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内,陆思蓉苦苦哀求,声音里充满惊恐和害怕,一边叫着一边在挣扎。

  里面确实有人,从她的反应猜测,不难想象她此刻正在经历什么。

  陆凤璇握住门把,手微微收紧。

  “你在同情你的敌人。”

  御迟胤高大的身躯倏地俯下来,在她耳边轻语道:“要不是你反应快,现在被困在里面的人就是你,陆凤璇,同情你的敌人,只会害死你自己。”

  他冷冷地警告,眼眸中闪过一丝诡谲,让人无法捕捉。

  陆凤璇的脸颊转过来,看着他挑了挑眉:“谁同情她了,我这是守住门,以防她趁机跑出来。”

  她同情陆思蓉?天大的笑话!

  在他眼中,她看上去是这么以德报怨的人吗?

  陆思蓉有心算计,现在,她自尝恶果,里面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是她自己自找的。ぷ小@説首發.xs.cΘmm.xs.cΘm

  与她无关。

  听到里面挣扎的声音逐渐没了,取而代之是另一种暧昧的声音。

  陆凤璇脸上一热,触电般的将手缩了回来,然后拉住御迟胤转身就走。

  “这种事没什么好听的,快走。”她催促道。

  却不想,御迟胤站在原地,两只脚纹丝不动,一双墨色的眸子若有所思的盯着她。

  陆凤璇也抬头看他,眼神诡异:“你喜欢听这种墙角?阿胤哥哥,以前我怎么没发现你居然还有这种癖好,你……”

  “江澈在里面。”

  御迟胤额角的青筋跳了跳,忍无可忍地打断她:“你现在去把门打开,事情就还有转寰的余地。”

  他们走了,楼下的人闻讯赶过来,撞见江澈和陆思蓉在房间里苟合,他们的关系就洗不掉了。

  趁现在没人发现,她如果心软放了陆思蓉,也就等于搭救了江澈。

  选择权交给她,就看她怎么选了。

  陆凤璇听到江澈在里面,眼中没有多大惊讶,毕竟,前世她就知道陆思蓉和江澈曾勾搭在一起。

  他们两个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如今他们狗咬狗,倒真是有好戏看了。

  她的眼睛亮了,神色里竟然透着兴奋。

  御迟胤微微蹙眉,到底是她的演技太好,还是她真的已经不在乎江澈了?

  有可能么?

  “阿胤哥哥,你不用再试探我,我说过,我对江澈的感觉早就变了,我不喜欢他,也不会再为了他干蠢事。”

  陆凤璇两只手挽在他的手臂上,精致的小脸仰起,杏眸坚定,毫不躲闪地直视他的眼睛。

  她深吸一口气,一鼓作气地坦白道:“你别不相信,我的心里只有你,现在,以后,整个余生,我只会喜欢你一个!”

  御迟胤瞳孔微缩,胸腔里的心脏极速跳动着,他听到了什么?

  “你……”

  薄唇刚掀,走廊另一头传来两个女人说话的声音,已经走到拐角那里。

  陆凤璇下意识地拽住他,匆匆躲到了洗手间,结果两个女人就在后面,也朝这边来了。

  “阿胤哥哥,有人来了,快进去!”

  她来不及想,两只手推着御迟胤进了里面的隔间。

  砰地一声,门关上。showbyjs('偏执老公入骨缠陆凤璇御迟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