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我没事,闻爷爷……”

  陆凤璇一时说的过快,扯痛脸上的伤,不禁皱眉露出痛苦的神色。

  “别说话了!”御迟胤阻止道,脱了外套穿在她的身上,随后弯腰把她打横抱起来。

  “小舅,小舅……我错了,我知错了,你大发慈悲,饶过我这一次,小璇……对不起是我喝多了酒,一时鬼迷了心窍,你饶了我,我下次再也不敢了,小璇!”

  江澈在看到御迟胤出现的那一刻,所有的信念都塌了。

  他刚才被景奕这么揍了几下,体内五脏六腑都疼的蜷缩,佝偻着身体想冲过去拦下御迟胤,却被勒住脖子又扯了回来。

  景奕见他居然还有脸求饶,气得又赏了他两拳,随后他抓住江澈的领子,拎着他朝御迟胤看过去。

  “老御,怎么处置这个畜生,你安排吧!”

  说罢,景奕的目光往陆凤璇的身上看了看,瞧见她脸上那道红肿的印子,揪住江澈的手再度紧了紧。

  使用这么卑鄙的手段还不算,竟然还对一个怀孕的女人下手,简直连禽兽都不如!

  御迟胤站定,狭长的墨眸凝在江澈同样被陆凤璇一脚踢的红肿的脸上。

  他的眼神,冰冰凉凉的,仿佛看着一件死物。

  明明不算激烈,却无端的令江澈感觉到遍体生寒,从骨髓里涌出来的恐惧将他所有的理智淹没。

  江澈两条腿软的几乎想要跪下,冷汗如瀑,不断的滑下来打湿他身上的衣服。

  “小,小舅……”他心中希冀御迟胤能顾念一丝血缘亲情。

  只有真正到了绝望的时候,一个人才会抱有这样不切实际的幻想,卑微又可笑。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之久。

  空气中凝滞的气流缓缓涌动,片刻之后,男人两片绯薄的唇优雅轻掀。

  嗓音好听的好似地狱传上来的幽幽冥音:“秦森,你把江少带下去,留口气——”

  留下一口气。

  等着我。

  秦森跟在他的身边好几年,明白他话中隐藏的意思,不敢多说,派两个保镖把江澈拖了过来。

  吩咐完,御迟胤便抱着陆凤璇离开,一行人以最快的速度前往医院。

  酒店套房里,江澈被两个保镖五花大绑,他想挣扎,却被他们当成人肉沙包,痛打上一顿,这才老实下来。

  “江少,我劝你别做这种无谓的挣扎了,老实点,你才能少受点皮肉之苦。”秦森警告道。

  江澈跪在地上,痛苦的不停吐着酸水,等他吐得差不多了,秦森把他的领带一卷直接就塞他的嘴里去。

  随后,秦森打了个手势,示意保镖将他带走。

  ……

  市医院,妇科vip病房。

  之前在车上,陆凤璇出现轻微的腹痛,闻老为她摸脉检查,得出她这是受到惊吓,一时动了胎气所致。

  来了医院之后,医生开了保胎针,让他们留院观察半天,没有出现别的情况便可以出院休养。

  病房里,陆凤璇躺在病床上。

  她穿着医院的病号服,衬得半边精致的小脸苍白虚弱。

  另一边,肿起的脸颊掌印鲜明,两相对比之下更显触目惊心,十分惹人心疼。

  “麻烦让一让,病人脸上的伤该上药了。”护士端着一个药盘过来。

  御迟胤伸手把药拿过来,用棉签沾上,刚凑近她的脸,捏着棉签的手却止不住的轻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