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思蓉咬了咬唇,委屈地转脸看向江澈,同时,心里也生出了些许的怨恨。

  难怪御爷爷的寿宴之后,江澈哥冷落了那么长时间,原来都是他母亲从中挑唆搞的鬼。

  江澈看到陆思蓉委屈的样子,不禁心疼的握住她的手,同时,他又谴责的看了陆凤璇一眼,示意她适可而止。

  陆凤璇翻了个白眼,这时,一只水杯递到她面前,恰好挡住对面的视线。

  “不烫了。”御迟胤微微抬了抬下巴,“嘴巴都干了,快喝两口润一润嗓子。”

  嘴巴都干了,自然是说话说干的,她不说话,就不嘴干了。

  陆凤璇:“……”

  可以,是他的风格。

  她接过水杯,老实地喝了起来,不再说话了。

  对面,御婉之的脸色微沉,看到御迟胤居然伺候陆凤璇喝水,不禁阴阳怪气道:

  “老四,你这娶的老婆,怎么还跟照顾祖宗一样的伺候着?说起来,你在爸爸跟前都没有这么端茶递水的,难道爸爸还不如你老婆重要吗?”

  御迟胤冷冷地觑了她一眼,什么话也没说。小说首发.xs.m.xs.

  那眼中的寒意传递过来,顿时令御婉之有种血液被冻住的感觉。

  “好了。”御老爷子看不下去了,扫了他们一眼,沉沉开口:“叫你们回来吃顿饭,这么吵吵闹闹的像什么话?你们不嫌烦,老头子我看了都烦。”

  “我累了,先回房休息,你们一个个自便吧。”

  御夫人伸手搀扶着老爷子起身。

  两人刚准备要走,老爷子忽然提到:“对了,小翊和啾啾放假了,让他们在老宅住几天,下周你们来接。”

  老爷子放了话,小翊和啾啾就这么在老宅住下来了。

  御迟胤去车上把两个小家伙日常需要用到的东西,搬进了老宅。

  陆凤璇和良姨说了许多注意事项,语间有些割舍不下。

  他们这边忙上忙下,看得御婉之的心里颇不是滋味。

  想不到她爸人老了老了,这时候居然念起血缘亲情来了。

  要说陆凤璇有什么让老人家看上的,大概就是她一胎生俩,而且还是两个聪明伶俐的龙凤胎,当时这个喜讯可是轰动了整个帝都。

  御家的子女不多,御迟胤上面本来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但哥哥早逝,姐姐御姝之为情自杀。

  因此导致,御家只剩下他一个顺位继承人。

  御婉之即使再不服气,也只能怨她母亲红颜命薄,没给她留下个弟弟就死了。

  想到这里,御婉之的太阳穴有些疼。

  她眉头一皱,旁边的陆思蓉看到之后,马上问道:“阿姨,您不舒服吗?”

  “嗯,有些头疼。”御婉之当着豪门贵妇的款儿,坐姿端挺。

  “那我替您揉一揉吧。”陆思蓉殷勤的起身,走到御婉之的身后。

  她说道:“以前我妈也经常头疼,所以我特地学了一手按摩的手艺,每天替她按一按,过了一阵子她的头疾就好了。”

  “阿姨,这力道可以吗?如果重了,您跟我说一下。”

  她双手揉按御婉之的太阳穴,力道放的轻柔,偶尔加重摁一下,瞧上去颇有熟练。showbyjs('偏执老公入骨缠陆凤璇御迟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