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而此时,酒吧707包厢。

  顾笑离开之后,包厢里就只剩下御迟胤和陆凤璇,一时之间,两人谁也没有开口。

  屏幕上的原唱男歌手仍在低声的歌唱——

  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你为什么不说话

  陆凤璇听到这句歌词,睫毛上的眼泪怔怔地落下来,她背着手擦去,然后拿起桌上的酒瓶直接灌。

  “阿璇!”

  面前一个身影逼近,男人劈手夺过她手中的酒瓶,砰地一声,酒瓶被他狠狠掷摔在地上,酒气四溢。

  满腔的怒火在胸膛里冲撞,他忍不住发泄一下,如同他刚才这么轻飘飘的把沉景摔了出去。

  御迟胤胸膛起伏,居高临下地盯着她一张苍白的小脸,咬了咬牙:“跟我回去!”

  “呵呵。”陆凤璇冷笑:“谁要跟你回去!我就爱在这里喝酒,就喜欢在这里和男人们调.情,谁爱回去就回去!”

  气呼呼的说罢,她又伸手去拿桌上的酒,结果伸到一半,就被他用力攥住了手腕。

  “陆凤璇!你胡闹够了没有,还想让多少人看笑话,你……”

  两个人都在气头上,心里都憋着火,御迟胤这一声指责的话说出来,顿时就把空气中的火药因子点炸了。

  不等他说完,陆凤璇蹭地一下站起来,清冷的美眸中仿佛着了火:

  “我胡闹,别人看得也是我的笑话,跟你御大总裁八竿子打不着,没人叫你来这里,你要走就走!”

  说着,她扯起唇一笑,温度却不达眼睛:“何况,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胡闹?提醒我这么胡闹的人难道不是你吗?你连我以后找什么男人都给我安排好了,我要多谢你,多谢你这么为我着想!”

  “谢谢你了,御大总裁,你这么舍己为人,改天我有时间,一定专门为你送一份大礼……”

  御迟胤用力攥住她的手,狠狠地说:“你就一定要这么说话吗?你就一定要这么往我心口刺刀子吗?!”

  “我哪有这能耐!”陆凤璇眸光如火,唇边一抹讽刺的冷笑勾勒而出。

  “御大总裁的心冷硬如石,就算是刀子刺上去,痛的也只会是刀子,是刀子不自量力,竟然奢望能在你的身上留下刻骨铭心的痕迹,呵,结果才知道,镜花水月,不过梦一场。”

  梦醒了,梦散了,然后什么都没有了。

  就算他给过她这世间独一无二的宠,那又怎样?他若狠心起来,那才是真的叫人痛而不能!

  “你以为我不痛是吗?”

  御迟胤抓着她的手往自己的胸口砸,幽深的墨眸仿佛藏着千万语,紧紧凝着她。

  两片薄唇的唇色浅白,竟无一丝半点的血色。

  他看着她,自嘲而绝望地笑:

  “……阿璇,不是只有喊出来的痛才叫痛,我比你更早,更久,更深的尝过痛的滋味。”

  他说:“我这一身皮囊,外人眼中,刀枪不入,可我这颗心,自从遇上你的那一刻起,就尝到了痛的滋味,十年刻骨情深,五年爱而不得,它早已变得千疮百孔。”

  他又说:“我每时每刻面对你,我都是把自己的心掏出来,多么希望,你可以疼一疼它。”

  听着他的话,陆凤璇心中悲恸到无法语,唯有眼泪,代表了她的语。

  她哭的满脸都是泪,鼻涕也流,简直没有半点形象可。

  “可是,可是……”她喃喃,咬破了唇才忍住没有爆发出哭腔:“我怎么会不疼?”

  御迟胤想,他疯了吧,竟觉得她这么哭的样子也该死的好看,好看极了。

  “是我不对,我真该死,之前怎么会舍得那么逼你……”

  骨节分明的大手伸过去,握住她纤弱美丽的天鹅颈轻轻一合拢,感受着掌中的脆弱与无辜。

  他感觉到了心脏抽搐般的疼,额头轻轻地抵着她:

  “我就是委屈了,爱了这么久,一直没有安全感,阿璇,你哄哄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