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上女下,姿势十分危险。

  陆凤璇在这方面,哪怕神经大条也感觉到了危险性,而且,她分明感觉到了,他那里有了反应。

  她乖乖地摇了摇头,漆黑的眼睛里又分明写满了困惑。

  御迟胤低下头来,薄唇浅浅触到她轻颤的睫毛,苦笑着开口:

  “因为怜惜你,才会舍不得那么轻易就碰你,所以宁愿自己忍着去冲冷水。可没想到,你这个小没良心的,竟然怀疑我有隐疾?”

  他微阖着眸,灼烫的气息随着他的视线一路往下游走,目光在她如花瓣颤动的两片红唇上,停留了片刻。

  呼吸更加灼热了几分,他忍不住凑近,长指捏住她的下巴,含住她的唇吻了上去。

  “阿璇,你说我应该怎么惩罚你,嗯?”

  低哑模糊的声音从两人相交的唇齿间溢出,低低沉沉的缭绕在耳边。

  陆凤璇被他这么压着亲,一寸寸的被他侵占,脑子里乱成了一团浆糊,连呼吸都忘了。ぷ小@説首發.xs.cΘmm.xs.cΘm

  她憋的满脸通红,隐约听到他低笑了一声,然后,嘴里被他渡过来一口气。

  十分钟后,御迟胤意犹未尽,却克制着放开她,默默翻身躺到了旁边。

  静谧的房间里,男人压抑的口耑息声,十分清晰的传入耳中。

  陆凤璇侧首,看到他极力忍耐的样子,不禁小声地说:

  “其实没关系,我们已经结婚这么久了,这种事,本来也是我应尽的妻子义务。”

  虽然她心里对这个事情还有抵触情绪,但她也不舍得他一直这么忍着,憋着,次数多了,容易伤身。

  而且看他这么难受,她也会心疼的啊。

  御迟胤没说话,手臂抬起来挡在眼睛上,努力调整着呼吸,安静的好像睡着了般。

  陆凤璇知道他没有睡着,但她也不敢招他了,老实地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她不知道,此时他的脑海里在想她。

  想起五年前那混乱的一夜,她被下了药,陷入意乱情迷中,一直缠着他不放。

  而他自诩是个坐怀不乱的真君子,却经不过她动作生涩的撩拨,最后在她的哭求声下,纵容了自己的感情。

  第二天醒来,他看到她眼睛里的破碎,琉璃似的黑色眼瞳,明亮璀璨,却在那晚之后,迅速蒙尘。

  所谓锥心之痛,不过如此。

  凌晨十二点,阿斯顿缓缓驶入檀园,停在别墅门口。

  奢华的车厢内,陆凤璇娇体横陈,脑袋正枕在御迟胤的腿上,一路上睡的十分香甜。

  御迟胤也一路闭目养神,当车子停下,他那双深邃的眸子倏地睁开,凌厉似剑。

  掌下触摸到一头滑如绸缎的黑丝,他微怔,随即便爱不释手地多摸了两下。

  他垂下眼眸,眼中的凌厉早已收起,只余下丝丝缕缕缠绵入骨的情潮。

  “嗯……”陆凤璇被吵醒,感觉到脸上贴过来一只温凉的手掌,蹭着她的肌肤微痒。

  她抬手遮了遮光线,声音微哑地问:“阿胤哥哥,我们到家了么?”

  御迟胤懒洋洋的应了一声,“先等等,有个事需要你配合一下。”

  话是这么说,他却不等她回答,挑开她肩上的头发,然后就低下头去。showbyjs('偏执老公入骨缠陆凤璇御迟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