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聂如珺闭上眼睛,却有些睡不着,轻轻喊了他一声:“樊炬。”

  “嗯?”

  “我明年就毕业了,关于找工作的事,我想问问你的意见。”

  “毕业了就在樊氏上班啊,你的专业也对口,在我身边,职场上也没人敢欺负你,给你小鞋穿,不过,明年咱们儿子出生,你舍得丢下他去上班吗?”

  樊炬一边忍不住扯开她肩上的衣服,啄吻她的肩,一边抽空问道。

  聂如珺哑然,沉默了一会儿,她故作轻松地说:

  “只是上班而已,我晚上可以回来陪孩子,你堂堂樊氏总裁,总不至于几个保姆都舍不得请吧。”

  “育儿保姆我已经在物色了,挑到合适的我再告诉你,既然你舍得,想上班就上班吧,妈那边我去说。”

  樊炬心想,真的等孩子生下来,估计他妈的注意力也会被转移。

  应该不会像怀孕这段时间一样紧盯着她了。

  “嗯……”聂如珺暂时没有把自己的决定告诉他,闭上眼睛道:“很晚了,睡吧。”

  樊炬倒是想睡,可是,他身体上太兴奋,挑起了冲动。

  她说睡了,他也不好再吵着她,平躺下来,暗自缓缓地吐呐着呼吸。

  然而,没用……

  她身上那股淡淡的幽香始终缠绕过来,他的两只手使劲握了握拳,轻掀开被子,光脚进了浴室。

  不一会儿,淅淅沥沥的水声便飘了出来。

  床上,聂如珺的睫毛微微颤抖,翻了个身,继续静心睡下。

  当她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身子似乎被抱入一具微凉的怀抱里,冷的她一哆嗦,下意识地推了他一下。

  男人的手臂抱的更紧,唇游移到了她的耳廓边,自自语般地发着誓。

  “等孩子生下来了,我一定让你双倍补偿我……”

  窗外夜色幽幽,怀中抱着一具温暖的娇躯,正好入眠。

  ……

  两天后。

  闻老抽空过来给御迟胤复查身体,一番检查之后,闻老的神色略有和缓。

  “你体内的毒素已经逼出大半,犯病的次数会越来越少,剩下来的一小部分顽毒,对你的生命不会再造成威胁,时间上不需要太着急了。”

  闻老此话一出,陆凤璇紧绷的身体骤然放松,悬着的那口气也松了。

  “太好了……”她眼中泪光闪动,“阿胤哥哥,你听到了吗,你没事了,真的太好了……”

  “嗯,我没事了。”

  御迟胤伸出一只手捧住她的脸,额头抵上她。

  目光交.缠,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擦过她眼睑下的肌肤,抹过一滴泪痕。

  “傻瓜,我好了,哭什么。”他的喉结滚动,带出一声轻语。

  陆凤璇正想要说话,闻老在旁边斥出一声:“你们两个都给我坐好,好好说话!”

  “……”

  他们两个对视一眼,皆看到对方眼里的无奈。

  好吧,他们一时情不自禁,忘记闻爷爷还在这里呢,惹得老人家看不惯了。

  被闻老这么嫌弃一下,陆凤璇的情绪收了起来,开口确认道:

  “闻爷爷,以后阿胤哥哥都不会再犯病了,他彻底恢复健康了,是不是?”

  闻老说:“只要不再接触诱因,他以后就不会再犯病,他的身体底子亏损过一半,需要慢慢调养起来,往后再陪你几十年,不成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