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锦绣苑。

  “砰!”樊炬的手上没有控制力道,门被推开,砸到墙上弄出巨大的声响。

  他进了家门,连鞋子都没换下,直奔主卧的浴室而去。

  聂如珺心神俱疲,换上拖鞋,走到主卧的门口,就听到里面一阵淅沥的水声,让她进了也不是,不进也不是了。

  最终,她还是返身去了客卧休息,一碰到床,立刻睡了个天昏地暗。

  樊炬的伤口没有上药包扎,近乎自虐般地站在冷水下淋了一阵,浑身湿透。

  直到他确定身上没有任何气味残留,关了水,随手扯了一件浴袍裹在身上,踏出浴室。

  卧室里没有看到该看到的那一抹身影,他眉眼中先是掠过一丝恼怒,随即似想起什么,瞳孔倏地一紧,拔腿出去。

  满别墅的找了起来。

  卧室没有、客厅没有、厨房里也没有看到聂如珺的身影。

  她没有回来……或者,她趁他不注意,又走了。

  樊炬急匆匆的抓了车钥匙就要出门去找,走到玄关,不经意地看到鞋柜上随意放着小挎包。

  打开一看,聂如珺的手机、钱包以及各类证件,都随手装在包包里。

  还有她的孕检报告。

  樊炬的手一顿,把手中的报告拿了出来,打开来看,薄薄的两张纸上有孩子的b超影像,胎心监测等记录。

  他的手指触摸上孩子的b超,内心有个位置被触动了。

  莫名的,他心里那股不受控制的暴戾情绪仿佛一下子被压制下来,化为无形。

  而眼眶之中,一股温热的雾气弥漫上来,令他差点失控。

  樊炬抓着这一份孕检报告,一间房间一间房间的找了起来,最后,他在走廊里最里面的一间客卧找到了。

  彼时,聂如珺半侧着身子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呼吸清浅而有序。

  她睡的太熟了,门口的动静丝毫没有影响到她。

  看到她熟睡的模样,樊炬满心的急切和烦躁很快被安抚下来。

  他就这么蹲在床边,静静地看着她的睡颜,不自觉入神。

  窗外的天色渐暗,夜幕初降。

  这一觉,聂如珺睡得并不舒服,只是身体太疲惫,她才会睡了这么久,迷糊睁开眼睛。

  右手似是被什么东西压住了。

  她动了动,小手却被人反射动作握得太紧,紧得她有些发疼。

  聂如珺低头,映入眼帘的是他一头浓密的黑发,往下,看到他的额头,优越的鼻骨线条……

  自然,她也注意到他一身浴袍,空气中,依稀还能闻到淡淡的血腥味。

  室内光线昏暗,被他垫在脸颊下的那只手已经变得麻木,随着她的醒来,逐渐有了刺痛感。

  聂如珺抿了抿唇,猛地把手抽了回来,从另一边掀开被子下床。

  “……小珺!”

  樊炬陡然惊醒,受惊似的大喊着她的名字,迷瞪一会儿,目光便恢复了几分清明。

  他看到聂如珺醒了,胡乱抹了把脸,站起来:“小珺,你醒了……嘶!”

  保持同一个姿势在地上坐久了,突然一动,整个下半身都泛起麻麻的刺痛,从而牵动他腰上的伤口。

  隐隐约约,他的伤口似乎又开始渗血了。

  聂如珺没什么反应,下了床,便打算去浴室洗漱一下,醒醒神。

  樊炬不顾他的伤,强行起身站到她的面前,看了看她,主动开口:

  “小珺,你知道的,谢琬和我已经没有关系,她肚子里的孩子更是与我无关,我赶去医院是因为……”

  “好,我知道了,我想去洗漱。”聂如珺从中打断他的话。

  她冷冷淡淡的表情和语气,让樊炬急切的声音消了下去。

  四目相对,他的焦灼对上她的冷淡,瞬间让他有一种自作多情的狼狈感。

  聂如珺就要绕过他,这时,却听到他盯着自己问了一句:“你不相信我的话?”

  “相信的。”她点头,甚是乖巧懂事:“你和谢琬只是老板和旗下艺人的关系,你赶去医院是因为她怀孕,被记者堵在了医院,你综合各方面的考虑前去解围,只是没想到我和小璇也去了那家医院。”

  “一切只是巧合,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