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问题是,那个孩子不愿意见你。”

  徐明江看的比妻子清醒,不禁叹息道:“这倒也怪不得那孩子,这么多年我们都没有找她,现在她的身份不一般,我们贸贸然的找上门,实在是让人不得不怀疑我们的动机。”

  “我有什么动机,我就是想见一见我的孩子!”阮书娴激动道,那么温柔的女人连声音都大了。

  “我知道,我知道!”徐明江担心她犯病,赶紧安抚她:

  “我知道只是想见她,可是,我们和孩子到底没有相处过,这么贸然要求见面,她会抵触也是正常的。”

  “书娴,你冷静点,我们还在帝都逗留一段时间,耐心一点,会等到她愿意松口的那一天。”

  然而,阮书娴听了他的话,悲伤地流下两行清泪。

  她哽咽地说:“可是我没有多少时间了……明江,我没有时间了啊……”

  哪怕她的病情一直被徐明江瞒着不让她知情,可是她自己的身体,她有感觉。

  最近这半年来,她的咳疾越来越严重,吃药也不见好,而且连徐明江的脸上都有了愁容。

  她一向心细如发,这些迹象加在一块,就不得不令她心生怀疑。

  “你们以为瞒着我,我就不会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了吗?明江,你是最著名的医生,又是医院院长,连你都头疼的病症,怎么可能不棘手呢?”

  阮书娴小声咳了两下,朝紧张的丈夫挥了挥手,示意自己没事。

  过了几秒,她缓了缓之后,继续说:“本来我的人生有幸遇到你,已经是没什么遗憾了,我当时就想着,就算老天爷现在就要走我的命,我也可以含笑离开……”

  “可是命运捉弄,偏偏叫我在这个时候找到我丢失的女儿,明江,算我最后再求你一回,你帮帮我,我想认回凤璇这个女儿,我不想我的人生留下这个遗憾。”

  自从嫁给徐明江之后,阮书娴一直是他的贤内助,她还是第一次,这么声泪俱下的求他。

  多年夫妻,徐明江自然对她是极信任和疼爱的,见妻子哭着这么央求自己,他的心里很是不忍。

  “我再想想办法吧,昨晚在宴会上,听说她是闻老的关门弟子,或许,我们再去求一求闻老,可能会找到机会。”

  徐家的祖上世代行医,在医疗圈子里,颇有几分名望。

  如果徐明江亲自去求闻老,请他从中调解一下,说不定还有那么几分希望。

  听了他的话,阮书娴破涕为笑,“明江,谢谢你……”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说什么谢。”

  徐明江伸手握住妻子的手,看她的目光柔情脉脉:“走吧,我们先回酒店,下午再去拜访闻老。”

  “嗯。”阮书娴回头,望了望身后的别墅,随后才跟着徐明江离开。

  他们的车子离开,楼上,御迟胤这时候推开小翊的房门,听到里面一声拉窗帘的声音。

  御迟胤走进去,看到陆凤璇在拉窗帘,随口便问了句:

  “阿璇,你在看什么?”

  原本只是一句简单的问话,陆凤璇的反应却很大:“没看什么,哪有看什么!”

  御迟胤挑了挑眉,墨眸凝着她。

  “……”

  陆凤璇被他看的羞恼,心虚之下,反而瞪了他一眼,颇有恼羞成怒的意思。

  这时候,坐在地毯上和哥哥在玩的啾啾挪了挪小身子,抬头看向她爹地,“告状”道:

  “妈咪站在窗边看了好久了,不知道她在看什么,我叫她,她也没理我呢。”

  陆凤璇:“……”

  是亲闺女吗?不带这么拆台的吧!

  御迟胤看一眼她明显憋闷的小表情,心里暗笑,走过去把他的小公主抱了起来。

  “玩了这么久,陪爹地吃饭去。”

  小翊提醒:“爹地,妹妹刚吃了蛋糕,她不饿,肚子都那么圆,妹妹肯定也吃不下了,是吧。”

  “……我不饿,可是我可以陪着爹地吃饭,不然他一个人,多孤单呀。”

  啾啾抱住她爹地的脖子,仗着高度,理直气壮的反驳。

  说完之后,她还拉着御迟胤说:“爹地,你不想一个人吃饭,对不对?”

  “对,小公主最贴心了。”御迟胤不愧是毫无节操的宠娃狂魔,当然,他这一面只针对小公主。

  至于儿子,嗯,儿子被他一记警告的眼神瞪了下,耸了耸肩,识时务的不再说话了。

  “我问过林管家,啾啾半个小时前确实吃了半个蛋糕,你不要再给她吃东西了啊。”

  陆凤璇看一眼女儿明显又圆了一圈的脸蛋,不得不说道:“再吃下去,真的要胖成一颗球了。”

  “……???”御迟胤脚步顿了顿,不敢置信的回头看着她。

  啾啾呆了呆,似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听到了什么噩耗。

  等她反应过来,两只小手抱住御迟胤,小嘴一遍,哇的一声哭了。

  “爹地,妈咪欺负人——”

  二楼儿童房里传出来的控诉,响彻整个檀园的上空。

  到了晚上,啾啾还在生她的闷气,晚上哄娃睡觉的任务都被转交给了御迟胤。

  陆凤璇难得偷了一回空闲,把两个小家伙丢给他,自己回房间洗了澡,悠悠闲闲的躺下玩手机。

  没玩多久,御迟胤就回到主卧,不由分说地抽走她的手机。

  “他们这么快就睡了?”陆凤璇吃惊。

  这会儿才九点不到,两个小家伙这么老实吗?

  “睡了。”御迟胤看着她,“我看,小翊和啾啾都比你听话,家里最难管教的就是你。”

  都说了这些电子产品带有辐射,让她少碰少碰,她总是当面乖巧,转个身就玩上了。

  陆凤璇撇嘴,想也不想地说:“我又不是你闺女……”

  “怎么?”见她突然停下声音,御迟胤纳闷的问了一声。

  “没,就是……”陆凤璇看他的眼睛有点诡异,“就是我最近总感觉有点不对劲。”

  她这说一半含一半的举动,让男人皱眉:“有话就说,别吞吞吐吐的。”

  “我就是想问一下,你应该没什么特殊的癖.好吧?”

  陆凤璇似是没注意到他黑下来的脸色,自顾自地嘀咕道:

  “把老婆当女儿宠,好像有那么一点变.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