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怀孕了,要补充营养,你叫厨房的人都手脚麻利点,千万别出差错。”

  陆思蓉坐在沙发上,喝着张嫂倒来的水,无奈道:“妈,你别这么激动了,快坐下来歇会儿。”

  “妈是高兴啊。”葛卫红这么说道,高兴的笑到合不拢嘴。

  对于她宝贝女儿这么快就怀孕,她兴奋的恨不得昭告全世界。

  陆思蓉见她这么高兴,索性也就随葛卫红去了,任她去跟厨房的人吩咐晚餐菜单。

  忙碌一天,陆正远扶着陆老爷子去了楼上休息。

  客厅里,只剩下江澈和陆思蓉。

  陆思蓉放下水杯,两只手捉住江澈的一只手掌,慢慢放到自己的肚子上。

  过了几秒,她眼神期待的问道:“江澈哥,有没有什么感觉?”

  “你没听医生说么,妊娠四周半,孩子才那么一点点,现在你让我有什么感觉。”

  江澈把手收回来,又笑道:“等孩子月份大了,我就有感觉了。”

  陆思蓉听他这么说,有些失望的哦了声:“可是宝宝在我的肚子里,我有感觉了,我以为,你会跟我一样,结果不是哦。”

  “你说的什么傻事。”江澈看着她,笑里露出一丝邪性,“没有我的努力,你能有‘感觉’,所以这事,你还得感谢我。”

  陆思蓉听出他话里的深意,脸颊不禁一红,小手握拳朝他胸口上砸了两下。

  “你讨厌,江澈哥,还在家里呢,你就说这种浑话。”

  江澈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手指暗示性的揉着她手背上的肌肤,邪笑道:

  “口是心非,那时候你明明很有‘感觉’。”

  陆思蓉羞的要死,头低着埋进他的胸口上,两条纤臂抱住他的腰,晃动身子和江澈撒娇。

  江澈一边嘴上跟她调情,眼睛里却没有半分情绪,冷静的像个局外人。

  “对了,江澈哥。”这时,陆思蓉突然抬头。

  江澈的脸上抿出笑容,低头看她:“想到什么了,这么一惊一乍的?”

  陆思蓉没发现什么异样,看着他犹豫一下,还是说道:

  “江澈哥,我怀疑今天婚宴上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是姐姐搞的鬼,这一次,我们绝对不能轻易放过她!”

  江澈一听她提起婚宴上的事情,脸色便沉了下来,有些不悦的说:

  “思蓉,以后没有确凿证据的事情,不要瞎说,难道今天在宴会上丢的丑,你还嫌不够多吗?”

  陆思蓉委屈道:“姐姐她确实伤了我,可我没有想到,她心计竟这般深,居然在监控上动了手脚。”小说首发.xs.m.xs.

  “你冒充花吃殿下,招惹了景大师又是怎么回事?”江澈的声音里带了一丝怒气。

  关于此事,陆思蓉的确隐瞒他在先,若不是顾虑她肚子里的孩子,他这会儿都想甩袖走人。

  陆思蓉被他凶巴巴的样子吓到了,小手抓住他的衣袖。

  她想了想,随后说道:“这事也是姐姐联合景大师设局陷害我!”

  “之前那份手稿是我的作品,景大师被姐姐收卖了,他做伪证,江澈哥,我真的没有骗你,你相信我。”

  江澈浓眉紧皱,“景大师的地位崇高,他金口玉,只有我相信你又有什么用?”

  “我只在乎你一个人的感觉,你相信我,我就不觉得委屈了。”陆思蓉依偎在他的胸口,小鸟依人。

  而她垂着的眼睛里划过一抹阴毒,“江澈哥,我手里有姐姐的一份黑料,你觉得……”

  “啊!”

  两人的身后不知何时站了一个人。

  陆思蓉的话说到一半,冰冷的水流猛地从她头顶上浇下。showbyjs('偏执老公入骨缠陆凤璇御迟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