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眸光清冷,唇边挟起一抹讥嘲的冷笑,凉凉地看着许心茹。

  许心茹身为许家大小姐,还没碰到过对她说话这么不客气的人,陆凤璇一通直白的讽刺,说得她脸上一阵儿青一阵儿白。

  “陆姐姐,我觉得你说得对,我们巷子口的几个阿嬷经常这么吵架的。”顾笑一脸天真地说道。

  若不是场合不对,陆凤璇真想捏一下顾笑的苹果小脸,果然脑子一根筋的人补刀最狠。

  顾笑的话一落,在场三人的脸色都变得十分精彩。

  “噗——”旁边有个男服务生没忍住喷笑了。

  许心茹从未丢过这么大的脸,眼神凌厉地扫了顾笑一眼。

  顾笑有些害怕,下意识地寻求庇护,于是她朝陆凤璇的身后挪了挪。.xs.co(m)

  “许小姐,你平白无故损害了我的名声,难道不应该说点什么吗?”陆凤璇提醒道:“连一个三岁的孩子都知道,做错了事应该低头道歉。”

  先是嘲笑她们是泼妇,现在又说她连一个三岁的孩子都不如!

  陆凤璇!你很好!

  许心茹不甘心跟她道歉,紧抿着唇,说道:“陆小姐,我们只是好心办了坏事,你何必得理不饶人!”

  “就是,我们又没做错什么。”苏小姐也气得不轻,“你这人不要得寸进尺!而且,谁知道你和这个服务生是不是串通的,故意给我下套是不是?!”

  陆思蓉眼睛一亮,马上冲着顾笑质问道:“我姐姐给了你多少钱,你还不老实说出来!”

  “没有,我没有收陆姐姐的钱,明明就是你们……”

  顾笑感觉受到了莫大的冤屈,眼睛微红。

  “闭嘴,我不想听你这种人的狡辩!你去,把经理给我叫过来,我倒要看看,安然居是怎么收人的,什么不三不四的也往这里边带。”

  陆思蓉压根不需要听到顾笑的解释,伸手指了个服务员,叫他去叫经理。

  她这么蛮横不讲理,顾笑气得眼泪直掉。

  这时,她的面前出现了一方雪白的真丝手帕,顾笑表情愣愣的抬头。

  “把眼泪擦一下,别哭了,这个事交给我来解决,不会害你丢了工作的。”陆凤璇耐心安抚了她两句。

  顾笑接过手帕,重重地嗯了声,她相信陆姐姐。

  安然居的经理很快赶了过来,他一会儿看看陆凤璇,一会儿又看看许心茹陆思蓉,额头上的冷汗不由得冒出。

  乖乖,这几个都不好惹啊,身份一个比一个吓人。

  叫他过来评理,这不是叫他过来当炮灰么?

  经理心里叫苦不迭,但还是朝陆思蓉走过去,正想问她有什么吩咐。

  这时,陆凤璇似笑非笑的开口:“莫经理。”

  被点到名的莫经理马上转身,面对她,显得更加尊敬:“诶,御夫人,您有什么吩咐?”

  “麻烦你把大堂的监控视频交给我。”陆凤璇命令道,语气不容置喙。

  而她轻飘飘的一句话落下,却叫许心茹等人当场变了脸色。

  许心茹压抑着怒气,看着陆凤璇问道:“陆小姐,你到底想干什么?!”showbyjs('偏执老公入骨缠陆凤璇御迟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