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阿木都无语了,您那么说,换谁都生气啊。

  瞥见阿木脸上的表情,晏七摸了下鼻子,有些心虚地走进去了。

  一进病房,晏七又收到来自陆星野的一记死亡凝视,不过配合他脸上的巴掌印,倒颇有一番喜感。

  “大白天的,你刚才做了什么禽.兽事,让人姑娘给打了?”晏七八卦十足。

  陆星野朝门口喊道:“阿木!”

  过了几秒,阿木进来了,他面无表情地下令:“我要休息,把他给我扔出去!”

  “嘿!”晏七说道:“我一来,你就要休息了,陆凤璇一来,你却关上门跟人聊,平时怎么没看出你这么重色轻友呢。”

  阿木瞅着陆星野的脸色越来越黑,赶紧拦了晏七一下:

  “七少,您别说了,少爷他今天还没有休息,要不,您晚上再过来。”

  晏七径自拉开一张椅子,坐下来,“你个榆木脑袋,他刚挨了打,这会儿哪能睡得着,我身为好兄弟,得留下来开解开解他。”

  “你家少爷脸上的伤这么明显,你还不去找些冰块过来,让他敷一敷消肿。”

  阿木看到陆星野不反对,他听了晏七的话,出去拿冰块去了。

  “昨天,知道她被绑架了,急的跟个什么似的,只差没把我的临时办公室给砸了,然后把人救出来了,你自个挨了一枪,死里逃生。”

  晏七拿了个橘子抛着玩了玩,然后才开始剥皮,一边剥一边说:

  “她过来看你,你不借着这个机会缓和缓和你们两个的关系,你怎么反而把她惹生气,还动上手了?”

  橘子皮剥完,晏七一分为二,朝陆星野递了一半过去。

  结果,陆星野不要,晏七掰了一瓣放嘴里:“爱吃不吃,惯得你!”

  陆星野直问道:“被抓捕的几个绑匪你们昨晚审了吗,从他们的嘴里有没有问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想知道啊?”晏七贱贱的,“想知道,求我啊。”

  求他?

  陆星野慢条斯理:“听说晏六叔也在这家医院,改天有时间,我去拜会他一下。”

  “……”

  “你晏家人好像有一条祖训是族中子弟不得从商吧,我去探望晏六叔的时候,若是聊得来,一个不小心透露了不该透露出来的消息……”

  陆星野的话停在这里,故意留下令人遐想的空间。

  晏七嚼着橘子一不小心被呛到,咳嗽了好几声,“不是……你上辈子是开了天眼吗,连我家祖训里有这么一条你都知道,简直见鬼了。”

  “你不用管我是怎么知道的,把你知道的告诉我就行。”陆星野拿起杯子喝水。

  晏七说:“幸好我没想过要与你为敌,你这人,太阴险了!”

  “昨晚连夜突审了几个绑匪,从其中一个代号叫狼鹰的人口中得知,他们绑架陆凤璇和她儿子属于临时起意,据说是许家千金许曼青的主意。”

  说到这儿,晏七忍不住猜测:“你说这个许曼青和陆凤璇之间有什么仇怨。”

  “许曼青这么做,完全是想置陆凤璇于死地,借刀杀人,这一招够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