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陆凤璇听清楚许曼青发出来的“指控”,扯出一记冷笑,看着许东成诘问道:

  “许小姐当真是“疯了”,自己做了什么一句不提,反而还记得朝我泼一身脏水,许总带着她过来,到底是登门谢罪,还是前来问罪的?”

  此话落下,御迟胤锋利的目光如利刃般射向许东成,不悦地逼视!

  许东成在商场上也是一只老狐狸,可他还是轻易被御迟胤的眼神震慑住,心底微骇。

  不过转瞬,他露出痛心的眼神:“少夫人有所不知,曼青那天受了辱,她被救出来之后就一直神智不清,变成这个疯疯癫癫的样子。”

  许东成知道女人更容易心软,于是他的话,基本上都是特意针对陆凤璇而说。

  痛心之后,他就换了一副央求的口吻:

  “就算她之前鬼迷心窍,做下一些错事,看在她已经付出代价的份上,还希望你和贤侄可以对她网开一面。”

  许曼青坐在地上,嘴里啊啊的叫着,低头的时候,眼里却分明闪过一道阴狠怨毒的光芒。

  她没想到,她步步退让,甚至不惜装疯卖傻,可是,陆凤璇这个该死的贱人居然还不肯放过她!

  刚才看到陆凤璇出现的那一刻,许曼青就感觉到自己体内疯狂滋长的恨意。

  如果可以,她一定要让她付出应有的代价……

  他们父女俩都有各自的心思,对于许东成的话,陆凤璇表示她一个字都不信。

  “许总,时候不早了,我还是带着这些东西和许小姐先回去吧,等一会儿天黑了,许小姐不小心又“受惊”,加重病情就不好了。”

  陆凤璇四两拨千金,压根不想接受许东成的示好,而她更不想这么轻易的放过许曼青。

  与之前的小打小闹不一样,许曼青这一回真的触及她的底线了。

  她若是不为自己狠狠出一口气,都有些对不住自己了。

  显然,许东成没有想到陆凤璇这么难以讨好,尽管他三番两次赔着笑脸,她都不软不硬的堵了回来。

  这嚣张的态度,倒是和御迟胤相得益彰,两个人都像茅坑里的臭石头,又臭又硬。

  “少夫人,我们父女诚心过来道歉,你那日受了惊,我女儿也受到了伤害,无论怎么说,双方都算两清了。”

  许东成的语气强硬了些:“少夫人莫要仗着御家,就无理取闹,无理也要搅三分。”

  他的这三分气势,在陆凤璇的面前可吹不起来。

  只见她翻了一记白眼,直接冷哼出声:

  “你女儿受到伤害,那叫她活该,她自作孽不可活,关我什么屁事?想往我头上扣帽子,许总莫不是以为我是个傻的。”

  许东成扫了一眼御迟胤,阴恻恻地开口:“若非少夫人从中怂勇,曼青又怎会遭到那几个禽兽的欺负,没想到少夫人一介弱女子,心肠却如此歹毒阴狠,与那披着一层美人皮的毒蛇无异。”

  陆凤璇气笑了,这算什么?当着她的面,在她老公面前造谣是吧?!

  原来,求人原谅还可以是这一种态度,真叫她开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