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葛卫红甩开陆正远的手,气得破口大骂:“陆正远,你是不是眼睛瞎了!”

  “小贱人身上那么多血,如果不是她害的思蓉没了孩子,她身上怎么会有思蓉的血?你相信她,你到底是相信她还是想巴结她?!”

  要不怎么说,枕边人最了解枕边人呢。

  葛卫红一句话戳穿了陆正远的心思,他顿时恼羞成怒的吼道:“你胡说什么!”

  “我胡说,我是不是胡说你自己心里清楚。”

  葛卫红的声音越说越大:“我们娘俩现在对你是没用了,你看这个小贱人现在是御迟胤的老婆,你就恨不得抱她大腿摇尾乞怜,陆正远,现在躺在里面做手术的是你亲女儿,你却在这里讨好这个小贱人,我看你的良心就是被狗吃了!”

  “不可理喻!”陆正远额头暴起青筋,“泼妇!小璇骂得对,你哪里像个贵妇人,分明就是泼妇,简直比泼妇还不如!”

  年轻时候迷恋的小意温柔,到了中年,都变成了针锋相对。

  尤其是现在陆家失势,没了往日的富贵荣华,日子开始过得捉襟见肘之后,陆正远和葛卫红就愈发的看对方不顺眼。

  这段日子,葛卫红明里暗里受够了姐妹群的各种挤兑,攒了满肚子的怨气,恨不得发泄。

  眼下,陆思蓉肚子里的孩子又没了,眼看着她试图依靠女儿重新获得荣华富贵的通道被关闭了,心里正一团怒火。

  陆正远骂的一句“泼妇”,算是彻底把葛卫红的这火给点着了。

  “你这么骂我,好啊,陆正远,我就“泼妇”给你看看!”

  葛卫红抡起手中的黑色手提包,不管不顾地朝陆正远的头上、身上不停地砸,什么仪态也不要了,当真像个泼妇一样在公众场合追着老公找。

  陆正远一开始愣住了,被砸懵了好几下才反应过来要反抗,伸手夺过她手上的包,狠狠砸在地上。

  “你够了,贱人……”他手上一甩,一下子把葛卫红用力甩到地上去了。

  “咔嚓”的一声,葛卫红摔地上时扭到脚踝,顿时疼的她一脸惨白,大声哀嚎起来。

  “陆正远,你个杀千万的,良心被狗吃了的混蛋,我年轻时候瞎了眼,竟然嫁给你这个混蛋二十年,平时你就是个窝囊废,浑身上下除了会投胎就没有别的优点,现在陆家也倒了,你居然还敢对我动手,你没良心啊……”

  整个走廊上都回荡着葛卫红的哭嚎,已经引得一些病人过来探头关注。

  陆正远臊的满脸通红,气的翻来覆去嘴里只反复叫骂一句:“泼妇,不可理喻,不可理喻!”

  “九婶,你把她给我带下去,别让她在这里丢人现眼。”他冲九婶命令道。

  九婶忙不迭地点点头,在葛卫红的身边蹲下。

  不等九婶开口,葛卫红已经伸手将她推开,这时,手术室的门开了。

  一个护士走出来,看了地上的葛卫红一眼,语气不善的提醒道:

  “这里是医院,麻烦你们安静点,要吵就去外面吵。”

  陆凤璇一改事不关己的态度,迅速出声问道:“护士,里面的手术结束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