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干什么,刚才已经说过了,许小姐如果健忘的话,我可以再说一遍。”

  陆凤璇素来是个爱恨分明的性子,别人敬她一尺,她还别人一丈。

  今日之事,本就是她们三个挑衅在先,那就休怪她追究到底。手机\端一秒記住《.xs.》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她的眼神清冷,盯着许心茹,再次又说了一遍:“许小姐,别让我再说第三遍:道歉!”

  “你这人怎么这样?!”苏小姐叫道:“陆思蓉,这就是你干的好事,要道歉你去道歉吧,我和心茹还要逛街,我们先走了。”

  说罢,苏小姐挽着许心茹的手臂就要离开。

  陆思蓉被她们拿来当了挡箭牌,眼中闪过一丝怨恨,手指甲都抠断了两个。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陆凤璇的声音幽幽从身后响起。

  “你们二位要走,我不拦着,但是,走了就别怪我把事情闹大了,到那时候,恐怕不止是一句道歉就能了事的,许小姐,你们要走就走吧。”

  陆凤璇说完也不管前面那两道僵立的身影,扭头朝莫经理说道:“把监控拿过来。”

  莫经理抹了把额头上的头,微微欠身:“是,麻烦御夫人等一下。”

  “站住!”许心茹倏地出声喝止他,凌厉的眼神扫向陆凤璇,“陆小姐……”

  陆凤璇伸手做了个打断的手势,眼神同样冰冷:“许小姐不仅爱搬弄口舌,连这称呼,似乎都不懂。”

  “我先生姓御,许小姐,我和你关系不熟,你可以和莫经理一样称呼我御夫人或御太太。”

  她左一个“陆小姐”,右一个“陆小姐”,藏着什么无耻的心思,她都懒得拆穿。

  只是她实在看不惯她虚伪的样子,简直就是“陆思蓉”二号,怪不得她们能成为姐妹。

  许心茹遭到她这么一点破,脸上闪过羞恼,看到她寸步不让的样子,气得身体发抖。

  “御,御太太。”她咬牙道:“许氏和御氏是合作伙伴,你这么做,是想让许御两家撕破脸吗?”

  她把这点私人恩怨扯到许御两家的合作上,不过是想利用这一点,逼迫陆凤璇退让一步。

  却不料,陆凤璇朝她挑了挑眉头,一脸笃定又傲然:“就算撕破脸皮,承受损失的也绝不会是我御氏!”

  她的脸上扬起一抹挑衅的笑容,“更何况,我敢肯定,我老公会毫不犹豫成为我的后盾。”

  “许小姐,你敢跟我赌么?”

  许心茹:“……”

  幽幽的一句反问,竟逼得她无法回答,而答案早已经在心中知晓。

  若论权势,御氏早已经站在巅峰,她身为御氏的总裁夫人,不必向任何人低头。

  若比宠爱,她敢当着众人的面笃定宣告,不怕被打脸,这是她的阿胤哥哥给她的底气。

  她敢这么说,许心茹只是许家的小姐,却万万不敢说出整个许家,会成为她的后盾。

  这份底气,这份被偏爱的有恃无恐,只有她拥有。

  许心茹认清了形势,没了辄,只好咬牙说了句:“对不起,御太太。”

  她心不甘情不愿的道了歉,转身狼狈而逃。showbyjs('偏执老公入骨缠陆凤璇御迟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