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陆凤璇听了闻老的话,真正喜极而泣,眼泪掉下来,引起两个男人的注意。

  “我没事,一下子没忍住……”

  她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起身:“闻爷爷,你继续替阿胤哥哥检查吧。”

  “这都下午四点了,您留下来吃饭,我去做两个您喜欢吃的菜。”

  目送她的身影离开,御迟胤沉默地收回视线,看到闻老眼中的一抹忧色。

  “你知道的,危险虽然暂时解除了,但是诱因存在,这就意味你随时还会遭遇旧疾复发的危险,你多注意一些吧。”

  御迟胤颔了颔首:“我明白,您不用担心,我心中有数。”

  “嗯。”闻老知他心里有数,别的也不在多说。

  重新调配了一些中药的解毒剂量,泡进桶里,然后照例让御迟胤脱了衣服,泡进去。

  疼痛也是可以变得习惯了。

  之前那么重的药浴剂量御迟胤都忍受过来了。

  现在这种轻微的针扎似的刺痛,他沉默的忍受,不再那么痛苦,当然,额头上还是被激出一层层冷汗。

  泡了半个多小时,闻老就让他出来,拿了一碗药让他喝下。

  “好了,你去洗一下吧。”

  闻老准备离开,走了两步他想起什么,转过身来:“对了,徐明江夫妇是不是过来找过你们。”

  这几天,徐明江夫妇过去拜访了他好几次,想让他当一回说客,说说情。

  别的不说,徐家的老爷子也曾和闻老有过一些交情,两个晚辈求上门来,闻老无法拒绝。

  但是,他对陆凤璇的脾气也是了解的,这不,想着先从御迟胤这里探一下口风。

  御迟胤点头:“嗯,他们夫妇过来了一趟,阿璇不愿意见他们。”

  随后,他还说道:“我有心想劝一下,但阿璇不愿意,我也是拿她没办法。”

  “她从小到大就是那个倔脾气,一旦认准了的事,八匹马也拉不回来。”

  闻老看了看他,嫌弃地皱眉:“你一个大男人,连自个媳妇都劝不住,简直丢人啊。”

  “闻老。”御迟胤顿了顿,实话实说道:“您信不信,我要是稍微强迫一下,可能我就没媳妇了。”

  说完,他摸了下鼻子,表情十分之认真诚恳,表示他没有开玩笑。

  “…………”

  闻老不知道什么叫“无语”,不过他现在知道了,看着他的眼神,嫌弃得不能再嫌弃。

  “大老爷们怂成这样,你可真出息!”丢下这句话,闻老转身走了。

  御迟胤毫无心理负担的跟在后面,他早就清楚,大男人的面子跟老婆比不起,完全不值一提。

  书房的软榻可没有主卧的床睡起来舒服。

  而且,还没有老婆软呼呼的身子给抱,不划算,所以面子不要也罢!

  御迟胤回房冲了澡,换了身舒适的家居服,踱步下楼。

  餐厅的方向有饭菜的香味飘过来。

  他径直走过去,就看到闻老坐在椅子上,手里端着茶杯,眼睛盯着正在放餐具的陆凤璇,好几回欲又止。

  御迟胤心中暗笑,伸手拉开椅子坐下,看了眼闻老,“好心”开口:

  “阿璇,闻老好像有话要跟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