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成熟男人的温柔与包容,可以轻易让人失去抵抗力。

  然而,凌寒枭愈是如此完美,顾笑心中的卑怯就愈发加重,压得她有些喘不过气,只想逃避。

  “我想下车。”沉默之后,顾笑再次要求。

  见她没有其他的话,凌寒枭的眼中滑过一丝失望,打开车门上的中控锁。

  顾笑默默下车,丢下一句“慢点开车”,她便急匆匆地进了小区。

  凌寒枭担心她的状态不对劲,远远地跟在她后面。

  看到她进了公寓,他站在外面走廊上,气闷的扯了扯领带。

  片刻,他点起一根烟,掏出手机,拨通一个国际号码。

  m国那边是凌晨,顾烽刚眯了一会儿,就被凌寒枭的电话吵醒。

  顾烽看到屏幕上显示的备注名字,想也不想,直接按了挂断。

  没过多久,第二通电话又打了过来,铃声没完没了。

  顾烽的声音听上去想打架,“——喂,有何贵干!”

  “有点事想问你。”

  凌寒枭修长的手指弹着烟灰,看似慢条斯理,语气却有一丝急迫:

  “笑笑之前是不是碰到过什么事?”

  提及顾笑,顾烽哪里还安心的睡得着,摸黑爬起来,随意抓了一把头发。

  “你指的哪方面的事?”顾烽不答反问,依然没好气。

  对于一把年纪,还想拱自家妹子的“猪”,他实在很难做到心平气和。

  一缕烟雾袅袅而上,似层纱迷了凌寒枭的眼,眨了下眼睛。

  “她很排斥肢体上的亲密,有恐惧,以前是不是在这方面——”

  话没说完,顾烽蹭地一下身体笔直而立,从中打断他,声音冷厉:

  “混蛋,你碰她了?!!!”

  如果不是他此时身在m国,两个国度之间隔着太平洋。

  就听这口气,凌寒枭毫不犹豫顾烽绝对会一拳挥过来,将他狠狠揍上几顿。

  “没有。”凌寒枭一手夹着烟,一边头疼的捏了捏鼻梁。

  “你也是一个男人,两人相处,有时候就会情难自禁。”

  “而且,我答应过你,婚前不碰她,说话算话,笑笑小时候是不是经历过什么,也请你老实告诉我。”

  顾烽偏心自己的妹妹,没有理智可:“你最好说到做到。”

  “顾烽!”凌寒枭有点动怒,语气冷沉了下来。

  “你想知道什么,自己去问笑笑,不要妄想从我的口中打听到什么,她是我妹妹,我不会说出她不想说的隐.私之事,如果她愿意告诉你,我不会阻止。”

  电话里,凌寒枭不会看到顾烽脸上流露出的愧疚自责。

  他只听到顾烽冷着声,警告自己:

  “笑笑是我的命,你如果敢伤害她,我拼了命也不会让你好过!”

  啪——

  凌寒枭没问出什么,反而遭了一通训斥,饶是他的脾气好,此刻也忍不住脸色泛黑。

  他看了看前面紧闭的公寓门。

  想起顾笑刚才害怕的样子,顿时歇了和她打一声招呼的想法,转身走了。

  夜幕降临。

  市中心,某一家高档清吧。

  凌寒枭打电话叫樊炬出来喝酒,他料到御迟胤要在医院照顾陆凤璇,便没有通知他。

  樊炬到了,推开包厢门走过来,随手从桌上拿了瓶酒,两人碰了一下。

  “就我们俩吗,四哥呢?”樊炬喝了口酒,问道。

  凌寒枭晃动酒杯,随后一口饮尽杯中的烈酒,不急不徐地说:

  “弟妹受伤了,老四在医院陪他老婆,不会过来。”

  “哦。”樊炬坐下来,看他一眼:“三哥,买醉不像你的风格,有什么烦心事,跟兄弟说说。”

  凌寒枭只是不想一个人喝酒,因此才叫了樊炬过来作陪,没必要满足他的好奇心。

  “你老婆找回来了?”凌寒枭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