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御迟胤额头上的伤口是被砸出来的。

  上药时,陆凤璇看到他的伤口,抿了抿唇,沉默地擦掉血迹,上药,为他贴上两个创口贴。

  “你不问?”御迟胤开口。

  他原本还准备了一套说词的,可她不问,反倒叫他觉得哪里不对劲似的。

  陆凤璇看他一眼,说:“问什么?没什么可问的,回去吧,你今天还没吃东西呢。”

  不问,也能猜出来他额头上的伤是被谁伤的。

  以他的身手,能在近距离的情况下砸中让他受伤,除了是老爷子动的手,还能是谁呢。

  他们本来就回到了车上,御迟胤让司机开车,他们回檀园。

  御迟胤握着她的小手,不经意地开口:“你还没告诉我,这么急匆匆的出来,你来见谁了?”

  “御婉之。”陆凤璇没有瞒他,“我手上有一些关于她的东西,索性趁这个机会,一次性全都“送给”她了。”

  “……”

  所谓“送给”,就是另一种变相的威胁。

  御迟胤这么聪明的一个人,自然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伸手在她脸颊上捏了两下,忍不住笑道:

  “没看出来我们阿璇也这么护短。”

  陆凤璇傲娇地说:“废话,我还能让我的男人被别人欺负了去……”

  说话的时候瞄到他额头上砸出来的伤,小脸沉了沉,心里有一点怨上御老爷子了。

  “没事,这件事的后续你不用担心,我会处理好。”

  “嗯。”

  半小时后,车子抵达檀园。

  他们两人一进门,林管家就过来通知陆凤璇,来了两位客人特意过来探望她。

  陆凤璇以为是樊炬他们,语气随意地说:“哦,你让他们先坐一下,厨房还有吃的吧?先替阿胤哥哥弄一份吃的过来。”

  她这个态度,让林管家错以为她也是认识会客厅里的那一对中年夫妇,也就没有再多说,转身去了厨房。

  于是,当他们两人来到会客厅,看到坐在里面的阮书娴和徐明江夫妇俩的时候,两人都是一愣。

  陆凤璇更是一下子沉了脸,盯着阮书娴问道:“你过来做什么?”

  “我……”

  阮书娴从沙发上站起来,面对她时,看上去有些手脚无措:“我听说你昨晚出事了,担心……所以就,就过来看看你。”

  “我好好的,不需要你看……”

  陆凤璇负气的话还没说完,她的手就被御迟胤握住,拉了她一下。

  “阿璇,你去楼上看看两个小家伙。”御迟胤看向阮书娴:“徐夫人,有什么事坐下来聊吧。”

  陆凤璇的情绪有些不受控制,被他安抚了几下,才让他留下来,她转身朝楼上去了。

  看到她走了,阮书娴的眼神迅速黯了下去人,神情怔愣,像是一下子丢了魂一样。

  “书娴,你先坐下来。”徐明江没有妻子这么失态,体贴的扶着阮书娴坐下来。

  御迟胤在他们夫妇的对面坐下,亲自为他们斟上茶。

  见状,阮书娴微愣,徐明江则是受宠若惊,下意识地说:“御总,使不得,使不得……”

  “昨晚我急着找阿璇,事后忘记向阮女士道谢,现在我以茶代酒,谢过阮女士昨晚的帮助,让我可以平安救出阿璇。”

  说罢,御迟胤一口饮尽他杯中的茶,神情十分郑重。

  徐明江说道:“我夫人也没有帮到什么大忙,御总太客气了。”

  徐明江看了妻子一眼,随即又说:“我们听说昨晚御太太进医院了,是不是身上受了什么伤?我们夫妇二人临时探望,实在是打扰,我们带了些滋补的药材过来,御总您看着收下吧。”

  “阿璇只是受了一点惊吓,身上没有受伤,劳二位挂念了。”御迟胤客套道。

  陆凤璇怀孕一事,毕竟是私事,他并不打算让徐明江夫妇得知内情。

  他端起茶杯,低头吹开杯沿边的茶沫,眼神不着痕迹的从阮书娴沉静的脸上扫过一眼,敛眸沉默。

  正常的情况下,聊完了探望的问题,双方都不熟,对方就会适时地提出告辞。

  徐明江倒是有这个意思,只不过,他看阮书娴不愿意离开,便也只好朝御迟胤陪着笑,三人继续干坐着。

  片刻后,阮书娴又一次朝楼梯的方向看一眼,没瞧见陆凤璇下楼的身影,眼中闪过失望。

  “听说你们结婚五年了,还育有两个孩子,方便把孩子带下来,让我们见一见吗?”阮书娴问道。

  此话一出,御迟胤却微蹙了眉,看表情是不情愿的意思。

  “其实说起来,你的小时候,我见过你。”

  阮书娴端起桌上的茶杯,缓缓道:“我和你的姐姐是很好的朋友,中秋前一天,我还去御宅拜访了央姨,只是可惜,没有和你们碰上。”

  说到这,她想起上次离开御宅时,曾远远看到过陆凤璇带着两个小家伙站在庭院里,也算是见了面。

  那时候她心里就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只是没有放在心上,就那么转身离开了。

  这会儿,阮书娴连御夫人都搬了出来,就是想见一见陆凤璇和两个小家伙。

  她以为她这么说,御迟胤多少会卖个人情。

  然而,事实证明阮书娴想错了。

  御迟胤放下杯子,直接挑明了说:“徐夫人,我不关心您二位特意来此的目的,说是探望,我便当成是探望。”

  “至于你提的这个要求,除非阿璇愿意,否则我不会违背她的意愿,替她做决定。”

  阮书娴解释:“我只是想见一见孩子……”

  “或许徐夫人没什么恶意,但是,你以什么身份?”

  御迟胤冷声打断,一句话,质问的阮书娴无以对,眼眶都红了。

  见事态不对,徐明江连忙说道:“御总,是我夫人鲁莽了,但我们并没有恶意,请求太唐突,我道歉。”

  “时候也不早了,我们夫妇就不打扰御总了,告辞。”

  徐明江拿上阮书娴的手提包,夫妇俩告辞离去,御迟胤起身相送一下,并未挽留。

  到了外面,徐明江皱眉道:“书娴,你太急躁了。”

  “可我就是想见一见两个孩子……”

  阮书娴伤心地说:“凤璇,凤璇她是我的孩子啊,我想见见她,为什么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