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啊……”

  林锐可惜的声音被另一道低沉的声音压了下去。

  “你可以拥有选择的权利!别人的决定不能代表你的选择,你的人生,难道就想一直交托到别人的手上,然后让他们选择你想要什么工作,想要什么生活,处处受制于人吗?”

  “你问过自己,到底需要什么吗?或者换一个角度来问,你有什么能力立于这世间,而不被人轻视或者放弃吗?”

  唐景遇一个又一个直戳心脏的问题问出来,尖锐无比,揭开茫茫重雾,将她的现状摆在阳光底下。

  “……”

  聂如珺茶色的瞳孔一阵紧缩,垂在腿上的小手用力握紧,她望着唐景遇,掀了掀唇,却说不出一个字。

  原本就白皙的小脸显出微微苍白的脸色,眼神闪烁,再度垂下了目光。

  “你还有选择的权利。”唐景遇再次重复这一句话。

  “你腹中的孩子也不应该成为你的挡箭牌。尽于此,你如果想好了,随时可以给林锐打电话。”

  他的话,不亚于是在向她许下承诺。

  即使她怀着孩子不方便,他们也可以为她迁就。

  林锐明显对此不满,来不及开口,唐景遇就已经起身,拉上他离开。

  他们走了之后,聂如珺还是坐在角落里,目无焦点,满脑子都盘亘着唐景遇的声音,一遍又一遍。

  她从小在樊家长大,习惯了谨小慎微,努力地想要融入樊家,让所有人都喜欢自己。

  可是,不管她怎么做,她都只是一个外来的闯入者。

  整个樊家,只有樊奶奶和樊爷爷真正把她当成一个小辈,给予她疼爱,让她感受到温暖。

  可除了这两位长辈,樊家的其他成员,又有哪一个真正将她放在眼里?

  他们看待她,犹如一个佣人,或者,犹如一个乞讨的乞丐。

  她想过二十岁之后,就离开樊家,自己生活,可是,两年前被算计,和樊炬发生关系,她就又被困住了。

  有了孩子之后,她被折断了翅,似乎也甘愿继续过着这种寄人篱下不平等的生活。

  ……

  根据她的手机定位,樊炬匆匆找了过来。

  他气喘吁吁的跑进来,弯腰站在聂如珺的面前喘着粗气,半响,却发现她不知在想什么,神游太虚。

  “小慢……”他轻轻喊她的小名,伸手拉她:“走,跟我回家。”

  被他碰到手背,聂如珺像是被烫到一样,猛地缩了下手,茫然地抬起头来。

  樊炬触及她眼神中的茫然无措,心口堵的厉害,在她面前蹲了下来。

  “小慢,我不应该跟你吵架,我小心眼,看到你和别的男人有接触就总是管不住自己的情绪,我道歉……”

  “我好像没有地方可以去。”

  “……什么?”

  聂如珺轻轻笑了一下,声音里尽是苦涩:“我发现,我们吵架的话,好像没有一个地方可以收留我。”

  离开樊家,她居然无处可去了。

  只能像现在这样,随便找一个热闹的地方待上片刻,形单影只,无依无靠。

  “我们以后不吵架了,好不好?”樊炬看到她这么笑,笑的心口都疼了。

  大手再度伸过去,想握住她的小手,然而,却再一次被她躲开。

  “不吵架……”聂如珺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嘲弄:“你说这话,你自己相信吗?”

  “樊炬,我现在突然就在想,是不是你觉得跟我吵架没什么要紧,因为反正我无家可归嘛,离开了樊家,离开了你,我哪里也去不了……”

  “我就算跑开,在你看来也只是使使性子,你像现在这样低个头,哄上两句,我就会乖乖地跟你回去了。”

  “让我猜中了对不对?你就是这么想的,所以你肆无忌惮,你母亲也总是这样瞧不起我……”

  不知不觉,她的眼泪已然模糊了视线。

  聂如珺抬手擦掉脸上的泪水,轻轻地呵笑一声:

  “这么简单的道理,我居然到现在才想明白,当头棒喝,我真应该要谢谢……”

  那个人。

  “你说错了。”

  樊炬眉头紧拧,像一个打不开的死结。

  “我没有瞧不起你,也没有肆无忌惮的想伤害你,我只是,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