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孙晶晶吓得尖叫,跑到孙母的身后躲起来。

  “妈,救我!”

  孙母颤巍巍的哀求道:“御夫人,晶晶她年纪小,口不择,你原谅她一次吧。”

  她弯腰,一身珠光宝气却要跟陆凤璇跪下求饶,一边缓缓动作一边看她。

  这是想胁迫她么?

  陆凤璇不由心中冷哼,直接起身,“李警官,后面麻烦你接手,辛苦了。”

  “小五,我们走。”

  小五跟着她,伸臂拦下欲上前阻拦的孙父孙母,他斜眸一睨,身上气势的迸发让两人不自觉地顿住脚步。

  看着他们远远离去,孙父委顿在地,一脸的心如死灰。

  “完了……孙家完了,家族的基业毁在我的手上……”他喃喃道。

  孙母也没了主心骨,坐在地上默默掉眼泪。

  孙晶晶看着,心里特别不是滋味,从身体里涌出一股冲动,她高喊一声:

  “陆凤璇!你站住!”

  整个图书馆都回荡着孙晶晶的声音。

  谁也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在场的人目光全都聚焦于前面的那一抹纤细的身影。

  却看到她头也不回,和计算机系的荆默大神径自朝门口的方向走去。

  真不愧是大佬,好飒……

  “啪!”

  突如其来的脆响声,惊得众人的动作整齐一致,齐刷刷地看向孙晶晶。

  只见她反手扇了自己一耳光,然后又是“啪!啪!”的两耳光,打得自己的左脸红肿似馒头。

  “我不该乱嚼你舌根,我不该瞧不起你羞辱你,帖子的事也是我做的,我承认我向你道歉!”

  “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你……求你不要对我们家公司下手,是我错了。”

  当着在场众人的面,孙晶晶把自己的脸面撕下来扔在地上,跟她曾经不屑却瞧不起的女人低头认错。

  这是她长这么大做过的最丢脸的事,也是她最有勇气的一刻。

  她一鼓作气的说完之后,整个人瘫软下来,双手捂着脸,然后‘哇’地一声哭开了。

  也不知是嫌自己丢人,还是碰到自己脸上的伤,给痛的。

  “自作自受,怪不得别人。”有人嘟囔了一句。

  “就是……”

  附和的声音一片,显然都深有同感。

  图书馆门口,陆凤璇刚走出来,台阶上就有人朝她匆匆地迎来。

  这人看着,好像有些眼熟。

  “夫人。”来人微微颔首,看到她眼神中些微的茫然,连忙做了个自我介绍:

  “敝人段敬怀,嘉行律所的律师,同时也在御氏法务办任职。”

  在御氏任职,这么一说,陆凤璇就是他的老板娘,女财神,难怪对她这么尊敬了。

  小五站在旁边,淡淡瞥了他一眼,若有所思。

  “原来是段律师。”陆凤璇恍然想起段大律师的名声,随后又不禁纳闷道:

  “你不是金牌离婚律师么?难不成,你还有办其它案子?”

  段敬怀笑的很是小白,“其它也略知一二,略知一二。”

  信他个鬼。

  装的再小白,也改变不了他其实是一只老谋深算的狐狸。

  陆凤璇不跟他打哈哈,直接说道:

  “段律师来帝大是为了何事,我没给你打电话,难道又是有人让你专程来找我的?”

  小说更新最快电脑端s.xs.showbyjs('偏执老公入骨缠陆凤璇御迟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