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凤璇把笔记本收起来,伸出根手指戳了戳男人冷硬的脸庞,好笑道:

  “又吃醋了么?阿胤哥哥,我看你干脆把自己泡在醋坛子里算了。”

  御迟胤抓住她的小手裹入掌心里,语气不善:“他是谁,你查他的资料做什么?”

  “啊,他是顾笑的哥哥。”陆凤璇乖乖地解释:“就是上次在金樽,我救下的那个小姑娘,今天她也帮了我,我送她回家,所以才耽搁了点时间。”

  御迟胤手上的力道加重,拉着她靠近,“阿璇,你在模糊重点。”

  他问她,为什么查那个男人的资料,她却避而不答。

  故意的么?因为不想叫他知道。

  瞧见他的眼神愈发地不友善,陆凤璇干脆凑过去,大胆地在他的嘴唇上亲了一口。

  下一秒她退开,“我都跟他不认识,搜他资料是因为想起来他有用处,好了,乖,你去帮我放一下洗澡水,我好累,不想动了,刚才的亲亲当报酬。”

  陆凤璇毫不客气地说道,小手挣动着,另一只手推着他快去放洗澡水。

  御迟胤看着她,薄唇轻掀:“不够。”

  什么?她还没反应过来,却见他修长有力的臂膀伸过来,抱住她柔软的腰肢凑近自己,随即低头吻住她的唇。

  他霸道地吻了她两次,像是怎么也无法满足般。

  结束后,御迟胤抱住她一阵阵发软的身子,额头亲密地抵着她,两人的呼吸缠在一块。

  “一次是惩罚,第二次才是报酬。”

  陆凤璇感觉舌头都麻了,微微一动,嘴唇上便泛起些微的刺痛,肯定又被亲肿了。

  她郁闷地赏了他一拳,杏眸里水波潋滟,“还不快去!”

  御迟胤放开她深吸了口气,随即快步走去了浴室。

  放完洗澡水,他喊陆凤璇进来泡澡,自己却不敢多留,目不斜视的出去了。

  陆凤璇看到他“落荒而逃”,忍不住憋笑,心想看他还能坚持忍多久。

  她泡在浴缸里,温热的水流没过全身,这时感觉后肩上有些刺痛。

  以为是水有些烫了,她没放在心上。

  半小时后,她穿着件白色的睡裙,吹干了头发,走出浴室。

  御迟胤看着她朝床边走来,眸色微深……

  每个晚上的同床共枕,真一天比一天难熬。小说首发.xs.m.xs.

  “关灯么?”陆凤璇先躺到床上,然后伸手去拿床柜上的摇控。

  御迟胤嗯了一声,眸光不自觉地又落到她的身上,一头极腰的黑发从肩上垂落下来,露出半边的香肩。

  蓦地,他眸光微紧,大手朝她的后肩探了过去,“阿璇,你受伤了。”

  他撩开头发,看到她白皙的颈部肌肤上烙着两道微红的伤痕,似是被树枝什么的刮到,蹭破了薄皮,微微渗出点血迹。

  伤的倒是不严重,但这两道伤痕到了他的眼中,就显得有些狰狞。

  陆凤璇正要关灯,听到他的话,扭着头朝后面看了看,但她什么也没看到。

  受伤了么?

  难怪刚才洗澡有些疼,应该是她摔下绿化丛时,被树杈不小心划到了。

  而她当时只顾着担心顾笑的脚伤,所以忽略了自己身上的感觉。

  “怎么回事?”

  御迟胤的眉尖微蹙,看着她的眼神略显严厉,“怎么连自己受伤了也不知道?”showbyjs('偏执老公入骨缠陆凤璇御迟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