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御迟胤喃喃的声音响在房间里。

  闻老听出他话里的意思,刚缓和下来的脸色又绷了起来。

  “你省省劲吧,你的命虽然救回来了,但元气大伤,你不想以后留下什么后遗症,最好卧床休息半日。”

  说罢,闻老自顾自的坐到沙发上,摆出一副“有我在你休想胡闹”的架势。

  御迟胤捏了下鼻梁,头疼极了。

  若是面对景奕,他大可以采取手段迫使景奕作出退让,可是在闻老面前,他纵有万般诡计也使不出来。

  一来是出于对闻老的敬重,二来又考虑到陆凤璇的关系。

  他心急如焚,却又被束缚住了手脚,动弹不得。

  ……

  军区医院,急救室。

  赶到医院的时候,陆星野已经陷入重度昏迷,出现休克现象。

  医生替他做了急救措施,检查他身上中.枪的位置,立刻吩咐护士:

  “胸口中.弹,转往心外科手术,谁是家属?一起跟过去,发生特殊情况需要家属签字。”

  这么大晚上的,阿木没有通知陆老爷子过来,在场的人里,称得上“家属”的只有陆凤璇。

  陆凤璇只好站出来:“医生,我是他妹妹。”

  “你等下跟过去。”随后,医生问道:“知不知道患者是什么血型,有没有药物过敏史,近三年有没有进行过手术?”

  “他血型我知道,是rh阴性血,药物过敏没有,有没有做过手术……”陆凤璇不知道这个,扭头看向阿木。

  “没有。”阿木肯定答道。

  医生听到rh阴性血的时候就皱了下眉,停下写住院病历的动作,抬起头,目光落在陆凤璇的身上。

  “rh阴性血十分稀有,患者明显失血过多,引发休克,手术的时候需要大量输血,我们医院没有这种血型的存量,但我会联系其他医院看有没有,如果没有,你们家属最好做好心理准备。”

  医生见惯了生死,哪怕是这么下了判决的话,语气也无波无澜。

  阿木把陆凤璇推到前面来,“医生,凤璇小姐的血型和我们少爷吻合,她可以输血。”

  一句“她可以输血”,顿时让陆凤璇想起她小时候被陆老爷子带来医院,抽血验骨髓。

  明明是她自己的生命,却不能反抗,只能像个玩偶一样遭受陆家人无情支配的日子。

  “那好,家属准备一下,等会护士带你去抽血,先暂抽400cc,有什么问题随时跟护士反应。”

  医生把笔插入胸前的口袋里,收起病历本,绕过他们前往心外科。

  阿木跟在后面,走了几步才发现陆凤璇没有跟上来。

  “凤璇小姐。”

  陆凤璇回过神来,掀了掀唇,漠然道:“你跟医生过去吧,我去外面打个电话。”

  “凤璇小姐,外面风冷,你的脸色不大好,还是不要去外面了。”

  阿木说着,正要把他的手机借过去。

  陆凤璇却忍不住冷笑一声,说:“怎么,你怕我丢下陆星野的死活不管,直接逃跑吗?”

  “……”

  “你放心好了,这辈子我最想划清界限的人就是姓陆的一家。”

  “你既然说陆星野是为了救我而受伤,这个人情,我还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