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迟胤把她的手握在掌心,墨眸微凝,探究般地盯着她一双睡意惺忪的眸子。

  确认在她的脸上没有看到半点悲愤或伤心的情绪,他悬起的心,这才轻飘飘地落了下来。

  一丝紧张从他的眸底悄然散去。

  “小气鬼。”

  陆凤璇的睡眠被他搅了,索性坐了起来,打着精神道:“你怎么知道他们两个要订婚了?”

  “之前,他们在父亲的寿宴上闹了一场,江澈对陆思蓉,不是没有那个意思吗?”

  御迟胤看她一眼,伸手过来搂她:“不早了,我们睡吧。”

  陆凤璇:“???”

  她拍开他的手,看着他,一脸哭笑不得:“哪有你这样的?把别人的好奇心勾起来了,又不负责说了,其实你故意的吧,大晚上的耍着我玩呢??”

  “没什么可好奇的,他订不订婚,跟你又没有什么关系。”御迟胤语气冷淡。

  他半点也不想聊起江澈。

  若不是因为她的缘故,江澈那样的伪君子压根入不得他的眼。

  陆凤璇郁闷地说:“你不好奇,可是我好奇啊。我好奇江澈那样唯利是图的人,怎么突然对陆思蓉示好了?订婚,他这是把父亲都惊动了吗?”ぷ小@説首發.xs.cΘmm.xs.cΘm

  说到最后,她一双漆黑的眸子紧紧凝着他,眼中闪烁着光芒。

  御迟胤挑了下眉,唯利是图?总算,她眼睛明亮了一回。

  “江澈自然是在陆思蓉的身上看到了价值,不然,他拿什么说服老爷子和御婉之。”

  他轻嗤,眼中的不屑一闪而过,随后便又恢复一脸的淡然。

  江澈那样的人不值得他动了情绪。

  “价值?”陆凤璇的嘴里咀嚼这两个字,脑海里一道灵光闪过。

  “阿胤哥哥,你的意思是,陆思蓉利用花吃殿下这一层身份,在江澈的面前示好?或者,陆家还许诺了什么别的好处,是这个意思么?”

  陆思蓉毕竟是陆家的大小姐,若是以整个陆家当成她的嫁妆,江澈自然会心动。

  所以,这也就是解释了,江澈今天为什么高调地跑去帝大找陆思蓉。

  他那样的伪君子,表面功夫一向做得极好,让人挑不着错处。

  “嗯。”御迟胤手上把玩着她的手,百无聊赖,“听说陆正远答应了以陆氏百分之三十的股权,当作陆思蓉的嫁妆,得了陆老爷子的许可。另外,花吃殿下这个身份,也为陆思蓉带来不小的助益。”

  “不过……”说到这儿,他忽地抬头,墨眸静静地看了她一眼。

  陆凤璇莫名被他看得一阵心惊肉跳,“不过什么?”

  “算了,没什么。”御迟胤觉得自己想多了。

  他是感觉陆思蓉身上那一层花吃殿下的身份有猫腻,但他一向不关心这些,因此也懒得去查。

  刚才他脑子里一瞬间的想法,把花吃殿下和她联想到了一起。

  下一秒,他自知不可能,所以一笑而过。

  陆凤璇也不敢好奇了,再好奇下去,她有种自己的小马甲快要捂不住了的预感。

  老实点,还是睡觉保安全。showbyjs('偏执老公入骨缠陆凤璇御迟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