揩油笔 第705章 月下来自长辈们的交心

小说:揩油笔 作者:第一兵王于枫 更新时间:2021-03-30 20:59: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选中的**人。

  这是毫无疑问的,无论从才能还是自身实力,以及年龄上的优势,于枫都是季家年轻一代中,最优秀的**人,而二代中的五大天王,虽然每一个在各自的领域都有着无人能及的地位,但如果说掌控大局,除了季南这京都第一位“出过世”天才有点实力之外,其他几位,根本难以担当大任。

  而这,也恰恰是最难以让人接受的一点,因为季南已经接手了季氏集团这一在全球享有盛名的商界庞然大物。

  在季家从古至今传下来的几条规矩里,有一条是这么说的:凡是执掌季家经济大权者,不得接手密叠司,而密叠司是季家家主最有力的象征标志,这就导致了,季南无法掌控密叠司,从而,在接任家主之位的道路上,堵上了一条绝对的路。

  外界都说季南是季家将来的家主,几乎没有一个人不这么觉着,就连季家内部的重要人物也将季南当作了预定的人选,可谁又知道季老太爷内心的矛盾呢?

  这一规矩,是老祖宗规定的!

  规矩既然能传到现在,那就证明有一定的道理,老祖宗不会随便定一条规矩,更不会定一条有损季家利益以及前途的规矩,这是毫无疑问的。手机\端一秒記住《.xs.》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于是,他只能将目光放在于枫身上!

  从他得知于枫还活着,并且在找到他之后所调查到的一切身份,他便下定了这个决心。

  空气中,季老太爷的话犹如回音一般,还环绕在于枫的耳边。

  他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爷爷:“让我做……**人?可……我还这么年轻,我……”

  “你年轻,又怎么了?纵观季家历史上的家主,年少执掌家族,手握大权的人又不是没有,你这年纪,并不是不可以。”

  “至于你爸,我早就和他的私下里说过这个事情,他表示同意,你那些个叔叔姑姑啊,也都没什么意见,各自都有各自喜欢做的事情,这你不用担心。”

  “我唯一担心的就是,不能在走之前,把藏在黑暗里的祸端连根拔除,孩子,你明白爷爷的苦心吗?”

  季老太爷眼神沉重而严肃地看着于枫。

  这一刻,仿佛象征着传承这两个字。

  如果这世间有什么东西是永恒的,那么一定有“传承”这个东西。

  秋风从两人身边经过,留下几行凉意。

  于枫目光凛然:“可您也不能拿小姑的前途来做赌注。”

  季老太爷继续说道:“正是因为相信你,所以我才敢,另外,你真以为我没有什么预备的手段?你真以为,保密机制最高级的审查会之所以会被你小姑他师傅古秋知道,是那两个话事人说的?”

  听到这里,于枫瞳孔骤然缩紧,他这才明白,原来所有的事情都在季老太爷的掌控之中。

  在回家的车上,于枫从小姑季珠口中得知了审查会的所有过程和细节,如果是被他找到的突破口刘海是审查会的转机,那古秋就是把握住这个转机,奠定小姑季珠清白处于的一双大手,相比之下,他所作的根本不足一提,他甚至敢相信,就算没有刘海的改口,凭借古秋那些关系,也能当场将假证据瞬间查清。

  而在这一基础之上,就有了另外一个疑惑,要知道,古秋在十几年前就退休了,如今不过是个有着功绩和补贴金的普通老人,像审查会这种高度保密的回忆,除了话事人和必要的参加人员之外,其他人根本得不到消息,可古秋却能知道消息,并且还要求参加!

  按道理,这根本不可能,但就这么发生了。

  原来……是季老太爷的手段。

  “爷爷,你早有准备?”于枫语气微颤。

  “当然,你爷爷我,其他不会,就会掌控全局,想当年你刘爷爷和我在那场大战中,是出了名的王牌组合,我负责运筹帷幄,他负责冲锋宪政,双剑合璧,天下无敌,记得当时敌人还送我和你刘爷爷一人一个外号。”

  “说我智如诸葛塞司马,说你刘爷爷勇武天下比赵关!”

  “你刘爷爷啊……”

  赵关,说的就是常山赵子龙和关公关羽。

  这一吹,季老太爷放生一笑,充满豪气与属于自己的骄傲。

  可也是这一说,说到了刘默笙,转瞬间,气氛……多了一丝悲伤。

  最后一句话,季老太爷忽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了。

  你刘爷爷啊,走了。

  人,已经不在了!

  笑容,消失了。

  季老太爷的脸,顿时苍白起来。

  一幕幕与刘默笙在一起的战火岁月,化作一段段记忆碎片,涌上了他的脑海。

  似乎感受到这气氛里的不对劲,于枫也没有再问,他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他坐在一旁,陪着爷爷静静地沉默着。

  一边回忆。

  一边缅怀。

  也不知沉默了多久,季老太爷开口了:“葬礼当天,你刘爷爷,走得安详吗?”

  于枫:“来了很多人,都还算安静,就是话多了一些,差点耽误了下葬的时间。”

  “这样么……”

  季老太爷从怀中拿出一直陪在身边的军绿色帽子,放在手中轻轻捏着,搓着,眼泪啊,止不住地一滴一滴从眼角滑落。

  老东西,还好留了个念想,就是吃饭的时候,这帽子汗味太重,吃不下啊。

  想你啊,老东西。

  季老太爷:“有空,没事地时候多去看看他,每年清明节的时候,给老东西去扫扫墓,他啊,虽然是个粗人,但是有洁癖,偏偏还是个懒货,不爱自己收拾。”

  “知道,记着呢!”于枫重重地点头。

  季老太爷:“那就好,行了,我也没什么话要说了,记住,这一次事件,只不过是敌人第一次出刀,往后的日子里,多的是这种尔虞我诈,敌人,差不多都露出马脚了,去和你爸还有你二叔三叔他们讨论一下这次事件,你大概就知道,除了轩辕家还有刘家,还有谁了!”

  “都是一群为了利益不择手段的家伙,你别太怕!”

  “这两年啊,你爷爷我还活着,你有那个资本,和他们板板手腕,让他们看看,谁才是——爹!”showbyjs('揩油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