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王磊点名的两个男人面面相觑,两条腿不停地打着哆嗦。

  他们都被陆凤璇刚才那一脚爆发出来的狠劲吓住了,只知道这小妞带刺,不知道她还这么狠!

  下手专挑断子绝孙的地,绝不含糊。

  这份狠劲,就是在场的几个男人都绝对比不上,他们两个可不想上前送死。

  陆凤璇也不跟他们废话,盯着王磊说道:“我不想跟你们动手,叫你的人把门打开。”

  “凭什么!”王磊不服道:“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小爷我不用蛮力,是不想让你这身雪白的肌肤挂彩,你如果识相的,就立马乖乖地过来,别逼小爷我用强。”

  “姐姐,我怕……”顾笑两只手抱着陆凤璇的手臂,瑟瑟发抖。

  今晚发生的事情,已经打破她过去无知而无畏的精神世界,看着面前的这一群人,她的眼里只剩下恐惧。

  陆凤璇轻轻拍了拍顾笑的手背,“别怕,我会带你平安离开这里。”

  尽管她看上去比自己还瘦小,可是这一刻,顾笑莫名相信她真的可以带自己离开。

  她轻轻嗯了声,嘴角抿出一抹微笑的弧度。

  “好,是你们敬酒不吃专吃罚酒,那就别怪小爷不怜香惜玉。”

  王磊瞧见她们两个分明不将自己放在眼里,面上顿时划过一抹狠意。

  他把几个男人都叫了出来,命令道:“你们给我一起上,如果抓不住这个女人,你们也不用跟在我身边丢人现眼了,通通都给我滚。”

  有人赔笑道:“王少,息怒啊,这美人身上都带刺,不容易驯服,玩得起来才更带劲啊。”

  “就是,王少,等会我们把她的衣服剥光了,你想怎么玩,玩什么姿势,都由你作主。”

  “她一个人送上门来,今晚还想逃脱掉我们的掌心,纯属做梦!”

  “王少,你坐下来喝杯酒息息怒,等着我们把贱蹄子给你抓过来,叫你玩个痛快!”

  几人你一嘴我一,终于哄得王磊开心了。

  随即他们换了副嘴脸,凶神恶煞地朝陆凤璇冲过去,他们还就不信了,几个大老爷们会对付不了一个女人。

  她就算真是棵仙人掌,浑身都是刺,今晚也非得把她给拔秃了。

  “姐姐……”顾笑害怕的哭了起来,“对不起,姐姐,是我害了你……啊……”

  身后守在门口的两个男人突然抓住她,顾笑吓得尖叫,身上的药效没过,她连挣扎也挣扎不了。

  就在她绝望的时候,陆凤璇脱了脚上的高跟鞋,朝其中一个狠狠砸过去。

  另外一个被她一脚踹中胸口,砰地一声撞到后面的包厢门。

  七岁的时候,陆凤璇跟着那个人学过一些格斗防身的技巧,但她身上穿的裙子,完全限制了她的行动。

  而且又要护着身后的顾笑,多方掣肘,难免就有些受制于人。.xs.co(m)

  “我老公等会就来了,你们如果敢碰我一根汗毛,小心你们的小命不保!”陆凤璇喝道。

  她的头发乱了,一双美眸漾着清冷锋利的寒光,身姿挺直。

  显得凛然而不可侵犯。showbyjs('偏执老公入骨缠陆凤璇御迟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