前,被他当作棋子狠狠教训,只为平消于枫的棋子。

  这恐怕就是……因果轮回,冤冤相报吧!

  当他看到王涛出现在于枫身边时,刘海大概就意识到这些证据是怎么来的,其他人不知道,他还不清楚?

  在发生豪车聚会那件事情之前,作为轩辕地产集团总经理的王涛一直都是他朋友圈里关系最近的几位之一,很多连刘家都不知道的事情,他都一清二楚。

  更何况是他以前犯下的事!

  听到这里。

  走到这一步。

  刘海也看清了。

  他点点头:“我明白了,季少。”

  于枫:“还有半个小时,希望你不会迟到,更希望,你不会讲错话,我要真相!”

  “是。”

  刘海应喝道。

  “那走吧!”

  于枫指了指大门口,意思是,不多留。

  很快,清楚认识到自身处境的刘海赶紧起身离开,事实上,他都不需要再往早茶馆的包厢来这么一坐。

  他只想来这求个心里保障。

  保证自己按照于枫想要的那种说法把真相说出来,还季珠一个清白后,他能保证这些证据不流露出来?

  可现在……

  他意识到自己根本没有谈判的资本,因为他更在意自己的命,这样的情况下,他只能率先做出自己的态度,像于枫展示自己的诚意。

  那就是……

  刘海走了。

  郑龙和王涛两人亲眼看着他坐上车。

  郑龙有些担忧地转过头:“枫哥,万一他临时反水,说我们拿这些证据威胁他,到时候我们该怎么办?”

  “你怕了?”于枫问道。

  郑龙摇摇头:“不怕,我就是担心。”

  于枫笑了笑:“那你的担心,显然多余,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斜,没什么好担心,再说了,威胁这个词的标准,是在我们承诺他某种条件的情况下才成立,你刚刚听见我有承诺他什么吗?”

  郑龙一愣:“没用!”

  王涛听到这话,心头一怔:“季少,您的意思是他把真相说完之后,把这些证据……”

  于枫:“交上去!”

  “家有家法,国有国法,法律不会污蔑任何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罪人,他刘海——罪有应得!”

  “当然,或许用这种方法来逼迫他说出真相,手段有点不太光明,但我时刻牢记着一句话。”

  “什么话?”郑龙竖起耳朵,严肃起来,问道。

  只听于枫掷地有声道: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showbyjs('揩油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