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包厢里,御婉之坐在靠窗的位置上,手里端着一杯热茶。

  她看到陆凤璇来了,立刻就没什么心情品茶了,两束仇视的目光朝她射了过来。

  “不好意思,让御女士久等了。”

  陆凤璇客套一句,等龙七拉开椅子后,她坐下来,也给自己倒上一杯热茶,润润喉。

  看到她,御婉之就觉得气不打一处儿来,压根不会给她什么好脸色。

  尤其一见她这么悠哉游哉,御婉之想不也不想地说道:

  “长辈没有让你坐下,你居然私自坐下,身为御家的媳妇,你还懂不懂规矩!”

  陆凤璇一听,便不禁笑了:“御女士,你是年纪大了健忘么,我虽是御家媳,但你可算不上是我的“长辈”。”

  “而且,这一次是我约你过来,我作东,从来只听说过客随主便,可没有客人反过来指手划脚的道理。”

  她一番不软不硬的话顶过来。

  尤其是那一句“年纪大了健忘”,直接戳中中年女人最介意的年龄问题。

  御婉之虽然保养得宜,每个月都要去美容会所打美容针,除皱针,但她的年纪已经是摆在这里了。

  比起二十出头,年轻水嫩的陆凤璇,她则是眼角露了皱纹,开始露出老态。

  “臭丫头,你跟御迟胤果然是天生一对,你目无尊长,他畜生不如!”御婉之斥道。

  陆凤璇听到她指责御迟胤,表情一下子就冷了。

  “你没有资格,没有立场来评价他的好坏!还有,真正担得起“禽.兽”二字的,也是你生的好儿子,江澈他才是畜生不如,你们母子俩都一样,都是这辈子投了个好胎罢了!”

  御婉之蹭地一下站起来,“是你们一起把江澈害成那个样子的?”

  “小贱人,你好歹毒的心思,居然害得江澈变成一个废人,他的人生被你们毁了,这笔账,我会跟你们算清楚!”

  她一边咬牙怒道,一边扬起手,朝陆凤璇甩过去一耳光,想着先出一口恶气。

  龙七见状,一箭步冲上前,却见陆凤璇已经抓住御婉之的手腕,整个过程,她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御婉之扭动她的手,“小贱人,你给我松手!”

  “虽然我事先知道肯定跟你谈不拢,但你再这么撒泼,我实在没时间也没耐心奉陪了。”

  陆凤璇甩开御婉之的手腕,把她手上的一份文件袋摔在桌上,眼中泛着寒意。

  “御女士,这里面的东西你看看吧,看完之后,再来决定你到底要不要跟我们夫妻“算账”。”

  说到这里,陆凤璇勾了下唇:“哦对了,我再提醒一句,不要妄想把它们毁掉就没事了。”

  “这些东西,我手里还有很多,保证你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看看吧,御女士,看完了你会改变主意的。”

  她把话撂完之后,懒得再理会御婉之的叫嚣,径自带着龙七离开包厢。

  在她走后,御婉之气得咒骂了好一阵,骂完她喝上一杯凉茶,目光落在桌上的文件袋里。

  刚才陆凤璇身上那种有恃无恐的态度,令她心中冒出几分狐疑。

  御婉之带着好奇,打开文件袋子,结果一大叠照片从里面掉落出来,好几张落在桌上。

  照片上,都是她和好几个小白脸的亲密合影,袋子里足有好几百张这样的照片。

  里面还有一份dna检测报告。

  看到这些东西的一瞬间,御婉之整个人如遭雷击,彻底的傻了。

  ……

  电梯里面,陆凤璇留意到龙七的目光几次朝她看过来,似乎欲又止。

  “龙七,你吞吞吐吐的,到底想说什么?”陆凤璇直接问道。

  龙七的偷看被她抓了个正着,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发,又看她一眼,真诚地说:

  “我只是觉得,少夫人的身手挺厉害。”

  刚才陆凤璇在包厢里露的那一手,龙七在后面看的真切。

  那速度,显然是练过的,而且少夫人还练的不错。

  难怪当初,夫人敢和秦森两个人独闯f洲,不远万里前往安达那寻找少主。

  陆凤璇听到龙七的夸奖,轻笑了笑,说:“我身手本来就不错,只有你的少主把我当成瓷娃娃。”

  “少主也是担心您的安危,昨天找不到您,可是把少主急坏了,我跟在少主身边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过少主那么失态的样子。”龙七说道。

  认真说起来,他每次见到少主失态都是为了少夫人的事情。

  上次她遭到绑架,情况也是一样的。

  陆凤璇心里知道她对于御迟胤而的重要性,听到身边的人也这么说,心里就跟裹了蜜一样甜。

  “叮——”

  电梯到了一楼,先下后上。

  陆凤璇准备出去,却是差一点和外面冲进来的人撞上,龙七及时拉了她一下,才避免过去。

  “不好意思,我急着上楼送外卖,赶时间,谢谢。”外卖员急匆匆的道歉,进了电梯。

  这点小事,陆凤璇倒不至于放在心上。

  她和龙七朝商场的出口走去,刚走了两步,御迟胤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同时,御迟胤也看到她,墨眸倏地闪起光芒:“阿璇!”

  他的两条大长腿逆天,大步一跨,很快就走到她的面前,看到她完好无损,眼里的紧张悄然淡去。

  陆凤璇原本要问他来的这么快,是不是飙车过来的。

  然而这时,她看到他额头上的伤痕,顿时心疼道:

  “这里怎么受伤了,血迹都干了,你怎么也不上了药再过来?跟你说了我马上会回来,你非不听,怎么样,伤口疼不疼啊?”

  御迟胤抓住她伸过来的小手,“没事,不疼,我们回去吧。”

  “回什么回,陪我去找一下附近的药店,清洗一下你额头上的伤口,要是严重的话我们去医院打一针破伤风。”

  陆凤璇凶巴巴的,拉起他的手就走。

  龙七在后面,感觉自己这么大的高个子,在他们的眼里竟成了隐形人。

  感觉,略心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