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谁说我不会开枪?”

  陆凤璇实在看不惯陆星野一副谁也瞧不起的样子,声音带着刺,忍不住回怼了一句。

  她摸着枪,眼前浮现当年年幼的她被那人抱在腿上,男人干燥带着薄茧的手掌抓着她的手,带她练习射击。

  “手不要抖,瞄准你的目标,永远不要害怕它。”

  他身上有一种闻起来很舒服的松木香,怀抱很暖,阳光洒在他坚毅的眉骨上,眼神里折射的光芒无比耀眼。

  那个怀抱,是她年仅七岁的人生里感受到的第一抹温情。

  她这辈子也无法忘记。

  陆星野危险地眯眸,瞧着陆凤璇脸上怀念的表情感觉很刺眼,语气凉入骨:“御迟胤竟然让你碰枪?”

  这么危险的东西,他竟然舍得让她去碰,去学??

  冰凉的声音响在耳边,陆凤璇从回忆中抽离,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阿木看着自家少爷越来越冷的脸,老实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免得被当了无辜的出气筒。

  “躲什么。”陆星野眼尖,瞧见阿木躲闪的动作,冷道:“过来,有事吩咐你。”

  阿木将信将疑的走上前,“……哦。”

  天色一点点的暗下来。

  一辆越野车突然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迅速离开,这动静很快惊动了其他人。

  阿木掀开陆星野的帐蓬,“少爷,真让你给猜着了,凤璇小姐和秦森偷偷开车走了,没留下任何口讯,我们现在追上去吗?”

  话刚落下,阿木就收到陆星野的一记冷眼。

  “她要去送死是她的事,我看起来就这么闲吗?非要上赶着去给她……”

  陆凤璇这种极度不信任的举动,简直是在挑战陆星野的忍耐底线,他明显气到了,口不择起来。

  说到后面,他倏地住了口。

  大概是意识那两个字太过不吉利,他经历过,所以对这种事也有了忌讳,不想再经历了。

  阿木站在原地,看到他家少爷脸上一会儿青,一会儿白,眼神一下锋利像刀子一下又纠结犹豫。

  哎。

  阿木忍不住叹气,心想少爷说狠话都说的不到位了,怎么坐个牢,反而还把自己的心肠坐软了。

  真奇怪。

  这要换了以前,凤璇小姐敢在他面前这么阳奉阴违,他早就不管她的死活了。

  “夫人,我们这样不打一声招呼就走,会不会有点过河拆桥了?”

  越野车上,秦森一边开车一边说道。

  陆凤璇坐在旁边,正在看她手里的地图,闻头也不抬地说:

  “这次算我先欠他一个人情,可是时间拖的越长,找不到阿胤哥哥我的心越慌,我不能再等了。”

  说白了,她就是不信陆星野真的有那么好心,愿意和她一起帮忙营救御迟胤。

  她也不愿意依赖陆星野,因此,趁他们不注意,开了车,直接行动是她想到的最好主意。

  秦森朝她手上的地图瞄了眼,“我们进了城,您知道去哪里找御总吗?”

  “我昨晚黑进了安达那的交通监控系统,市区的治安没有恢复,这两条路上有武装分子出没,我们从这边走,绕过市中心,直奔这家安娜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