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婉之嗯了一声,闭上眼,坐的跟老佛爷一样。

  而替她按摩的陆思蓉则成了她的丫头,把她的讨好当成理所当然的。

  十分钟后,陆思蓉揉的手都疼了,也没听到御婉之说停下。

  于是她只能强撑着,又按了十多分钟,两条手臂到最后酸疼的抬不起来。

  “阿姨,我去一下洗手间。”

  陆思蓉转身一走,脸上硬扯出来的笑容便僵硬了。

  她甩着双手,一边朝楼上走,一边在心里狠狠骂了句:死老太婆。

  陆思蓉不是个傻子,她早就看出御婉之是在故意刁难自己,摆着准婆婆的谱。

  可她现在敢怒却不敢,只能默默忍气吞声。

  等嫁进了御家,她也会尽快怀上孩子,到那时候,自有她翻身作主的那一天。

  二楼洗手间。

  陆凤璇洗完手,刚推开门,就见外头有人撞了过来,两人脑门对脑门,哐的一下。

  她捂着被撞的地方,抬头一看,顿时无语了。

  冤家路窄么。

  “陆、凤、璇!”

  陆思蓉心里本来就憋着火。

  现在被这么一撞,脸上虚假的面具也顾不上戴了,咬牙道:

  “你故意的是不是?从刚才吃饭,就一直在找茬,你是不是就巴不得我过上好日子,你非得整死我你才心甘!”

  “神经病!”陆凤璇冷笑:“你要心里有气,自己拿脑袋撞墙,别在我面前撒泼,我没心情,也没时间惯你这毛病!”小说更新最快电脑端s.xs.

  她迈步要走,却不想,陆思蓉硬要挡住她。

  一次两次,她怒了,声音冷到骨子里,“我最后再说一遍,让开!”

  “陆凤璇,你凭什么命令我?!”

  陆思蓉瞪着眼,陡然拔高的声音变得十分尖利,她叫嚣道:

  “你只是我们陆家养的一条狗!当年是我们家给你一口饭吃,给你一个栖身之所,我是陆家大小姐,在我的面前,你有什么资格跟我摆谱?真拿自己当我长辈了是吧?”

  她眼中闪过一抹狠毒,一字一顿道:“当年没有看到你被陆星野玩死,真的叫我很失望啊……”

  同一个屋檐下生活过那么多年,陆思蓉很清楚陆凤璇的痛楚。

  平时她都克制着情绪,但是这几次被陆凤璇压制的太厉害,压抑了太多次,这会儿突然就崩不住了。

  陆星野,这个名字犹如死神的禁忌,一经说出,便掀起惊天风暴。

  陆凤璇握着拳的手松开,两只眼睛死气沉沉地盯着陆思蓉。

  却在一个眨眼间,她猛地出手,一把揪住陆思蓉的衣襟,将她拖进洗手间里。

  “砰!”门被重重地甩上。

  陆思蓉整个人懵逼三秒,不敢相信她居然敢在御家对自己动粗,愣了片刻,张开喉咙大叫。

  “啊……陆凤璇,你给我放手,贱人……”

  陆凤璇不管她骂什么,只专注自己手上的事情,将她拖到盥洗盆前,水龙头开关拧到最大。

  水流冲刷而下,她推着陆思蓉的头往水下冲。

  陆思蓉吓得大声尖叫,两只手按在盆上用力地挣扎,但陆凤璇仍是死死地按住她的头,逼得她想逃也逃不开。showbyjs('偏执老公入骨缠陆凤璇御迟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