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聂如珺说了一声累了,擦干泪,起身离开。

  对于他没有说出口的话,眼下她已经不想去听了,无论他说什么,从此以后都不能再影响她的决定。

  她不再生气,跟着樊炬回了家,一路上,两人全程没有任何交流。

  樊炬几次想开口,都被她表现出来的疲倦和冷漠打退回来。

  他握着方向盘的手越来越用力,手背上青筋鼓起。

  一路忍耐,回到家。

  聂如珺先踏进家门,手摸到墙上打开灯,在她弯腰取拖鞋的时候,腰上缠过来一双手臂。

  男人粗沉的呼吸吹在她耳畔,手掌搂在她的腰上,几秒后,渐渐往上游.走。

  这时,一只小手按住他,聂如珺背对着他,蹙眉开口:

  “我累了,洗了澡想早点休息,你松开。”

  樊炬却不想听她这样的借口,唇碰到她的耳垂用牙齿轻轻啮.咬,低哑的嗓音混着急促的呼吸传进她的耳里。

  “可我想.要……”

  他哑着嗓子,语气却是十足十的霸道,不允许她拒绝。

  身体上有冲.动是一回事,最重要的是,他不想看到她这么拒自己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可是,聂如珺的心里很厌烦,也不知哪来的力气,抓住他的一只手,狠狠甩开。

  她原地转身,“樊炬,你能不能有一次尊重下我的意愿!”

  “以前你都不会拒绝我!”樊炬的声音也跟着大起来,“我道歉还不够吗?你要生气到什么时候!”

  “你知不知道,每次看到你拉长着脸,默不吭声的时候,我心里就很烦,你生气,不满,你可以说出来,骂我打我都可以,可你就是不能这么冷着我,我受不了你的冷漠!”

  “你这样……我就控制不了我自己,我会发疯的!”

  整个客厅里都回荡着他的吼叫声。

  像困兽一样,被困住,无头苍蝇似的不停转悠,却寻不到出路。

  聂如珺看到他就像一个要不到糖吃的霸道小孩,无限次的在她面前发泄他的委屈。

  他确实委屈,眼睛都在发红,眉眼之中透着一股淡淡戾气。

  “好……你跟我道歉。”她又一次心疼,又一次妥协。

  樊炬紧绷的身体倏地放松下来,“我道歉,我错了,你不要不理我……”

  他小心翼翼地试探,身体朝她靠近,见她没有躲闪或者排斥的动作,他才伸手紧紧地将她抱住。

  “今天你吓坏我了,你胆子怎么就那么大呢,车都没有停下,你就敢往外钻,我心脏都差点被你吓停摆了,你要有什么事,叫我以后怎么办啊。”

  “因为你气我,你说我和季文旭打情骂俏……”

  话没说完,樊炬突然抓住她的手,啪地一声,用力打在自己的脸上。

  聂如珺看到他脸上浮现的掌印,立刻推了他一把,“你这是干什么?疯了吗?!”

  “怪我口不择,该打,这是教训。”

  樊炬见她还是紧张自己,挨了一巴掌,脸上却露出笑容:“小慢,不要生我气了,好吗?”

  “哦,原来是这样。”

  聂如珺看穿了他似的,幽幽地说:“苦肉计使得这么顺手,你就是吃准了我会心软,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