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陆凤璇抓住他衣襟的手松开了,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串串的落。

  御迟胤心痛极了,抬起她垂泪的小脸,紧张地问:“那你还要他吗?”

  “他惹你生气了,你也会把你们两个的距离拉远一点,在心里讨厌他吗?如果,他和你道歉的话,你会原谅他吗……”

  “不知道,我头好晕……”陆凤璇伸手扶着自己的脑袋,“我难受,阿胤哥哥,抱。”

  御迟胤一颗心被她弄得不上不下,然而她一撒娇,他还是忍不住弯腰,稳稳地打横抱起她。

  折腾了这么久,这个破地方他是一刻也不想待了。

  正打算走人,余光却留意到她的包包在沙发上放着,他转了个身,抱着她不愿松手,只好腾出一只手去够包包。

  不过显然,他高估了自己这一具刚病愈醒来的虚弱身体。

  “砰——”

  恰巧在这时,包厢的门遭人一脚踢开,门反弹到墙上,发出声响。

  景奕双手环胸,左肩抵在门框上,“御爷,我可是给了你足够的时间解决家庭内部矛盾,就算是你们两个“打一架”,时间也够……”

  声音一顿,景奕看到包厢沙发上的一幕,哦豁:

  “居然来真的,酒吧包厢play?御爷,万万没想到你这么前卫,性子够闷.骚的。”

  他一边感叹一边掏出手机:“你继续,我这就帮你预约火葬场的车,30分钟够了吧?不够,那我预约一个小时后,这一次一定准时,你好好享受。”

  御迟胤之前身体一晃,直直抱着陆凤璇倒在沙发上,高大的身躯整个压在她的身上,实在被压的喘不过气来。

  他试着起身,四肢却怎么也使不上劲,于是就有了被景奕嘲讽的一幕出现。

  “景、奕!!!”

  御迟胤如果有力气,真恨不得把景奕揪过来揍一顿,他恶狠狠地说:“你给我滚过来!”

  “我没力气,你过来扶我一把,快点!”

  景奕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自家病人耗损过度的躯体,眼下好像是没有力气做那种事。

  咳,他掩鼻清咳一声,走过去把人拉起来。

  刚要伸手去碰还躺着的陆凤璇,伸到一半被人用力拍开:“沙发上的包包,你拿上就行。”

  景奕郁闷了:“御爷,好歹我也是八位数的年薪,我这双手可是随时准备把你从阎王殿里拖回来,你竟然大材小用,叫我拿包?”

  “嗯,你提醒我了。”御迟胤冷淡道:“你八位数的年薪,好像是我支付。”

  景奕听出了他的外之意,立即狗腿道:“老板,您就是我衣食父母,拿包好啊,轻巧不费力气,我最喜欢拿包了。”

  “……”

  御迟胤懒得理会景奕的不正经,抱不动陆凤璇,只能吃力地把她扶起来,朝外走去。

  身后,景奕嫌弃地拎起白色的女士包,一块儿离开。

  外面走廊上,御迟胤的脚步忽然停了下来,景奕差点撞上他,“又怎么了?”

  景奕从后面绕上来,看到从前面包厢出来的两个男人,他不认识,肯定不是来找他的。

  “御爷,你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