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顾虑两个孩子在场,陆凤璇没有明目张胆的询问御迟胤的病情如何,而是换了个隐晦的问法。

  御迟胤知晓她的意思,略点了下头,示意她放心。

  “嗯,我已经送闻老回房休息了。”

  他轻轻松松的抱起两个小家伙,“洗澡水放好了?啾啾,去和妈咪洗澡,洗完早点休息。”

  “小翊,你跟我回房间。”

  身为父亲的威严不容挑衅,御迟胤一发话,小翊和啾啾都不敢拖延耍赖,老老实实的应了。

  陆凤璇从他手上把啾啾抱过来,两人对了下眼神,就各自分开给两个小家伙洗澡。

  等两个小家伙睡下,墙上的时针又转了大半圈。

  小翊比较省心,洗完澡自己就老实躺下睡了,因此,御迟胤回房的时间早了半小时。

  他洗完澡躺在床上看书,陆凤璇脚下的步子飞快,走过来拿走他手里的书,就坐在床边紧张地看着他。

  “怎么样啊?闻爷爷怎么跟你说的,你一字不落的跟我重复一遍。”

  自从知道了他的病情严重,这几日来,她夜里睡觉都不踏实,有时候刚睡着就会做噩梦惊醒过来。

  表面上又不能让他看出自己担心的睡不着觉,但心里,真的一刻都没安心。

  御迟胤听她这么担忧的语气,大掌伸过去握住她的小手。

  “检查结果还是和之前的一样,没有明显恶化的痕迹,只是旧疾顽固,闻老说医治的时候会吃一点苦头,但是没事的,你相信我,我一定会撑过来的。”

  他说的轻飘飘,陆凤璇却深知,能让闻爷爷说出吃苦头这种话,可想而知治愈时他需要承受多大的痛苦。

  这么一想,她的脸色变得有点苍白,眉心紧拧在一起,心里七上八下的。

  陆凤璇想起他这病的古怪,“你这病到底是怎么染上的?平白无故的,为什么会生这种病,我摸了小翊和啾啾的脉,他们没有染上这样的怪症。”

  这就说明,他染上的这种病症不具有遗传性。

  而她也和御老爷爷和御夫人打了几回照面,他们二老的身体很好,也不像染有这种莫名其妙的怪病。

  陆凤璇之前刚得知他的病情,满心担忧之下,顾不上去想这个问题,现在提出来,是因为她早已经在心里想过千百遍了。

  她怀疑,会不会有人狼子野心,躲在背后暗下毒手害他?!

  会是御婉之和江澈母子吗?

  从各方面来看,他们母子是最有嫌疑的。

  御迟胤手上使了点劲,“别坐着,上来说。”

  这个动作有点突然,陆凤璇一时没防备,身子向前扑去,两只手本能地撑在床上稳住身子。

  她抓了一下,手掌下碰到的位置软软的,又硬硬的。

  “阿璇。”御迟胤低沉的嗓音陡然变得沙哑。

  他微垂了眸,看到她柔若无骨的小手摁住的地方,喉结忍不住上下滚了滚。

  浑身的热流争先恐后地往同一个地方涌去。

  陆凤璇尴尬了,挪开手,若无其事地说:“我忘了我还没洗澡,你先休息一会,等下,等下说。”

  “你回来洗过澡了。”关于她的事,御迟胤记得比谁都清楚。

  “额,我身上出汗了,再去洗一遍。”

  ——ps:

  肥来了,狮狮顶锅盖悄咪咪的看一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