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思蓉扑在床上,羞愤难堪,看着自己手腕上的几道指甲淤痕,眼中的恨意几乎要化为实质。小说更新最快手机端:sm.xs.

  她握了握拳,转身就要往门口冲。

  “陆思蓉。”陆凤璇轻蔑的眼神望过来,“你这是要出去告状吗?”

  陆思蓉的手握上门把,正欲开门,身后她轻飘飘地说道:

  “你出去说破了嘴,也不会有人信你,尤其是这个时候,外面那么多人等着你呢,哦,还有那两位警官,也在等你‘清醒’过来。”

  陆凤璇慢悠悠的说完,拿起茶几上放着的水杯,替自己倒了杯水,喝起来。

  陆思蓉僵住脚步,右手死死抓住门把手,恨恨地转身:“陆凤璇,你究竟想做什么?”

  她顿了顿,又咬牙问:“这么玩我有意思吗?”

  这倒是个好问题。

  “有意思啊。”陆凤璇放下茶杯,难得露了个笑脸,“亲眼看着一只老鼠在自己的面前挣扎,想逃又逃不了,所以害怕得发抖的样子,真的很有趣啊。”

  陆思蓉:“……”

  以前在陆家,从来都是她众星捧月般的坐着,而陆凤璇不过是陆家养的一条狗,哪怕老爷子护着,也没有资格真的和她平起平坐。

  而如今,两人的位置竟然换了过来。

  陆凤璇看到陆思蓉脸上扭曲变幻的神色,心情极好的勾了勾唇。

  随即,却冷不妨地开口:“你在网上曝光的那张手稿,从哪里来的?”

  之前陆思蓉就是仅凭一张花吃殿下风格的草图手稿,偷偷让人传到网上,加大曝光量。

  才引发了后续的一系列的营销热搜,在网上,陆思蓉也多了天才画手、校花才华等数个正能量的称号,一度成为网络红人。

  陆思蓉利用一张不属于自己的手稿,爬得有多高,今后,她就让她跌得有多惨。

  突然提到的问题,令陆思蓉警觉,她想到自己之前的猜测,倏地反应过来:

  “是你,是你对不对?你早就知道我冒认花吃殿下,却一直隐忍不发,你就等着在订婚宴上狠狠打我的脸,陆凤璇,没想到你这么阴险,居然在背后捅刀子!”

  陆思蓉气得快要呕出血来,一开始就是她放松警惕了,才叫这个贱人有了可趁之机。

  陆凤璇换了个姿势坐着,不小心刮到腿上的东西,微顿了顿。

  “论阴险,十个我也比不上你一个,当初陆家收养我,你小小年纪就心肠狠毒,各种设计陷害我,那个时候,你很得意吧?”

  提起过去她狼狈的日子,陆思蓉心里涌上一种久违的愉悦,脸上露出几分阴狠的笑意。

  陆思蓉语气得意:“你不过是我家养的一条狗,主人叫你跪着你就得跪着,给你一口馊饭吃你就得感恩戴德。”

  “要不是你命好,被御迟胤看上了,你恐怕早就成了一堆白骨。”

  陆凤璇沉默地听着,平静的脸上流露出一丝被她刺痛的表情,两片嘴唇抿紧。

  陆思蓉见状,自以为捏住了她的痛点,立即又笑道:

  “其实你心里清楚吧,爷爷从福利院把你收养,不过是看中你的血而已。”showbyjs('偏执老公入骨缠陆凤璇御迟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