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雨过天晴。

  此时,樊家别墅,餐厅里的氛围却有些紧绷。

  长形的桃木餐桌上,清一色的营养菜系,乳白色的鱼片汤飘着几粒点缀的青葱,还有老乳鸽参汤,营养补身。

  樊夫人讲究营养全面,最注重聂如珺腹中孩子的营养吸收。

  这一桌的菜,几乎以清淡的汤品为主,没有一道重口重辣的,吃到嘴里清淡无味。

  聂如珺生于川西山区,从小就吃惯了辣菜下饭,几乎是在看到这一桌的时候,她就感觉没了胃口。

  桌上仅有的一道麻婆豆腐,还是樊炬事先特意交待厨房做的,因为她爱吃。

  “鱼汤补身,厨房足足熬了两个小时,汤汁鲜美,小珺你尝尝。”樊夫人发话。

  聂如珺拿勺子舀了舀,看着这奶白色心里就有点打鼓,还没尝呢,她胃里就有一股反胃的冲动。

  “快尝尝。”樊夫人见她不吃,不悦的催促一声。

  樊炬临时有事去了趟公司,这时候还没有回来,也没有人帮她挡一挡。

  面对樊夫人的催促,聂如珺没有办法,只好硬逼着自己尝了几口,腥甜入腹,在她的胃中翻搅。

  聂如珺手按在自己的肚子上,小脸微微泛白。

  留意到樊夫人的目光落在她身上,聂如珺抬起头,勉强扯出一个笑脸:

  “很好喝,谢谢母亲。”

  樊夫人的脸色稍霁,亲自用公筷夹了一块鲍鱼放到她的小碗里,一边说道:

  “你现在怀着孕是双身子,营养必须要跟上来,吃的好,肚子里的孩子才会长的水灵,你还年轻,这方面你没有经验,都交给我把关就好。”

  聂如珺心里苦不堪,低低地应了一声:“好……我听母亲的。”

  “要凉了,多吃点。”

  “嗯……”

  一顿晚饭,吃的聂如珺差点在餐桌上哭起来。

  好不容易等到樊夫人搁下筷子,她也立刻说吃饱了,逃也似的上楼“休息”去了。

  回到房间,聂如珺一路直奔浴室,门推开,她趴跪在马桶前,吐得死去活来。

  “呕……呕呕……”

  刚才硬逼着自己吃下去的半碗泡汤饭,两碗汤,一点不剩的全吐了个干净。

  而此时,楼下。

  樊炬从公司回来,换了鞋,看到客厅里只有樊夫人一个坐在沙发上,走过去喊了一声。

  “妈,小珺回楼上了吗?”

  樊夫人对于他一回来就找聂如珺的做法表示不高兴,说话时,语气带冲:

  “刚刚吃了饭,她就上楼去了,多陪我坐上几分钟都不肯,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在她眼里,我是不是还和洪水猛兽一样。”

  樊炬原本打算上楼去找聂如珺,听到这话,他的脚尖立马转了方向。

  “怎么会呢?小珺才不会这么想,她就是怀着孩子,害喜严重,您可是这世界上第一好婆婆,肯定会多体谅体谅你儿媳妇的,对不对。”

  樊炬就坐在樊夫人的身边,撒娇似的摇晃着她的身体,很是亲近自然。

  樊夫人只有他一个儿子,明知道他是哄自己,却也一次次地被他轻易哄住。

  “我体谅,我再怎么体谅,也要她领情才行。”

  樊夫人照例发了句牢骚:“当初老夫人把她领进门,我就说不同意,她那样的出身根本就配不上你,在一起生活这么多年,她还是这么小家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