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郊,悦湖公寓。

  雪狼队长李青泽一早接到顾烽的电话,知道他今天会带新的投资人(老板)过来,遂通知了其他四位成员准备迎接。

  客厅里,五个十七八岁的半大少年乖巧地坐在沙发上,眼神忐忑的望着公寓门口。

  “队长,新老板他会不会看不起我们?要不,我们还是跟着烽哥,起码还能混一口饱饭吃。”

  第一个说话的是徐阳,微胖,穿着一身不大合身的旧西装,两只手不停在腿上来回擦。

  他的家境不好,父母离婚后被丢给年迈的奶奶抚养,奶奶去世后,没有亲戚愿意收养他,为了活下去,他十四五岁就开始打零工养活自己。

  如今他十九岁,比队长李青泽还大了半岁,脸上的沧桑却好像一个30岁的成年男人。

  “俺,俺也想跟着烽锅。”

  这个带着东北农村口音的干瘦男孩子叫向松雄。

  向松雄出自农村,生存条件还不如徐阳,电竞是他心目中的一个梦,是支持他逃出大山的唯一希望。

  李青泽心里也担忧着,沉默片刻,他望向沙发最里面那个坐姿疏懒、面容却过份精致的男孩子。

  他询问道:“小九,你的看法呢?”

  晏九,战队里年纪最小的孩子,十六岁,却是这群半大孩子里面最有主意和领导力的那个。

  李青泽的声音一落,其余三人齐刷刷地朝晏九看过去。

  晏九捏了捏鼻梁,坐起来,左耳上一颗形状奇特的黑色耳钉闪烁着夺目的光芒。

  “烽哥对战队的感情不比我们浅,他找的投资人,应该是信得过的。”

  晏九的年纪小,声音里有一种男孩子特有的干净清越,然而他身上的气质却带着天生俱来的疏离。

  哪怕是穿着一样的队服,也能叫人一眼看出他和徐阳、向松雄等人的区别。

  “小九,你的意思是,我们雪狼不会散?”易扬高兴的站了起来。

  徐阳和向松雄一听,眼睛倏地发亮,满脸期待的看着晏九。

  晏九一一扫过他们几人的脸,语气笃定:“嗯,不散。”

  他心想,要是顾烽找的投资人不靠谱,到时候他想办法联系大哥,叫他私下出面,不惊动家族那边就行。

  公寓外面驶来一辆黑色的宾利,后面跟着两辆搬家的货车。

  宾利车停在公寓门口,客厅里的四个孩子看到他们来了,连忙站了起来。.九九^九)xs(.co^m

  “小九!”李青泽的语气微重。

  晏九懒洋洋的起了身,站在向松雄的身边,眼睛向下一瞄。

  “大雄,放轻松,新老板不会吃人的。”

  向松雄的两条腿在发抖,额头上也冒出了汗,看得出来,他确实十分紧张。

  “小,小九,俺不想回老家种地,俺,你等下帮俺跟老板说,俺每周多直播10个小时,只吃一顿饭,让他不要赶俺走,你说行吗?”

  “好,我帮你跟老板说。”晏九答应下来。

  除了他,另外四人都站的笔直,一脸紧张的看着门口,眼巴巴。

  就在他们的望眼欲穿中,公寓门开了。

  陆凤璇走进来的时候,他们几人看得眼都直了。

  向松雄:“妈妈,俺看到仙女了……”showbyjs('偏执老公入骨缠陆凤璇御迟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