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在门外没有交流。

  一直到电梯里,御婉之才看着江澈,冷不妨地问道:“妊娠四周半,你确定是你的吗?”

  闻,江澈愣了下,然后他认真在心里算了一下,点点头。

  “应该是我的。”

  那段时间,他确实经常和陆思蓉在一起,自从御婉之在老宅发了话,说让他们生一个孩子。

  之后,他们做的时候就没有用过措施,次数一多,怀上也很正常。

  御婉之听到江澈说“应该”,眉头都皱了起来,盯着他看了好几秒,表情很严肃。

  “怎么了,母亲。”江澈纳闷道:“不是您说的吗,希望我和思蓉早点怀孕,外公他老人家……”

  话没让他说完,御婉之直接出声打断:“孩子五六个月的时候,你做一下检测,拿到确认结果再说。”

  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她冷硬无情的声音清晰传进江澈的耳里。

  江澈先是一愣,等明白了御婉之话里的意思,他没有犹豫,谨慎的点了下头。

  “我明白了,母亲。”

  御婉之又提醒道:“既然她怀上了,你俩结婚的事你先口头上答应,等到鉴定结果出来,再商定日期,在这期间,你别叫她看出什么,该怎么做我想你应该明白。”

  “我知道,不会让思蓉察觉到的。”江澈说道。

  他刚才在病房的表面功夫就做得很好,往后保持下去就行了。

  电梯快到了一楼,沉默中,江澈想到什么,一时没忍住开口问道:

  “母亲,我父亲……”

  他想到婚宴上喝醉酒闹事的高勋,那人现在还被宗叔扣住,不知道会从他嘴里问出什么东西来。

  江澈是警惕,提前想提醒御婉之注意别被高勋泼了污水。

  却不料,御婉之听到他提起“父亲”一词,就好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瞬间毛发竖起。

  她反应极大的吼道:“你父亲就是江起英!你是江家的孩子,正正经经的婚生子,婚宴上那些人胡说八道,你不要蠢到去相信他们的话,听懂了吗?!”

  “叮!”一楼到了,电梯门应声打开。

  电梯外面站着许多搭乘电梯的病人或医生,看到电梯里他们两个剑拔驽张,所有人脚步停在原地。

  江澈看了他们一眼,伸手去握御婉之的手臂,“我知道了,妈,我们先出去。”

  御婉之的情绪还没有冷静下来,用力挥开他伸过来的手,踩着高跟鞋,蹬蹬的先走了。

  江澈在后面抿了抿唇,低头走出去的时候,眼底闪过一丝阴鹥。

  在医院待了一下午,医生又检查了一遍,确认陆思蓉肚子里的孩子没有问题,陆家人才办理出院。.xs.co(m)

  御婉之临时有事,先提前离开了,顺便回老宅告诉御老爷子这个喜讯。

  而陆思蓉要回陆家养胎,江澈陪同,两辆豪车从医院驶向陆家。

  夜色渐深。

  下车时,陆正远和葛卫红扶着老爷子下车,江澈在后面,抱着陆思蓉进门。

  一走到客厅,葛卫红立刻大喊大叫道:“张嫂张嫂,快给小姐倒杯温水。”

  “还有通知厨房,叫他们把我上次买的燕窝炖了。”showbyjs('偏执老公入骨缠陆凤璇御迟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