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哈哈——”

  江澈拔了手背上的针,看着陆凤璇,无比畅快的笑起来:

  “你以为我为什么跟你废话这么长时间,你耗着,在等外面的人来救,我耗着,却是在等房间里的那香什么时候发作。”

  经他提醒,陆凤璇才发觉房间里空气中飘着一层淡淡的暗香。

  香味并不强烈,可她刚才所有心思都放在防备江澈上面,竟是没有料到他还会留有暗手。

  之前御老爷子的寿宴上,陆思蓉便是使了这个法子,如今,被江澈效仿过来,同样是为了对待她。

  “不要再顽抗了,小璇,认命吧!”

  江澈也开始有了反应,他的喉.结连番滚动,吐出的气息渐渐变得灼.热,嗓音暗哑:

  “我说过了,今日便是要死,我也要把你拉上一块!”

  事先他在房间里点燃的香,是特效强.劲的催忄青香,不管男女,只要吸入到身体里便会引起强烈的反应。

  而江澈的体内还有酒精的残余,因此,他吸入这香,反而比陆凤璇的反应更加强烈。

  他此时的眼神,简直让陆凤璇恶心的作呕,冷笑一声道:

  “好啊,你尽管过来试试!”

  江澈咬了咬牙,长腿朝她迈出第一步,就见她手上又一根银针闪着寒光,漆黑的眸子比寒池里的冰还要冷。

  江澈害怕的止了步,两只眼睛盯着陆凤璇,面目狰狞犹如野兽:

  “陆凤璇,你当真不怕死吗?!别忘了你肚子里还有孩子!乖乖的束手就擒,这是我最后给你的警告!”

  趁着他放狠话的时间,陆凤璇迅速封了自己的两处穴道,手法快狠准,只见残影。

  刺痛一过,几个呼吸间,她就感觉自己体内灼.热的症状顿时有所减缓。

  应该可以再撑一刻钟。

  “贱人!”江澈捡起地上的刀子,刀尖对准她,“给你敬酒你不喝,非要逼我!是你非要逼我!”

  震天的吼声响在房间里,紧接着下一秒,他就持刀冲了过去,位置对着她的肚子。

  陆凤璇瞳孔紧紧一缩,她手里还有六根针,因此不怕和江澈近身相斗。

  只要他敢靠近,她便敢一针刺向他身上的要害穴位,一针致命,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可眼下,江澈持刀冲过来,陆凤璇要护住腹中的孩子,只能尽力躲开他的杀招。

  江澈从小在御宅长大,他是和御迟胤一样从小接受同样的继承人教育,其中有商业金融,还有各种防身技能。

  在格斗方面,他虽然比不过御迟胤的天赋,但凭着先天体力上的优势,对付陆凤璇,却也是绰绰有余。

  更何况,她还要护住肚子里的孩子。

  江澈手里的刀子刺向她的肚子,陆凤璇伸手一挡,手臂上就被划出一道血痕。

  鲜血滴嗒流下,下一秒,她被江澈擒住,男人沉重如野兽的喘.息简直厌恶到令人作呕。

  “敬酒不吃吃罚酒!”

  江澈拿绳子绑住她的双手,将她推到床上去。

  “陆凤璇,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是你们一次又一次的逼我,把我逼的没有活路了,我没有办法了……就算是下地狱,我也要拉上一个垫背的,也就是你!”

  陆凤璇四肢被绑,没了反抗的能力,她眼中的恨意强烈的宛如实质,如钉般射向江澈。

  “……为什么要用这种眼神看我?”江澈喃喃的说。

  下一秒,他的神色忽而狠戾,用力捏住陆凤璇的下巴,咬牙切齿地道:

  “你以前不是用这种眼神看我的!你为什么变心了?!说啊,贱人,你当初不是喜欢我吗,为什么你要变心?!御迟胤那样的冷血怪物有什么好,你竟然喜欢上了他,哈哈……你竟然喜欢一个怪物……”

  陆凤璇似乎感觉不到下巴快被捏碎的痛楚,幽幽地开口:

  “呵呵,像你这种罔顾人伦,不知廉耻,没有任何道德底线的畜生,有什么资格和我的阿胤哥哥相提并论?!”

  “听到阿胤哥哥的名字从你的嘴里吐出来,我都觉得你这种恶心的小人玷污他的名字!”

  “你不配说他的名字!”

  “我喜欢他!我爱他!你算老几?在我眼里,你连他的一根头发丝都算不上!”

  江澈听到这些话,疯了似地吼道:“闭嘴!陆凤璇,你给我闭嘴!”

  “江澈,你就是一坨屎,一坨又臭又恶心的狗屎,你永远永远都比不上阿胤哥哥,这辈子,下辈子,往后八辈子,你都不配……”

  “啪!”

  呼啸而来的一巴掌狠狠扇过来。

  所有刺耳的声音停止,江澈终于满意了,疯癫般的大笑起来。

  整个酒店套房里回荡着他癫狂失智的笑声。

  然而,陆凤璇是听不到的,刚才那一巴掌打的她短暂的失了聪,左边的耳朵几分钟内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

  她的左脸肿的像一个血馒头,看着十分严重,嘴角一抹殷红的血丝婉蜒而下。

  几分钟后,江澈终于笑够了。

  他开始用手卡住陆凤璇的脖子,手指一寸寸收紧,同时他阴恻恻的说:

  “我就是一坨狗屎!现在你落到我的手上,我这坨狗屎要上你,让你变得比我更污臭不堪,更恶心不堪!”

  “陆凤璇,是你招惹我的……”

  “我连死都不怕了!我现在就想赢御迟胤一次,就想一寸寸敲断你的傲骨,让你身体的每一寸都染上屎味……呵呵,你身上真香啊,很早以前,我就想这样闻一闻你……”

  江澈的身体低下去,凑近陆凤璇的颈侧闻她身上的体香,令人恶心作呕的声音一字一句清晰的传入她的耳里。

  “呕——”陆凤璇吐了,对着他那张恶心的脸,吐出一口又一口的酸黄液体。

  房间里的空气仿佛凝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