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现在这样,她故意生气地耍着小女人的性子,虽然也怼的他无话可说,但他的心里却泛起甜蜜。

  只是……

  一看到她的身边出现陌生的异性,他就难以控制住自己。

  他想把她关起来,锁起来,病态地希望她的身边,眼里只有他是唯一的存在。

  车内的气氛倏地沉闷起来。

  陆凤璇郁闷地气鼓了脸,斜瞪着他,真的是一块百年榆木疙瘩。

  她打开话题:“你不问问我考的怎么样?”

  御迟胤从善如流地问道:“那你考的怎么样?”

  陆凤璇:“……”

  就,很郁闷。

  “我当然考的不错啊,算了,我有些累,先眯一会儿,到家了你再叫我。”

  说罢,她偏头靠上车窗,侧对着他闭上眼睛,耳朵则高高竖起,留意着旁边的动静。

  御迟胤看到她靠窗打盹的姿势微微皱眉,抬手朝隔板上敲了两下。

  原本平稳行驶的车子忽地一阵晃动。

  陆凤璇皱了下眉,身子随之朝左边倾去,她睁开眼睛,低头看了眼腰上不知何时缠上来的手臂。

  “继续睡你的。”男人的声音温柔响在头顶上。

  一只大手按住她的后脑勺,将她往自己的胸前压了压。

  他的身上有一种很好闻的淡淡烟草味,冷冽干燥,沉如鼓点的心跳声就在她的耳边响动。小说更新最快电脑端s.xs.

  听着他的心跳,陆凤璇忍不住伸手环了环他的腰,察觉到他的身躯微微一僵。

  她假装没发现,再度闭上眼睛,唇角的弧度清浅弯起。

  却不知,御迟胤幽深的眸中也滑过一抹笑意。

  他抱着她柔若无骨的身子,笑的很像一只偷腥成功的猫。

  ……

  另一边,陆思蓉手上提着大包小包,回到陆家,手上的东西交给佣人。

  刚换上拖鞋,葛卫红就走过来,拉着她走向客厅。

  沙发上,陆正远显然也正在等着她。

  一看这个阵仗,陆思蓉猜到他们要问什么,皱了眉头,率先说道:

  “爸妈,你们有什么事等会儿再说,先让我回房洗个澡,我逛了一天累死了。”

  葛卫红哄着她在沙发上坐下,“宝贝,你跟爸妈说一说,江澈这两天有没有联系你?御家这两天也没派人过来提亲,御婉之连我的电话都不接,你说他们家到底是什么意思。”

  陆正远在旁边搭腔:“江澈虽然只是御家外孙,但他母亲是名正顺的御家嫡长女,身份不一般,你能够嫁给江澈,倒也不算低嫁。”

  说起来,前两天御老爷子寿宴上发生的事情,陆家虽然丢了人,但从实际利益出发,陆思蓉能因此嫁给江澈,对于陆家而,却也是好事一桩。

  百年御家,拥有富有敌国的财富。

  哪怕江澈只是外孙,但他是唯一可以和御迟胤竞争继承人之位的御家人。

  陆凤璇只是陆家的养女,而且陆家和她的关系闹得僵。

  如果,陆思蓉能再度嫁入御家,那么才算是稳定的姻亲关系,以后陆氏的基业定能再上一层楼。

  陆正远心里打着这样的如意算盘,这两天对待陆思蓉愈发的和颜悦色。

  陆思蓉却不耐烦道:“江澈没有找过我,你们别问了,妈,我真的累了,我上楼了。”

  “你给我坐下!”

  陆正远猛地一拍茶几,横眉竖眼的冲着陆思蓉说道:“现在你就给江澈打电话,问清楚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端着架子,底气很足:“我陆正远的女儿,他碰了就要负责,何况你的肚子里恐怕已经有了他的孩子,他要是给不了一个满意的答复,明天我就亲自上御家,再找御老爷子主持公道去。”

  “爸,你说什么呢。”陆思蓉也生气了,“什么孩子?这是您该说的话么,要问你自己问去,江澈他凭什么让我这么主动,要着急也应该是他着急。”

  气呼呼的说完,她一把推开葛卫红,直接朝楼上跑去。

  陆正远指着她冲葛卫红吼道:“瞧瞧你教的好女儿,我是她爸,她敢跟我这么说话!”

  “思蓉肯定是心里烦,一回来又被我们问东问西的,现在你还冲她发火,换了我也会生气。”

  葛卫红准备上楼,“你先坐着,我去楼上看看她。”

  二楼,陆思蓉一跑回房间,趴到床上,泄愤的抓住枕头一阵狠砸。

  砸了几分钟,她气喘吁吁的停下,红唇里咬牙切齿地吐出一个名字:“陆、凤、璇!”

  在御老爷子的寿宴上,她明明设计好了,让陆凤璇婚内出轨被捉,身败名裂。

  所以,她派人事先换了休息室里的香熏灯,加入了催情香。

  江澈只要踏入休息室,就成了她手中的一枚棋子,可她万万没有想到,江澈中了招,最后却是她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一切都是陆凤璇那个贱人害的,她害得自己被江澈强了,害得她颜面无存。

  贱人,她一定不会放过她!

  “笃笃。”葛卫红推门进来。

  陆思蓉听到脚步声,烦躁地回头吼一声:“妈,你能不能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妈怕你一个人钻牛尖角。”

  葛卫红在床边坐了下来,伸手把她的头发别到耳后,开口说道:“思蓉,你爸说的那话,话糙理不糙。”

  “经过寿宴上发生的事,所有人都知道你和江澈的关系,你这肚子里,说不准就是有了他的孩子,你不嫁他,还能嫁给谁?”

  陆思蓉两只手用力握拳,眼中尽是不甘心。

  “妈知道,你心里更喜欢御迟胤,可是,他跟中了邪似的,眼里心里都只有陆凤璇那个死丫头。”

  葛卫红苦口婆心的劝道:“女儿啊,听妈一句劝,咱别犟了,御迟胤这个男人咱不要肖想了,你就准备着,一心嫁给江澈,成为御家的外孙媳,后半辈子拥有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

  陆思蓉愤恨道:“可是妈,江澈这些天连一通电话也没打给我,他那天占了我的身子,事后还羞辱我。”

  那天江澈的嘴脸实在可恶,现在又叫她主动去找他,她心里委实咽不下这口气。

  葛卫红心里咯噔一下,知道江澈这是没有把她特别放在心上,不由有些恼。

  过了一会儿,葛卫红压低声音问道:“思蓉,你们那天,没有做措施吧?”showbyjs('偏执老公入骨缠陆凤璇御迟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