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迟胤没等到她的回答,蹙着眉,视线从屏幕上挪开。

  在他低头看过来的前一秒,陆凤璇作贼心虚似的扭头看向另一边,声音嗡嗡道:“嗯,一个小弟弟。”

  有什么好心虚的,自家老公,看了就看了,躲个屁!

  她在心里这么唾骂自己,理智上,想让自己放开一点,大胆地回头看。

  可行动上,却是怂得一逼,僵硬着身子,一动不动。

  “阿璇,你怎么脸红了?”御迟胤看着她绯红的脸颊,明知故问。

  陆凤璇回过头来瞪他,“你洗完澡怎么不穿衣服啊?刚才我看到你拿了睡衣进去,有睡衣不穿,结果只围了条浴巾出来,干嘛,你是觉得你身材很好么?”

  “睡衣不小心掉在地上,打湿了,不能穿。”

  御迟胤关了平板,随手丢在床柜上。

  然后他往床边一坐,朝她挑眉,眉宇间邪气四溢:“阿璇,不要只盯着我的脸,也可以看看别的,比如你可以自己瞧一下,我身材到底好不好。”

  陆凤璇:“……”

  原地毁灭吧,赶紧的!

  她双手捂着自己滚烫的脸,嗷的叫了一嗓子,整个埋头躲进了被子里。

  御迟胤见状,忍不住低声笑了出来,笑声低沉好听,让人听了耳朵都不禁怀孕。

  他伸手去拍被子里的“笨鸵鸟”,拍了两下,就见她动作很大的掀开被子,伸出两只手朝他掐来。

  “你怎么这么骚呢?”

  陆凤璇掐住他两边的脸,使劲拉扯,嘴上念念有词:“快说!你被哪个邪魔歪道附身了?大胆妖孽,给我速速现形!”

  “把我之前那个清冷禁欲的阿胤哥哥还回来!”

  她把他的脸扯成各种奇形怪状,不得不亏上一句,他皮肤的韧性极好,脸上又光又滑,凑近也看不到一丁点的毛细孔。

  陆凤璇扯着扯着,就被手下的皮肤手感诱惑到了,改扯为捏。

  眼神里透着赤衤果衤果的嫉妒。

  没天理,太没天理了。

  一个大男人的皮肤居然这么好,想到她每个月浪费那么多钱做保养,结果却输给了他的纯天然,心中不禁郁闷。

  “御太太……”御迟胤深邃的眸子里映出她的模样。

  他看着她,用他低沉的嗓音指控道:“你这样摸我,是不是在故意吃我的豆腐?”手机\端一秒記住《.xs.》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谁吃你豆腐,我明明是掐的!”陆凤璇打死不承认,一把将他推开。

  御迟胤顺着她的话说:“哦,你掐的动作很像抚摸,很舒服,这么看来,是我误会了。”

  “本来就是你误会了,不跟你说了,我要睡觉了,好困。”

  陆凤璇躺了下来,刚把被子扯过来盖上,下一秒就被他再度掀开。

  “干什么……”她目光一顿。

  御迟胤的手上不知何时多出来一只绿色药瓶,他拧开盖子,一股淡淡的幽香浮起。

  对上他眼中幽邃的光芒,陆凤璇心中警铃大作。

  一转身便朝床的另一边跑,却不想,动作迈的太大,不小心扯到痛的地方。

  她皱眉轻嘶了一声,又急又羞。

  下一秒,男人的大手握住她纤细的脚腕,轻轻将她拖回来。

  “阿璇,你打算往哪儿跑?”showbyjs('偏执老公入骨缠陆凤璇御迟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