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一开始,陆思蓉一边尖叫一边怒骂:“陆凤璇,你就是个贱货,活该被陆星野玩死,咳咳……”

  冰凉的水流呛进她的鼻子,嘴巴,她狼狈地一直咳嗽,眼泪也流了出来。

  陆凤璇的眼睛里没有任何波动,右手死死地按在她的颈上,满身的冰冷戾气,狠绝的神色更是叫人感到毛骨悚然。

  然而,她那只垂下来的左手,指缝之间却是掐出了殷红的血丝。

  她死寂的眼神缓缓落到陆思蓉的脖颈上,如果她动手,陆思蓉根本没有逃脱的机会。

  就这么弄死她,耳根清静了,世界都清静了。

  上辈子她就欠了她两条命,这辈子她亲自来索讨,一报还一报,理所应当!

  大概是察觉到陆凤璇身上流露出来的杀气,陆思蓉的身子抖如筛糠,按在水盆般的双手都带着颤抖的苍白。

  “姐,姐姐……”陆思蓉慌乱的求饶:“我错了,我不应该在你面前提到哥,他是个禽兽,他罪该万死!”

  “我错了,真的,姐姐求你了,放过我,我怕……”

  她声音哽咽,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浑身又湿透了,看起来真像一条落水狗。手机\端一秒記住《.xs.》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陆凤璇将她的声音屏蔽住了,就算是听到她的求饶,她手上的力道也是半点不松。

  这一刻,她是真的动了弄死陆思蓉的念头……

  陆思蓉又呛了两口水,两条腿软的厉害,大声哭喊道:

  “放开我……救命!快来人,救救我……陆凤璇她要杀人了,快来人啊!”

  颤音刚落,门外忽然响起“笃笃”的敲门声。

  门后,御迟胤低沉的嗓音被阻隔了,只依稀听到他在喊:“阿璇……”

  房门隔音,以至于后面说了什么,里面就听的不怎么清楚。

  陆思蓉听到外面有人,顿时激动地大喊:“救命,陆凤璇她要杀我……”

  “……”

  一声阿璇,令差点失了理智的陆凤璇如梦初醒。

  她松开了陆思蓉,低头看着自己的右手,指尖颤抖着,对自己刚才生出杀人的念头而感到后怕。

  陆思蓉一获得自由,按住脖子咳嗽了几声,然后就连滚带爬的跑去门口。

  将门打开。

  门外的御迟胤迈步而入,陆思蓉一头撞到他,整个人跌坐在地。

  “陆凤璇,她疯了……她要杀我,她居然要杀我!!!”她坐在地上,崩溃大叫。

  御迟胤的身形一顿,冷漠地瞥了她一眼,随即,长腿一跨,便直接从她的身上跨过去了。

  看到他的背影,陆思蓉剩下的哭叫全部卡在喉咙里……

  洗手里间。

  水龙头上的水依旧在流淌,淅淅沥沥的声音。

  陆凤璇背对着门口,两只手伸在水龙头下,不停地在搓洗。

  背影紧绷,似一张撑到极致的弓。

  “阿璇?”御迟胤担心吓到她,声音轻又柔,“出什么事了吗?你转过身来,跟我说。”

  陆凤璇低头,沉默了下,开口时带着厚重的鼻音:“我在洗手,等一下……”

  御迟胤顿了顿,站在她身后的三米位置,一动不动,像守护神一样保护着她。

  “……好。”showbyjs('偏执老公入骨缠陆凤璇御迟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