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敬怀走了。

  办公室里,陆正远小心翼翼的打开段敬怀留下的“大礼”,竟是一封商业勒索控告函。

  陆正远看了之后,整个身体一摇晃,险些平地栽了个狗啃泥。

  “林秘书,马上通知司机备车,快!”

  陆正远慌到六神无主,急匆匆地回陆家找老爷子商量。

  一份股权收购,一份商业勒索,完完整整地摆在陆老爷子的面前。

  饶是陆老爷子这么大把年纪,瞧见这明目张胆的威胁,而且还是来自一个小辈的威胁,他的脸色仍免不了变得铁青。

  葛卫红在旁边叫道:“御迟胤这是什么意思,他要为了陆凤璇那个小贱人,跟我们彻底翻脸吗?”

  “你闭嘴!”陆正远吼道:“叫你平时对凤璇恭敬点,你们母女非要跟她作对,现在好了,惹火烧身,御爷现在要跟我们算总账,我连逃都逃不过!”

  陆思蓉刚从楼上下来,就听到陆正远这一番推卸责任的话,俏脸微沉了沉。

  她走下楼时,脸上的不悦已然掩饰了起来,甜甜的喊了老爷子:“爷爷。”

  随即,陆思蓉担心地看向陆正远,说道:“爸,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有困难您说出来,我们一家人一起解决。”

  陆正远没心思搭理她,要不是她和陆凤璇弄得水火不容,他现在至于被御迟胤当成出气筒吗?.九九^九)xs(.co^m

  “爸,您说怎么办?”陆正远满脸焦躁的看着老爷子,“我可不能去坐牢啊。”

  “坐牢?”陆思蓉掩唇惊呼,“爸,您怎么会坐牢,到底出什么事了?!妈,爸遇到什么事了,你告诉我。”

  葛卫红一脸愁容,老爷子把桌上的两份文件交给陆思蓉,跟她说道:“你看看。”

  “爷爷,这是……”

  陆思蓉一目十行,看到后面,捏着纸张的手微微颤抖,却是被气的。

  她怒道:“爷爷,爸,御爷这是欺人太甚!”

  “这个把柄是你爸自己送到对方手上的。”

  陆老爷子看她一眼,“凤璇嫁到御家五年,你爸贪图捷径,从御迟胤的手里无故要来多少好处,真若细究,这顶商业敲诈的帽子一扣下来,十年刑罚你爸只怕是避免不了了。”

  陆正远听到老爷子这么说,心里咯噔一下,脸都白了。

  “可是爷爷,这根本不是敲诈,御陆两家合作,资金流走正常,御爷就算想抓爸爸这个把柄,他也只是诬告,就算是打官司,我们也不怕的。”

  陆思蓉觉得御迟胤就是故意吓他们的,她没把这个事放在眼里。

  她对陆正远说:“爸,我们不用怕御爷的威胁,陆氏可是我们家的公司,绝不能交到他的手上去。”

  陆思蓉这话说得十分笃定,力劝陆正远,而她心里想的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将陆氏拱手让人。

  爷爷之前可是答应了,陆氏的一半股权要留给她当嫁妆。

  眼看要到手的好处,陆思蓉岂能让它飞了。

  可惜这一次,陆正远没有被她哄住,只听他气冲冲地说道:

  “御爷在帝都只手可遮天,他要拿我开刀,你以为他会只说来玩玩?”

  陆正远质问道:“陆思蓉,不交出陆氏,你老子我下半辈子就得在监狱里度过了,你到底明不明白!”showbyjs('偏执老公入骨缠陆凤璇御迟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