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以前她怀小翊和啾啾的时候,他很少这么摸过,也算是一回新奇而幸福的体验。

  “御先生,请问你的“一点”是需要用显微镜来看的吗?”

  陆凤璇收回手,肚子任由他摸着,嘴上却不忘吐槽道。

  反正她是横看竖看,没看出来哪里大了,还是和之前一样平啊。

  再说了,她这满打满算也才怀孕两个月左右,就算是三胞胎,也不至于显怀显的这么早。

  御迟胤不跟她争,大手贴着她的肚子来回抚摸。

  时间一久,他手心的温度都传到她那边,她感觉肚子上暖乎乎的。

  摸够瘾了,他就把她的衣服整理好,重新扶着她躺下来。

  “国庆放假,我陪你去医院做第二次产检,上一次缺席,以后每一次我都要陪着你。”

  他在她耳边信誓旦旦地说。

  “嗯好。”陆凤璇困了,掩唇打了下哈欠,说:“国庆小珺应该也会去,到时候一块吧。”

  她昏昏欲睡,眼睛已经闭上了,不一会儿,她的呼吸声变得轻匀,睡着了。

  御迟胤搂着她,眸中闪过一抹深思。

  据他所知,樊炬找了聂如珺一段时间,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他放弃寻找了。

  聂如珺也一直没有跟樊炬联系,她的去向不明。

  只是,不知樊炬用的什么法子,暂时把樊爷爷稳住了。

  但是聂如珺怀着孩子,说不见就不见,只怕樊炬也瞒不了多久。

  一堆的烂摊子压着身上,最近樊炬的日子不好过啊。

  ……

  国庆放假前,凌寒枭陪着顾笑过来搬行李,然后晚上约着在外面吃饭。

  陆凤璇提议把樊炬和聂如珺一块叫过来,电话打了,赶来的却只有樊炬一个人。

  “樊五,小珺呢?”对于聂如珺的暂时离开,陆凤璇一直是被蒙在鼓里。

  她的问题一出,包厢里的气氛便静了静。

  樊炬正打算开口,这时坐于右侧的御迟胤淡淡看他一眼,转瞬避开,除了他无人注意到。

  “……我爷爷把她叫去老宅了,我是从公司赶过来。”樊炬识趣地改了口。

  顾笑相信了樊炬的话,正想跟着问一下聂如珺的近况,她放在腿上的小手忽而被人握住。

  “我让服务生上菜。”凌寒枭握着她的小手,眼神示意她不要问。

  顾笑抿唇,同样识趣地没有多说,但她的神色却露出忧虑。

  不知道小珺现在在哪里,她怀着孩子,有没有吃苦。

  “我怎么感觉你们几个都怪怪的。”

  陆凤璇在他们身上打量一圈,没看出什么不对劲。

  她的目光最后落在樊炬的身上,对他说道:

  “樊五,上次我和小珺一块去产检了,国庆你们有没有时间,要不要一块去医院。”

  “好,我回去跟她说。”樊炬先口头应下来。

  陆凤璇点头,之后,菜上了。

  两个小家伙早就叫嚣着肚子饿了,她要照顾两个孩子,聊天的时间就少了。

  吃到一半,樊炬的手机响了,似乎是出了点急事,他致歉,中途离开。

  陆凤璇刚好陪着啾啾去了洗手间,等她回来,看到樊炬走了,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聚餐结束,他们和凌寒枭、顾笑在安然居门口分开。

  回到檀园时,夕阳落下,整个天际笼罩着一片橘黄的色彩,云朵也被渲染成好看的橘色。

  美不胜收。

  陆凤璇突然动了心思,打电话给林管家送了一根自拍杆过来。

  他们一家四口,就站在家门口,背对夕阳美景,自拍下“全家福”的合影。

  拍完照,御迟胤余光留意到别墅门口立着的男人,不动声色。

  他伸手拍一下陆凤璇的肩膀,对她说道:

  “阿璇,有点急事我忘了处理,你和小翊啾啾继续拍吧,我去书房。”

  “哦,好,你去吧。”

  陆凤璇沉浸在两个孩子的可爱颜值中无可自拔,随意的挥着手,拜拜。

  脚步声远去,她招呼两个小家伙:“我们再拍几张,小翊,你学习妹妹,笑一个。”

  “不要,笑的一点都不酷。”小翊帅气拒绝。

  “……”

  包袱真重,陆凤璇和啾啾同时送他两枚大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