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迟胤深邃的眸中流光微动,看着她清澈的双眸,认真许下余生:

  “好。”

  我会长命百岁,但爱你如初。

  陆凤璇弯着唇笑了,脚尖踮起来,双手抱住他轻声喃道:“我给你准备了礼物,但是放在檀园了。”

  “嗯。”御迟胤低下头看她:“准备的什么?”

  他轻轻地一拢,手掌搭在她纤细的腰肢两侧,更衬得她那一截的柳腰不盈一握。

  脑海里不自觉地回忆起,上次她被摆弄成跪.姿,他从后面一手拢住她的腰。

  那一刻的感觉,销.云鬼.噬.骨。

  他的灵魂都感觉到颤栗……

  “我偷偷准备的惊喜,这会儿当然不会说啊,等回去了,你自然就知道了。”

  陆凤璇说完顿了顿,朝腰上看了一眼,随即又抬头道:“阿胤哥哥,你在想什么?掐疼我了,快松开。”

  突然使这么大劲,这男人是想直接掐断她的腰么?

  她伸手按在他的胸膛上推了推,却不想,他一把扣住她的手腕,将她压到身后的墙壁上。

  “你……”刚说了一个字,她的唇就被男人粗鲁地堵住了。

  洗手间的墙壁湿气重,冰凉凉一片。

  陆凤璇被他粗.狂的攻.势逼得一路后退,后背抵到了墙上,被冷的一哆嗦,嘴里模糊的唔了一声。

  “别躲,来我怀里。”御迟胤咬着她的唇,粗哑低语。

  他的手悄摸伸到她的背后,替她垫着背,随即,他换了个角度,更深地品尝她。

  一吻作罢。

  陆凤璇蜷缩在他的怀里,两条腿软的撑不起来,纤细的身子往下滑。

  头顶上响起一声低沉的笑声,尾音轻撩,像羽毛一样搔着她敏.感的神经,脸颊上的绯色又加深了几分。

  御迟胤伸臂搂住她,将她的身子提起来,薄唇凑到她的耳边,戏谑地笑了她一句:小说首发.xs.m.xs.

  “平时数你叫嚣的最厉害,一动真格,就变得这么没用了。”

  听到他的嘲笑,陆凤璇颇为羞恼,“你闭嘴!”

  把话说的这么白,她难道不要面子的啊。

  她气不过,赏了他一记绣花拳。

  御迟胤眼睛里都藏着笑,低头问她:“那你好了没有?还需要缓多久。”

  “我好了!”陆凤璇咬牙道:“我刚刚是一个姿势站太久,腿麻了,不是因为你亲的……总之,你别太得意!”

  “好,我知道你是腿麻了,不是因为我亲的你腿软了。”御迟胤一脸认真。

  陆凤璇:“……”

  重点难道不是前一句话吗?亲的,腿软,这四个字咬音这么重,真的很明显好么!

  还有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炫耀你的牙齿白吗?!

  总之,被御迟胤这么一闹,陆凤璇心里的阴影早就消散地无影无踪,看着他,又气又恼,有种想上嘴咬他的冲动。

  后来两人看着看着,又齐声笑了出来。

  她拍着他的胸膛,笑道:“你这么大个人了,炫耀这个你幼不幼稚!幼不幼稚!!”

  御迟胤的手指按在她唇角弯起的括弧里,他薄唇微动,嗓音温柔的似揉了整个塞纳河畔的春水。

  “哪来的小姑娘,笑的这么好看,好想把她娶回家。”

  陆凤璇呆愣愣地看他,然后他伸出另一根手指,戳在她右边的笑弧勾里。

  御迟胤低着头,得意地一挑剑眉:“哦,我早就娶回来了,是我家的姑娘呢。”

  “……”

  她溺毙!showbyjs('偏执老公入骨缠陆凤璇御迟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