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樊令远看出樊炬对他一点敬意都没有,气的跳脚:“樊炬,你怎么说话的,别忘了我是你父亲!”

  “还有,景遇他不是什么阿猫阿狗,他是你同父异母的弟弟!这些年我一直亏欠他们母子,现在你景姨去世了,我答应过她会好好照顾景遇,弥补这些年对他的亏欠,我有什么错!”

  说罢,樊令远为了撑住自己一家之主的面子,直接命令王芹道:

  “你去楼上收拾一间房间出来,带二少爷上去休息。”

  然后又对唐景遇说道:“景遇啊,你以后就安心在家里住下来,有什么事吩咐佣人去做,休息两天,爸就带我去公司任职。”

  唐景遇的性子很冷,身上有一种孤冷的傲气。

  哪怕是对待樊令远这个血缘上的父亲,他也不假辞色,脸上没个笑容。

  可是,他的目光不着痕迹地瞥过身侧的一抹身影,垂在腿侧的大手轻握了握,死寂的心湖起了涟漪。

  小叶子,是她吗?

  聂如珺探究的眼神也在唐景遇的身上停留片刻,他的侧脸,似乎给她一种记忆中熟悉的感觉。

  他是谁?

  等了这会儿,樊令远看到王芹站着一动不动,仿佛没将他这个一家之主放在眼里。

  “王芹,你耳朵聋了,我的命令你没听清楚还是不想干了?你要是不想干了,领完薪水就给我滚蛋!”

  樊令远的吼声,整个客厅都在回响。

  王芹毕竟是个佣人,不敢跟樊令远这么对上,为难地看着樊夫人:

  “夫人,这……”

  樊园人人都知,王芹是樊夫人的心腹,从来都只听她的命令。

  “樊令远,你休想留下这个孽种!”樊夫人吩咐:“来人,把这个来路不明的人给我赶出去!”

  樊园毕竟一直是樊夫人当家做主,她命令一下,可比樊令远的话好使多了。

  王芹带着几个佣人逼近唐景遇,表面上客气,实际上带着逼迫:

  “这位先生,我们夫人不欢迎你,还请你出去!”

  唐景遇冷笑一声,眼神轻蔑的朝樊令远看了一眼,似乎在说:瞧,果然被他猜中了。

  踏入樊园之前,他就说过樊家母子不会允许他住进来,是樊令远一直打保票,说他可以做主。

  呵呵,让一个女人骑到他的头上,这就是他所说的“做主”。

  樊令远面皮讪讪,下一秒,他冲着王芹等人大声喝斥:“你们放肆,马上给我退下!”

  “程苓,我才是这个家的一家之主,景遇也是我的儿子,他身上也流着我的血,当年为了顾全你和樊炬,我已经委屈景遇这么多年,现在我既然把他接了回来,那么这件事,就轮不到你来置喙!”

  “你若是执意不肯答应,行,那我名下的公司股份都转给景遇,算是我对他作出的弥补了,至于樊炬,他已经是天玺总裁,该有的都有了,你们也别怪我偏心。”

  此话一出,客厅里的温度直降零下,谁也不敢去看樊炬的脸色。

  旁边,樊夫人眼前一黑,幸好樊炬及时伸手扶了她一把。

  樊夫人站稳,整个身子都在发抖,声音咬牙切齿:“樊令远,你疯了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