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御老爷子的寿宴在帝爵酒店,八楼宴会厅盛大举行。

  华国一半以上的名流权贵备上丰厚寿礼,悉数到场祝贺。

  豪华的宴会厅内,水晶灯将全场照亮犹如宫殿,优雅的古典钢琴曲声悠扬飘荡在厅内的每一角落。

  受邀的名流们聚在一起应酬交际,高台之上,女歌手开始热场表演,展露她的优美歌喉。

  宴会厅入口,陆家人在礼单上签字,送上贺礼。

  门口的迎宾高喊:“陆氏总裁陆正远先生,携夫人葛卫红,陆小姐陆思蓉到场!”

  厅内到场众人的目光被吸引了注意力。

  今日,陆思蓉身着穿l家白色抹胸长裙,秀发盘起,气质清雅如淡菊。

  她浅浅勾唇微笑,一举一动皆透着豪门千金的优雅风范。

  “陆小姐不愧是帝都第一名媛千金。”

  “陆小姐出身高贵,难得的是她还有一颗怜悯众生的善心,前两天的慈善拍卖她捐献了两百万。”

  “我表弟和陆小姐是高中同学,听说她一直都是校花,以艺术特长生的身份保送帝大美术系。”

  “家世好,貌美又学霸,以后哪家公子哥有幸娶到陆小姐,只怕做梦都要笑了。”

  听到这些细小的议论,陆思蓉露出矜持的微笑,心里却是乐开了花。

  陆母葛卫红拍了拍她的手,压低声音道:“看到了没有,只要你愿意展颜一笑,今天场内的所有男人都愿意做你的裙下之臣。”

  葛卫红的语之间,满满都是骄傲又得意。

  她精心培养这么多年的女儿,果然如她所愿,成了帝都最优秀夺目的千金。

  “妈咪,哪有你说的这么夸张。”

  陆思蓉的脸红了红,眼神中却有一抹傲然浮现。

  尤其是察觉到男人们落到她身上痴迷的目光,她心中更是得意,下巴向上抬了抬。

  今日的盛宴,不仅是为庆祝,同时也是为了交际人脉。

  男士们都携了女士出席,这些女人也都是豪门千金,个个出身不低。

  看到他们一个劲被陆思蓉吸引了注意力,陆思蓉又是一副招蜂引蝶的姿态,自然引起她们心中的不满。

  “陆小姐身上的光环这么多,只是可惜啊,再如何被捧高也是不如她的姐姐了。”

  李家千金故意发出一声叹息,瞧见陆思蓉微僵的脸色,哼笑一声道:

  “说起来,另一位陆小姐才叫人刮目相看,一个不受宠的养女能够嫁给御爷,啧啧,不知道是打了谁的脸。”.九九^九)xs(.co^m

  李千金的家世并不低于陆思蓉,对她自然没有什么讨好心思。

  所以这找茬嘛,自然是自己怎么舒服怎么来,而对方怎么心塞就怎么说。

  话刀子专冲着对方最痛的地方扎去。

  陆思蓉听到李小姐的话,差点维持不住温柔无害的人设面具,脸僵了僵,才又勉强露出笑。

  做了一早上的新指甲用力掐住掌心,眼底闪过一丝戾气。

  门口又是一阵喧哗声响起。

  说曹操,曹操就到。

  场内众人的目光转向宴厅入口,目瞪口呆的望着那一对携手而来,宛如天造地设的璧人。

  不知是谁紧张兴奋的喊了声:“御爷来了!”showbyjs('偏执老公入骨缠陆凤璇御迟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