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着小家伙的面就这么胡来。

  陆凤璇嗔怪,抬手推他,“能不能正经点,孩子都看着呢。”

  “忍不住。”御迟胤把手机抽走,然后随手丢到床上,“等会我跟他们说,先抱你去洗漱。”

  不等她发表意见,他弯腰下来,轻松地将她打横抱起,朝浴室走去。

  浴室里,陆凤璇站在一边,看着他替自己挤上牙膏,倒上温水。

  看他做的这么自觉,她顺口玩笑了一句:“阿胤哥哥,干脆你帮我刷好了。”

  御迟胤挑了下眉,原本要递给她的牙刷停了下来,示意她张嘴。

  “额,算了,我开个玩笑。”陆凤璇伸手去拿牙刷,没想到叫他躲开。

  瞧着他满脸认真的表情,她有些哭笑不得:“你是要把我惯坏么?我都这么大了,让你帮着刷牙像什么样子,我又不是手脚不能动,就是随口开个玩笑,听听就算了。”

  “好了,你把牙刷给我。”

  御迟胤握住她伸过来的小手,将她拉近了点,墨眸凝视她道:“你说的每句话我都认真,我就乐意惯着你,宠着你。”.xs.co(m)

  他现在就恨不得,弥补过去五年里不能释放的情意,他就想这么宠着她。

  认定她的那一刻起,他就幻想过,要这么宠着她。

  此刻,愿望成真。

  陆凤璇没有拗过他,乖乖张了嘴,像个小朋友一样被他伺候着刷牙,整个人都不好意思了。

  刷完牙,洗了脸,整个洗漱的过程中,她连手指头都没沾湿。

  然后她就被带着出了浴室。

  手机孤零零的扔在床上,等他们想起来,小翊那边早就挂断了视频。

  御迟胤显然料到了,“走,我们先去吃饭。”

  “两个小家伙离开你身边,你这个做爹地的,难道就一点也不担心?”陆凤璇语气郁闷,揪着他手臂上的肉拧了两下。

  这点劲对于他而,不过是挠痒痒。

  御迟胤一边牵着她下楼,一边开口:“有句话叫隔代亲,两个小家伙在爷爷奶奶身边,不会受到什么限制,比在我们身边玩得疯,良嬷嬷会寸步不离的守着他们,也不会受伤,没必要担心。”

  “那可不一定。”陆凤璇说道:“刚才你闺女去摘玫瑰花送我,小手背上就被刺扎了下,流了点血。”

  闻,男人的剑眉顿时蹙了蹙,沉声道:“等下我打个电话过去。”

  他的宝贝闺女受了伤,可不能就这么轻松揭过了,得郑重提醒一下老宅照顾的人。

  陆凤璇看着一下子紧张起来的男人,笑了,“不是没必要担心?”

  “性质不一样。”御迟胤握着她的手紧了紧,故意的。

  楼下客厅,林管家看到楼梯上手牵手走下来的两人,恰好落地窗射进来的阳光铺在他们的脚下,过于美好的画面,令人情不自禁看直了眼。

  直到他们走到面前,被御爷那双墨眸一扫,林管家如梦初醒:

  “御爷,夫人,午餐准备好了。”

  陆凤璇的肚子早饿了,不顾形象地吃了一碗半的米饭,还喝了汤。

  胃口极好。

  吃完后,她忍不住打了个嗝,然后抬头就撞上男人戏谑的眼神,俊颜柔和一片。

  御迟胤递过去一杯水,“阿璇,你考试完了,暑假没什么安排的话,你来公司帮我的忙。”showbyjs('偏执老公入骨缠陆凤璇御迟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